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30, 2011

伦敦街头的春天

伦敦的雨

这只是伦敦典型的一天。

很多年前,我还是一个穷学生,每天的生活是打工,念书。周末,我去附近的一个城市的餐馆里做酒保,一快快小费的慢慢的攒,想买一件“伦敦雾”牌子的风衣。

tbc

Tuesday, March 29, 2011

Kensington 街景








St Mary Abbott Church, London



黑天鹅和国王讲演

在飞机上看了《黑天鹅》,难看极了,演员实在不怎么样,紧张做作。不明白为什么还得奖,一定是矮子里拔将军。可是,我还看了几个其它的提名电影,都比这个好。

《国王讲演》我还蛮喜欢的。人物故事都低调实在,真实与否不知道,但和我心里乔治王和王后的形象差不多。王后演的最好,现实中她也就是这个样子。她是贤妻良母,比较平民化。

我最喜欢女人做贤妻良母,也努力做一个贤妻良母。不是说女人不做贤妻良母就不幸福,女人成名成家发财信上帝做修女也许也很幸福。但是,贤妻良母是符合女人的天性的。其它的,都有违于女人的天性。我总是怀疑,那种有违的天性的幸福。

Take A Break

我这周的任务就是在伦敦好吃好喝,再加上念书,为下面两周的presentation做准备。我太喜欢了,哈哈。伦敦的天气比美国暖和,街头的花都开了,春天来了。我周末还要去意大利。

昨天,有个问题不太明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问了一圈也没人知道。突然想起Kerwin才是专家,而且是唯一的专家,这个问题的起因就是当年他提出的concept。赶快text过去,答案几秒钟就送过来了。我好生内疚,太亲密了,正经事反而疏忽了。使劲表扬他:宝贝,你真棒!他理都不理我 :-)

Saturday, March 26, 2011

Back in Town

把该送走的送走了,该成的都成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回芝加哥。过去的这些年,我周五降落在芝加哥机场上的日子多的无法数了。机场与我简直是日日相交,熟悉的闭着眼都能摸到方向。只是,每次降落的那一瞬间,我依然悸动,到家了,我的城市!

刚到ATG时,每次出差周五回家,Tom大概把我班机的情况了如指掌。飞机即将落地时,他的电话就来了。那时,还没有iPhone,我们都用黑霉。我说:“Tom,我到了。”他会说:那就好。再随便问问客户的情况。

以致于从此以后我每次降落在芝加哥时,我都会下意识地看一下电话。当然,这时候来电话一定是Roger。我们总是约好在那里见。一般都是我坐蓝线到downtown,他会在那里接我。有时候,他上班不能来,我自己叫出租回家。

那天,和Tom说起这件事。我说,每次我降落在芝加哥,即使你不来电话,我都知道你在这里。现在,你搬到北卡,我一下飞机,就想:Tom不在芝加哥了。

Tom说:“没关系,我现在用durham机场。每次到那里,就想你被困在这里。”

我在ATG出的第一个差,就是去durham,然后发生了一堆事,最后我回芝加哥的飞机冲出了跑道,我在机场饥寒交迫地呆了一夜。

多少年过去了?我们依旧。

芝加哥很冷。Roger来接我。本来想去中国城吃晚饭,可是他说他已经烧了排骨,还是回家吃饭吧。

吃了饭,我就上床了。这个星期太累了。我只想睡觉。

Thursday, March 24, 2011

马勒同学太需要上帝了

马勒的一生是坚定寻找上帝的一生,是迷茫混乱执着的,逼着自己通向上帝,却不论如何找不到上帝的一生。

这和我也差不多。

噢,小红玫瑰!
人类在很大的困境中!
人类在很大的痛苦中!
我宁可选择在天堂生活!
我行至宽阔的路径,
有天使前来,企图送我回去。
啊,不,我不愿被送回去!
我来自上帝,也将回到上帝,
亲爱的上帝将给我小小的亮光,
把我导引至幸福的永生!

女高音及合唱部分

复活,是的,你将复活,
我的尘埃啊,在短暂歇息后!
那召唤你到身边的主,
将赋予你的永生。
你被播种,直至再次开花!
收获之主前来,
收割死去的我们,
一如收割成捆的谷物!

女低音独唱

要相信啊,我的心,要相信—
你并无失去所有!
你拥有,是的,你拥有渴求的一切,
拥有你爱好、欲争夺的一切!

女高音独唱

要相信啊:你的诞生绝非枉然!
你的生存和磨难绝非枉然!

女低音及合唱部分

生者必灭,
灭者必复活!
不要惧怕!
准备迎接新生吧!

女高音及女低音独唱

啊,无孔不入的苦痛,
我已脱离你的魔掌!
啊,无坚不摧的死亡,
如今你已被征服!
乘着以炽热之爱的动力赢得的双翼,
我将飞扬而去,
飞向肉眼未曾见过的光!
合唱

乘着以炽热之爱的动力赢得的双翼,
我将展翅高飞!
我将死亡,直至再生!
复活,是的,你将复活,
我的心啊,就在一瞬间!
你奋力以求的一切,
将领你得见上帝!

Wednesday, March 23, 2011

马勒5

前几天听马勒2,是Klemperer指挥的,我不喜欢。太沉闷了。

今天换了一张Tennstede马勒5,很喜欢。很长,竟然连动都不原意动,怕打断了。Tennstede总是激情,饱满,和伯恩斯坦风格很像。据说更好,不过,我不懂,无法比较。

马勒5从来都争议很大。背景是1902年2月,马勒突然肠出血病危,几乎丧失了生命。但是,几乎同时他也认识了阿尔玛,爱情使马勒从死亡线上转了回来。正是这两件事对马勒的人生观起了决定性的影响,也就形成了马勒同年为此创作的第五交响曲中两个明显对立的主题。

1904年10月第五交响乐在科隆正式演出,马勒亲自指挥。

马勒5的八卦故事也很多。尤其是第四乐章的著名的柔板。据说充分表达了马勒对阿尔玛爱情海枯石烂、此情不渝的心情。是马勒给阿尔玛的情书。

还比如说:导演维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勇敢地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托马斯曼写于1912年的小说《魂断威尼斯》(Death in Venice)中的那位作家奥申巴赫(Aschenbach)的原型其实是逝世于1911年的音乐家马勒(Gustav Mahler)。于是导演维斯康蒂也让影片中主人公奥申巴赫变成了一名指挥家(马勒作为作曲家的同时也出任指挥),在威尼斯的海边看着自己爱慕的小男孩,慢慢的身体僵硬……

好像还有一个著名指挥家,大概是伯恩斯坦,认为5非常失败。但是这段柔板太好听了,就用在了Bob.肯尼迪的葬礼上。

的确好听。我连听了好几遍,身不由己,不能动。任它徐徐缓缓,高高低低地漫无边际的流淌,一切的孤独苦闷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都变成的诗意的哀伤和甜蜜。

人真的能在孤独中才坚强自信圆满吗?不是的,人都是惧怕孤独的,孤独的美好是因为在孤独里我们才能接近这些伟大的心灵,这是真正的陪伴。

Monday, March 21, 2011

今天

今天,我还挺高兴的。因为:

1)一早接Tom的信,安慰我半天,还说一定很快去波士顿请我吃饭 :-)

2)今天工作效率特别高,一口气fix了15个虫子。

3)大老板正式让R接替某人职位。我终于看到一线希望。

不过,我也快累死了。下了班,吃晚饭,又接着干活。。。要不,怎么办?

Sunday, March 20, 2011

艰难人生

周五是Performance Review Day,和奖金有关。我得到了我应该得到的部分。

不过,我老板说,他希望我要“传授”我的知识给大家。

当然,我可以不在乎这个评价。我这半年很难,一个一塌糊涂的team,只有从印度来的Radha好好干活。她对我的评价很高,认为我是一个很好的老师。所有的活都是我带着她干的。

其他的两个美国人,一个什么也不会,也不干。脸皮厚的让人人惊讶。另一个,非常会说,会投机取巧。从来不干正经事,但是和领导关系极好。很欺负我,去领导那里说我的坏话。抢我们的Credit。把我们气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里有人,给我的感觉就是根本不把心放在项目上,而是在钻营自己。果不其然,才来这里一年,就要跳槽了。平时也根本什么也不管,都是我替他兜着。只是和那个会钻营的家伙是哥们。

可是,这给我留下了巨大的阴影。我在认真考虑我下一步如何。有一件事看似有一线希望。就是大老板是个比较正直的人,他提议让我最喜欢的一个人接替他的职位。当初,我来这里面试时,就是这个人做的,我非常喜欢他,才到这里来的。如果这件事会发生,我也许还可以再试试。

想想人生真是艰难。周围的朋友不都是面对种种困难吗?相比之下,我也不算多难。

早晨醒来,情绪很低,不知道应该如何。很惦记妈妈,想想妈妈一个人自己过风烛残年,我死的心都有。

去教堂安静安静吧。可是,我不得不坦白,我去了很多年的教堂,连神的影子都没见过。走的越近,越看见人的狡诈。

埃及帅哥和埃及革命

埃及帅哥打电话说回来了。我说,好啊,革命英雄回来了,而且还broken了,我请你去喝杯酒吧。

我们去了"Friday"的酒吧。他兴奋极了,说没想到这次回家赶上了千载难逢的革命。他说:埃及人民的生活非常苦,政府非常腐败,利用职权,把国营企业买给了大资本家,钱都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资本家又把工人解雇,很多人都没有工作,人均收入才2美元一天。

穆巴拉克下台后,他们首先把宪法改回来了。总统不能无限期的连任,而是像美国一样,一届四年,最多两任。现在,埃及人在等待着革命后的第一次竞选。

埃及虽然资源贫乏,但是仍然有棉花,钢铁,油。还有最大的产业:旅游业。世界上2/3的古迹珍宝都在埃及,其余的1/3分布在世界各地。

帅哥是个穆斯林,他周五还去附近的穆斯林教会做礼拜。但是他对极端的宗教主义非常反感。有宗教比没宗教好,任何宗教都是教导人们与人为善,相互关爱。但是那种为我独尊的宗教是世界纷争,动荡和仇恨的根源。

宗教是把双面刀。除了佛教,其他的三个一神教在创立形成的过程中,都和权利分不开的。这就是为什么每个教都没有任何宽容精神,都是最正确的。

我问他,是否真的相信有上帝,他说是。其实,神造论和进化论的最大区别根本是宗教无关,而是一种世界观和宇宙观。也就是说,你相信世界是accidentally创造出来的,还是有计划创造出来的。我不是一个完全的进化论者,因为accident往往带来负面的,毁灭的结果,而不是完美复杂,井然有序的创造。

有宗教的人和没有宗教的人也有区别。我看帅哥就很虔诚,很自律,很谦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良善。

Thursday, March 17, 2011

虚伪之极

今天,我是豁出去了,写了一个email表明我的concern。果不其然,有人大怒。连忙开会,做damage control。我装傻,说不明白为什么说实话就有damage?结果人家不打自招,说根本不Care项目,而是在乎他自己的形象。

我心想,你不是要走了吗?就不要再装腔作势了。

这个公司很奇怪,能人都走得很快,大概不到一年,就离开了。也不在乎多好的福利。凡是认真干活的都是移民,美国本土人都在搞办公室政治,要么混日子。

公司因为有钱,真正的活都是外包给consulting公司。

知道吗?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越来越不行的原因。

Tom写信说他今天在波士顿,想见我。我说可以下了班去波士顿和他吃晚饭。结果他又在Oracle有team dinner。

Well, we have a team dinner tonight so unfortunately I can't meet you tonight. But I'm sure I will be back in Boston soon and will let you know. I would definitley like the opportunity to buy you dinner sometime soon! :)

later,
Tom
因为在办公室很不顺心,我很伤感地说了一句:I am abandoned! 想想当年Tom做我的老板时,真是把我照顾的太好了,太无微不至了。我一出差,他的信就源源不断,怕我一个人太孤独了。就是现在我在伦敦,他都总是写信来。我现在的老板一封信没写过。客户为难我了,总是站出来为我讲话,奖金总是最高的。。。今非昔比啊!叫我如何不想他 :-)

Tuesday, March 15, 2011

给Cavafy

在你死了一百年以后
很多夜晚
我从一种你不懂的语言里
听你说话

你在一百年前的夜晚
和我现在一样
用一种我不懂的语言
和你的祖先讲话

你还为你美丽的情人写诗
他年轻的躯体,丰满的唇

迷乱的眼神

还有一个城市,一堵墙
一个黎明
你诅咒它们
连神都不忍垂听
因为他所见一切
都是黑色的废墟

在时间改变他们之前
你已成了
不朽的诗人

Monday, March 14, 2011

无名之年---怀念父亲

我不知道这巨大的沉默
是来自大地,还是远方
三月的乡村
群鸟飞翔

你那从未消失的旋律
流进我的无名之年

所有的丰腴和云雨
都隔着湖水
在对岸闪烁
雪已经溶化
冬季不再

我依然似往昔
怀念着昨天

未来仍由此刻开始
时间笔直向前
如同黄昏归家的
路途

死亡也许
只是另一种岁月?

Saturday, March 12, 2011

马勒和克林姆特







EMI今年出的马勒全集,封面很眼熟,我想了一下,想起了克林姆特的画。

这就更有意思了。两人都叫Gustav,这也没什么,欧洲人的名字都差不多,一家三代叫同一个名字的多了去了,大不了用几世来区分。

真正的联系是克林姆特是马勒妻子阿尔玛的第一个情人。用阿尔玛的话来说:她把初吻献给了克林姆特。克林姆特最著名的那张画题目是《吻》,不知是不是吻的阿尔玛。

哈,谁设计的这张封面?知不知道这个典故,是成心还是幽默还是巧合?

Friday, March 11, 2011

马勒来了


回芝加哥,上周定的马勒来了,16张CD,是全集,够听半年的了。

这年头,你不听马勒,你就不是小资。嘿嘿!

据说马勒和贝多芬不仅平齐平坐,还大有取代贝勒爷之势呢。

还据说马勒为我们受了所有的痛苦。。。这不成了耶稣了吗?当然不是,因为他有心脏病,性无能,老婆还给他戴过绿帽子。他的作品演奏会买不出票,他欠过钱,到处跳槽。。。所以马勒也是小资,有所有小资的麻烦。

所以,我要听马勒,因为我正痛苦着呢!

早餐



自己试试,比法国店里的好吃,奶油更浓,嘿嘿。

日本地震


到了希思罗机场,还早,就去那个法国餐厅喝咖啡。喜欢它的一道早餐,一个法国小圆面包,切成两半,每个上面有一个荷包蛋,一块熏三文鱼或熏肉,浇一层薄薄的奶油。

然后就到了机门。电视里正在播放日本8.8级大地震的消息。我心里一沉,叔叔婶婶今天正要去东京看沁沁,沁沁嫁了个日本工程师,生了一个儿子,就去了日本。

因为一直在飞机上,也不知道消息,晚上给苏州家里打个电话。

Thursday, March 10, 2011

喝粥的早晨



You can take a man out of China,but you can't take China out of a man。

不错,我对中国不中国的兴趣不大,只要我的亲人在那里生活愉快就好。但我却非常爱我的故乡,而且,就像一个无产者,不论走到那里要听到国际歌一样,我无论走到那里,就要找中国饭。

伦敦总是让我回想起我儿时的北京,想来想去,是因为它浓厚的市井风情。窄旧的路,拥挤的行人,挤肩搭背的各式商店饭铺。。。当然,伦敦比北京要好,更有文明的底色。

我每天早晨下了地铁,就一步走进了这个“现在”小店。它的门脸之小,简直就像一个摊铺。沿着窗户是一排整齐的笼屉,还有两幅醒目的广告。窗外还立着两张高脚圆桌。它只卖茶,包子,和几种零食糕点。我都担心它如何赚钱。

我进了小店,店员是个来自津巴布韦的30多岁的白人女人。她马上给我一碗白米粥,里面有肉松,酱肉丝,几粒葱花,和一小勺酱油。。。我在美国没有这个福气,早晨只是一杯咖啡。喝完粥,她又给我一大杯茉莉花茶,我的一天就可以舒服地开始了。

有粥喝的早晨,我能不爱伦敦吗?

Wednesday, March 9, 2011

当地人




只有当地人才能真正理解这个地方。在伦敦呆的时候长了,我也渐渐地过一点点当地人的生活。

只是,我的当地人的生活只限于到那里吃晚饭,买些什么东西带回家。更确切地说,我现在是个国际倒爷,每次回家要给谁谁谁带喜欢的东西。

给妞妞就是买漂亮的衣服,围巾,裙子,巧克力。给Roger买他爱吃的东西。前几天看见一条漂亮的围巾,给妈妈买了。

所谓当地人就是知道买什么东西去什么地方。什么样的东西要从当地买,什么样的东西不用买。

伦敦比美国多元化得太多了。虽说没有沃尔玛,却可以买到一切便宜的来自中国的东西。我上班的地方就在Old Spitalfields Market,那是伦敦的一个旅游点,从吃到穿样样都有。很多中国人在那里摆摊子,买服装和小物品。他们的东西卖的便宜,却不像美国唐人街里的丑陋,劣质的骗人货。而是一些设计新颖,很有波希米亚风味的衣服和装饰品。

伦敦到处都是连锁超市。最有名的是TESCO,Marks&Spencer, Sainsbury。。。我旅馆附近三家店都有,慢慢的,我也知道了那家店什么东西好。比如,Marks&Spencer的各种饼干特别好,品种也多。我更喜欢Sainsbury的酒,有时候,下雨或者懒了,不愿意走远了吃饭,就去对面的Sainsbury买瓶Merlot,一包熏鱼,再去隔壁的日本店买一盒快餐,就可以了。。。

当然,对于我自己,最好的礼物是查理十街的书。我知道那家书店里能掏到好书。

Putney, London

Notting Hill Gate





Sunday, March 6, 2011

We are what we eat





Judt出生于伦敦。他的父亲是出生在比利时的犹太人,母亲是北欧犹太人的后裔。

应该说:Judt属于阿什肯纳兹犹太人(Ashkenazi Jews),也就是源于中世纪德国莱茵兰一带的犹太人后裔,从族裔上讲,阿什肯纳兹是祖先可追溯到于中欧和东欧的犹太人。在大约一千年的时间里,阿什肯纳兹犹太人虽然与其他人群共处一地,却很少移民、改信或与当地人(包括其他犹太人)通婚,故在生殖上是孤立的。人类基因学家在Y染色体和线粒体研究中,发现某些单倍体型(haplotype)在阿什肯纳兹群体中概率很高,然而在普通欧洲人群中却不是这样。

基于文化、语言学和基因证据的共识是阿什肯纳兹群体发源于中东。在公元800-1000年左右其祖先移居法国北方和莱茵兰的时候,带去了巴比伦塔木德文化基础上的拉比犹太教。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一度广泛使用的意第绪语深受希伯来语和阿拉美语的影响,但却没有希腊语和拉丁语影响。最近的人类基因研究也证实很大一部分阿什肯纳兹人的祖先来自中东。

安息日晚餐大概是犹太家庭每周最隆重的一餐。

Shabbat, the Jewish Sabbath which begins on Friday evening and ends on Saturday evening, is a day of rest. Since work is forbidden, it is the ideal time to enjoy leisurely meals together with family and friends. Whether using traditional or modern recipes, food is one way to add to the festive feel of the day.

这里有一个最基本的菜单:

Challah
Gefilte Fish
Chicken Soup
Potato Kugel
Cholent

不过,Judt很抱怨母亲不善烹调。只会煮东西。父亲还比较讲究,喜欢奶酪,酒,咖啡。而他是到了法国后,才经常吃到好吃的饭。英国饭,枯燥极了。

我上次在伦敦,正赶上pancake day:

Shrove Tuesday (also known as Pancake Day, Pancake Tuesday, Fat Tuesday, and Mardi Gras) is a term used in English-speaking countries, especially the United Kingdom, Canada, Australia, New Zealand, Philippines, and parts of the United States for the day preceding Ash Wednesday, the first day of the season of fasting and prayer called Lent.

威廉王子的新娘子那天忙死了,到处亲民摊煎饼。

Saturday, March 5, 2011

古斯塔夫·马勒



复习马勒生平。

他来自波希米亚。祖母是个街头卖艺者,从小就因为是犹太人而无归属感。现代人喜欢谈归属感,归属感和安全感不可分割。人的无归属感从某种程度上和民族祖国之类的并无关系。我不感觉到我是美国人,可也不想做中国人。这个时代是个宽容时代,没有人因为你是中国人会对你如何。可是,马勒的时代,犹太人到底如何被人歧视?在伍尔夫的《天使,望故乡》里有描述:小孩子追着犹太人,嘲笑,羞辱。。。那是在美国南方,马勒的时代。他的一生都一直承受着越发严厉的反犹太攻击,直到1907年几乎已是忍无可忍。德奥从来都是反犹排犹最严重的地区,而他和策兰的母语都是德语,这种痛苦和分离是策兰最后自杀的根源,也是马勒终生抑郁的源头。

马勒一直被死亡所怀绕,家里孩子多,死了一半,弟弟的死对他打击很大。经历过最亲近的人死后,才会对死亡有深切的感觉,才会知道死亡并不遥远。如同天空上云朵,死亡也时时飞来飞去。

马勒其实很有自信心,是个预言家。在1902年2月16日,给爱尔玛的一封信中,马勒称:“他(理查·施特劳斯)的时代结束后,我的时代才会来临。我多么希望能够亲眼见到这一刻,并且有你在我身旁陪伴!”其实马勒如果寿命长些,是有可能见证此时的。

罗伯特·卡尔(Robert Carr)的理论称CD的发明使得马勒那些长而艰深的音乐在家里也可以重复播放,反复聆听。

而现代马勒复兴的功劳应归功于伯恩斯坦,他在1960年代一手将马勒从故纸堆中拯救了出来。所以马MM喜欢Lenny是有道理的。伯恩斯坦是个为音乐而生的人,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热情和灵性。他被音乐点燃,而他又点燃大众。

我喜欢马勒的相貌:他看上去满腹牢骚,抑郁寡欢,沉思的眼睛。。。和大多数指挥家不同,他一点也不神采飞扬。

Friday, March 4, 2011

大门三岁了


Damen

回到芝加哥,见Tom的信,是张照片,在北卡新家的门口。突然想起今天是大门3岁的生日,小胖子坐在爸爸的肩上,淡色的头发是爸爸的头发,小弟弟下个月就要来了。我这干妈有两个儿子了。上次问Tom,你要几个?他说,三个吧。我说,好吧,要是第三个还是儿子,就给我吧。

我喜欢这张照片。不知为什么,Tom总是让我想到过去的美国。那个在书里,电影里看到的美国。或者说,是我想象中的美国。也许是因为他的很纯洁的气质,很符合那些电影里纯洁的美国男孩子,二战后回家辛勤养家的好男人的形象。

他终于远离芝加哥和奥巴马了:-)现在的美国是奥巴马的美国。

要是真让我在Tom和奥巴马之间选择,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谁也丢不下,谁也舍不得 :-)

这是大门两岁的生日,我在新奥尔良给他买的两个面具,父子俩人一人带一个。我说:大门,with the mask,you can be whoever you want to be :-)

Thursday, March 3, 2011

买了马勒全集



遵照降E同学的最新指示,买了马勒全集。不是富婆也买得起,连50刀都不到。

此生若浮

去看浮生的戏博,嘿嘿。

浮生大概是我最喜欢的人之一。我不知是否让她感到如沐春风,还是相忘于江湖。

我想本质上我是和她相同的人,我最欣赏的是她很“哲学”。但是,我俩的性格却完全相反。

比如,浮生懒散,想勤快都不行,因为反正最终都是死,不如从容赴死。而我,特别勤快,因为怕急死:-)

她还不喜欢“相守”,大概是怕拖累。而我是个恋旧的人,日日夜夜岁岁年年的相守,结果最后是情深义海。。。以致于浮生说我,去开个会都像是会老情人。也难为有人愿和我相守,多少年就这么过去了。。。

不过,大家都是此生若浮。浮生是个最敏感的人。

Wednesday, March 2, 2011

如何听马勒?

我最近突然对马勒非常感兴趣,想好好听听他的音乐。正在到处收集他的cd,懂音乐的同学们帮帮忙吧。

马MM谈过马勒的音乐里无所不在的死亡阴影。我好像以前说过,马勒和策兰非常相似。策兰更加直接,干脆就是死亡。。。不过,马MM漏掉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马勒和策兰的死亡的根源,是来自犹太人的本源---希特勒的集中营。

牛仔裤和国际接轨





像我这样每两周要和国际接轨的同学,最费心的是接轨时穿什么衣服。

欧洲和美国就是不一样。伦敦的女人穿裙子,高跟鞋的还是占相当的数量。我不爱穿裙子,尤其冬天,因为无法忍受穿丝袜,所以一般就以牛仔裤代劳了。牛仔裤是人类文明的顶峰,我相信这是会世世代代流传下去的。

我现在一年四季基本就是这个德性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