Sunday, August 25, 2013

American Isis?

                  Isis depicted with outstretched wings (wall painting, c. 1360 BCE)

                                               Temple of Isis in Philae, Egypt

伊西斯(Isis,希腊语;在埃及语中叫做“阿赛特”Aset)是古埃及的母性与生育之神,九柱神之一。她是一位反复重生的女神。伊西斯主司生命与健康,是美神与战神的结合体,并且与天狼星有关。埃及人对她的崇拜长达近三千年左右,同时她还被尊奉为“忠贞的妻子”、“理想的母亲”、“医疗之神”、“魔法之神”以及“比上万个神更聪明之神”。在伊西斯所有的功绩中,最有名的是她施计诱骗赛特在九柱神面前承认自己的罪过,以及发现拉神的绝密姓名。


这是卢浮宫里正在哺育荷鲁斯的伊西斯。荷鲁斯是她和自己的兄弟欧西里斯结婚并生育的儿子。
他是一位隼形的造物神。他的眼睛是太阳和月亮。当新月出现时,他就成了一个瞎子,称作Mekhenty-er-irty(意思是“無目者”);而当他的视力恢复时,他又被称作Khenty-irty(意思是“有目者”)。眼盲时的荷鲁斯是非常危险的。

我们中国目前也有一位荷鲁斯。不过,是个女人,也非常危险。她就是古开来。荷鲁斯是她的英文名字。哈哈。

今天看到一本Sylvia Plath的新传记:《American Isis:The Life and Art of Sylvia Plath》。作者将她和Isis作比较。我觉得不伦不类,文科的博士经常要耸人听闻。但有一点是很对的,书里说Plath将Ted Hughes看成最理想的Mate, 结果结婚后依然逃不出最世俗的圈套,她因情而死。Plath自杀时的一个细节让我唏嘘不已。她其实不想死,用自己的逻辑计算了一场苦肉计,她身边就是她的医生的电话。而且选择的时间正是邻居能发现的时间。她想让人发现她自杀,再送进医院,让Ted负罪内疚,因为她还是要他,让他回心转意。只是她的计划出了意外,最后死成了。Ted Hughes也的确负罪内疚了一辈子,他后来的那本《Birthday Letters》就是他的忏悔书。



Love is a disillusion.

I didn't want any flowers, I only wanted To lie with my hands turned up and be utterly empty.

接着八卦: Vati-Leaks

最近新闻里的主角都是沸沸扬扬的告密者:比如:Edward Snowden:他于2013年6月在中国香港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棱镜计划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随后,斯诺登遭到美国政府及英国政府的通缉。2013年6月23日,斯诺登离开香港前往俄罗斯莫斯科,并获得为期一年的临时难民身份。再比如,布拉德利·曼宁:曾为美国陆军上等兵,于2010年时因涉嫌将美国政府的机密文件外泄给维基解密网站而遭美国政府逮捕并起诉。2013年7月30日,美国马里兰州米德堡军事基地内一个军事法庭宣判曼宁间谍罪罪名成立。

《牛虻》里也有一个告密者,蒙太尼里调到罗马当了主教,警方的密探卡尔狄成了新的神甫。在他的诱骗下,亚瑟在忏悔中透露了他们的行动和战友们的名字,以致他连同战友一起被捕入狱。他们的被捕,连琼玛都以为是亚瑟告的密,在愤怒之下打了他的耳光。

2012年的Vati-Leaks,是教皇的贴身管家Paolo Gabriele干的,他的理由和Snowden,曼宁是一样的,认为外界应该知道梵蒂冈内部的丑闻。很多人认为,这是教皇退位的真正原因。



不过,有知道内幕的人却说,他泄露秘密,实在是嫉恨教皇的私人秘书Gänswein。原因吗极其复杂,教皇的老秘书不喜欢新秘书,而老秘书和老管家是一派,老管家和现在管家是好朋友,所以都不喜欢新秘书。在法庭上,泄密者也说得很明白,他是针对新秘书的。哎,这般玉树临风能不招人恨吗?:-)



新教皇继位后,Gänswein继续任老教皇的秘书,可新教皇在梵蒂冈没有根基,保留了老教皇的全套人马,所以Gänswein还是梵蒂冈大总管,中央办公厅主任。他白天来梵蒂冈上班,下了班又要回到老教皇的夏宫,每天开车就要3-5小时,和我做consulting时有一拼。(最近他们搬到梵蒂冈为老教皇建的修道院里去了,不用开长途了:-)

新教皇大概学问不如以前的教皇们,会得外语太少,祝福时才能说4种语言,老教皇可以用100多种语言。这新教皇大概也不容易。

Friday, August 23, 2013

Don Giorgio----Georg Gänswein





I felt to be as dry as work in a quarry where there's no beer — you die of dryness.

我对天主教的兴趣来源于小时候读的小说<牛虻>---The Gadfly。“牛虻”一词源出希腊神话,天后赫拉嫉妒丈夫宙斯爱上了少女安娥,放出牛虻来日夜追逐已化为牛的安娥,使得她几乎发疯。后来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把自己比喻为牛虻,说自己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当时社会的弊端实行针砭,即使自己为此而死也在所不惜。

不过,我对革命家牛虻从来没有兴趣,让我着迷的是他的亲身父亲神甫蒙太尼里。我好奇得是他的内心深处,我很想知道这些人和神的关系到底来自何方。

我去意大利,最喜欢的就是教堂里的忏悔小屋,大概也是来自<牛虻> 里的情节。神甫坐在帘子里面,人们跪在外面忏悔。

我喜欢保罗二世,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我梦见过他。我希望的就是跪在那里对他诉说。

我不是天主教徒, 对基督教失望后,我不愿意轻易的成为圈中的人,只做一个观望者。可是我热爱梵蒂冈,那里是人类文化思想艺术文明的摇篮和首都。

因为太喜欢保罗二世了,我对荣修教宗Benedikt XVI 不太注意,直到最近看到他的秘书-Georg G□swein 的故事。

这个紫衣大主教太年轻英俊了,以至于意大利最有名的时装设计师以他为灵感设计时装。他是一个德国乡村铁匠的孩子,慕尼黑大学神学博士。被Benedikt XVI 选为秘书,Benedikt XVI 退休,进了修道院,他也跟着去了。
Almost became a monk 
And what holds their interest is this – Gänswein is cool. Because he’s so exceptionally good-looking. Because of the effortless way he skis and plays tennis. Because he always looked so smooth dealing with Benedict’s visitors: Gänswein with German soccer great Franz Beckenbauer, Gänswein with Obama, Gänswein with Merkel. His blue eyes, salt-and-pepper hair, and elegant body inspired Italian fashion designer Donatella Versace to design a menswear collection after him. The Jan. 2013 issue of the Italian Vanity Fair features his face on the cover and the words: “It’s not a sin to be gorgeous.”
Brain says: I remember this guy. I believe me and my friends were making some jokes about him being the Pope's boy! lol.

Wednesday, August 21, 2013

南京,南京

南京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光是这些美丽的名字就会让你产生出无限诗意的想往,几千年的历史演义,典故传奇和风花雪月全部浓缩在里面了:紫金山,中山陵,栖霞山,雨花台,玄武湖,中华门,莫愁湖,白鹭洲,灵古寺,秦淮河,成贤街,夫子庙,乌衣巷,朝天门,阅江楼,石头城,朱雀街、桃叶渡。。。

我在南京读了四年书。

                                                       六朝松,相传为梁武帝手植

Tuesday, August 20, 2013

热爱金钱

我虽然写诗,却很爱钱,很自觉自愿地为五斗米折腰,还时不时地匝模如何能广开财源, 赚更多的钱。我还坚信, 做父母的,一定要为子女打下一个好的经济基础,他们才能飞的更高更远。

这个夏天我认真观察妞妞, 很放心。 她对金钱的态度很积极,很精明。 她即将挣'大钱',会运用管理钱财是人生最重要的能力之一。

埃及

天天都是听到埃及,让我想起了当年6。4。不过, 想到更多的是我在康州时的埃及帅哥司机。那一年他回埃及探亲, 正好赶上革命, 把穆巴拉克赶下了台。记得那天我在机场等飞机回芝加哥, 坐在酒吧里消磨时间, 电视里是埃及人在广场游行,我马上给帅哥电话,知道他在埃及根本不会接,还是连打了两次,想他回来至少能知道我很惦记他。他回康州后我请他吃饭,他兴奋的给我讲了很多埃及的故事,言语里满是希望,自豪。 他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 做礼拜祷告。

我离开了康州, 没有再和他联系。这些日子, 一听到埃及, 就会想起他。他送给我一个埃及盘子, 我找了出来。

买书, 买书






我喜欢的书都是可以当地图用的。比如, Carl Sandburg的诗里有很多芝加哥的地名,我每读到一个我不熟悉的地方都会亲自去一趟看看,读完了他的诗,竟然对芝加哥也很知道了。 读托马斯。伍尔夫的<天使,望故乡>很多年,  Ashville的downtown也成了一幅市井画印在我的脑子里了。有一年夜里从高速下来随便找了一个旅馆,醒来后发现居然是在伍尔夫出生的房子边上,于是书里的每一处场景都有了具体的地点。我在南国客栈那扇bay window下站了很久,想象着ben在里面最后的时光。

周日去57街的书店, 看见这本书, 爱不释手的看了两个小时, 本来想让妞妞圣诞节买给我做礼物, 可有些等不及的感觉, 回家就自己order了。仔细想想, 我是把海德园当了家乡,这书就像县志, 家谱。里面全是历史和故事。

结果, 又同时顺手牵羊地买了另外两本。 

Friday, August 16, 2013

善解人意

我最大的优点大概是善解人意, 身边的人不说了。很多人没见过我, 只在网上和我说话, 就能看出我的这个优点。 当然, 善解人意不是没有原则。

我曾经在网上认识一个朋友, 她的身世让我 唏嘘不已。我去她住的城市看她, 带她去波士顿玩。 可是没多久, 我就知道我们的友谊坚持不下去。原因是她太不善解人意了, 任何反映都是她的本能, 她的不幸身世和她自己性格关联太大。 她是一个好人, 却是一个非常不懂事的人。我们很快就断了联系, 尽管我经常想她, 也很内疚不能更好的帮助她。

做一个聪明的人吧---善解人意, 不固执, 自尊自爱,坚守原则。

心决定脑?

我的很多女朋友都离婚了。离婚的原因各异。她们都很害怕别人怜悯的目光, 我却觉得这很矫情。怜悯本身是高贵的, 有同情心,单身母亲是很不容易的。

我认真的观察过这些人离婚的原因, 有些是不可避免的,这个就不说了。但也有很多却是可以fixed的。我的一个朋友离婚后一个人带女儿,日子过得非常辛苦,说起来前夫也是咬牙切齿的。只是在我看来,她的前夫根本不坏,而是她太任性,自以为是。

前几年有本书,"eat, pray, love", 成了30-40岁女人得热门婚姻指南。她们说,作者之所以要离家出走, 就是她不想呆在这个婚姻里, 而不是这个婚姻出了大错。 我读了几页那本书, 觉得女作家是有点脑残。 折腾了半天又回到了原点, 换个男人罢了。再说爱情, 不是化学家已经证明, 这完全是一种化学反映, 最多存在N天, 以后的事, 都要靠脑子来解决。

妞妞在上住宿中学时, 有一天夜里突然给我打电话,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生了急病,或者出了大事。原来晚自习时, 同学们聊天,她突然了解到很多同学家里非常不温暖, 父母感情经济上问题很多, 而这些问题使孩子们感到非常不安全, 不快乐。 她说:“谢谢妈妈爸爸, 给我一个温暖美满的家。”这个夏天她回来又说,她的朋友们很多家庭都不稳定,只有她无后顾之忧。她的同学都羡慕她。特别说了:“I wish I could shopping with your mom”,因为她的衣服鞋子漂亮, 结果都是妈妈精心挑选的。

再说那个女作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折腾。生活本来就是琐碎的, 谁都有烦的时候。现在女人经济独立了, 换个男人是很容易的事,只是, 我也看不出有什么好处, 除了把大家都折腾一番, 让律师挣钱。

我的离婚的女朋友说, 这个女作家很勇敢, 身随心走。 我说, 她的脑子要是再好点, 就不这么走了, 还是身随着脑子走更保险。

你管我的孩子,爸爸养我的狗

妞妞从学校回来,因为夏天在firm里做inter,只有10天可以呆在家里。 我说以后回芝加哥吧,她说不, 等我结婚了,有孩子了, 你和爸爸搬到纽约。你帮我带孩子, 爸爸帮我溜狗。

我很高兴。 我很害怕和我妈妈住在一起,一旦能跑, 就躲的远远的。我妈妈除了唠叨, 什么也帮不了我。 我当时就发誓, 我以后一定做个好妈妈。 现在听女儿这么说, 我想我是一个好妈妈,让她愉快和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