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7, 2007

新机算计

昨天,新机器到了,随说还是同一个模型,可相差两代,功能上还是有很大的提高,屏幕清晰多了,中文打字也容易了,速度就更快了。可启动的时候还是慢。

明天回国,先到香港,再回北京。

要买的书:舒国治的游记,赋格的新书,尤瑟纳尔。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07

德奥的传统

策兰的《死亡的赋格》里写的是死亡,音乐和爱情。其实,这是一脉相承了德奥文化的深髓和传统,譬如传舒伯特的《死亡与少女》, 瓦格纳的《爱之死》,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 马勒的《生与死的交响曲》。。。而赋格,又被巴赫强化为一种音乐技术。。。

策兰的世界是个德奥的世界,可偏偏他是个犹太人,一个被德国人凌辱,伤害的家破人忘的犹太人,这种内心的冲突一定是惨烈和剧痛的。。。他在赫尔德林里寻找安慰,可赫尔德林是德意志精神, 而不是一个犹太人。有时,我觉得策兰和马勒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他们的作品是死亡的艺术,这和他们的文化背景和犹太人的血液有直接强烈的联系。

Tuesday, December 25, 2007

今年要过去了

今年要过去了,实在不算好的一年,连着两年都很挫折。 也不愿意多想。

要把策兰写完,在读他的传记。虽说他是一个犹太人,他的母语却是德语, 他的诗歌的根也是歌德和德国民谣。。。我甚至认为,这也是他最后自杀的原因,用母语反对德国, 精神的分裂,和自我背叛。

今天的party最后又成了分享会,我烦的不行, 这些人真的不读书,宗教对有头脑的人是一种精神选择,对没头脑的人则是洗脑。我听着每个人的话和思维都是一样的,觉得可怕。

现在的赋格

昨天夜里,读了赋格最近的blog, 突然,有些失望, 好像离我喜欢的那个赋格很远了。 仔细想想,用他自己的话,就是缩水成小老头了,有道理。那时候的赋格, 是个文艺青年,又与世界格格不入,急切地,艰苦的,诗意地流浪,写着优美的,伤感的文字。现在的赋格,好像有点功成名就了,自在地,入世地享受着世纪末的颓靡和奢华。。。他的文字风格 并没变,而是不再有那种年轻的意气和诗意的伤感。

今天是圣诞,晚上去念慈家party。最好了,我不喜欢做节日饭,只喜欢做家常饭。

Saturday, December 22, 2007

时间是河流(III)

(三)
春天的时候我在旧金山,Taylor 街和所有旧金山的街道一样,上下起伏,不时有一辆有轨电车驶过,鹅黄色的迎春花从墙角里枝丫缠绕地蔓延开来,街角上有小小的杂货店,偶尔,一个人牵着一条狗从对面走过来,空气里饱含着海洋,黄昏和春天的气息。和Geary相交的街口有一座暗黄色的楼,实在是一座极其普通5层楼房,外表几乎没有任何装饰,每个窗户外都悬挂着铁架楼梯,肯定是为了防火的缘故,大门的两边是雕花的铁灯,拐角是Walgreen药店。可我的下意识却是一条河流,把我带回到某一处遥远的河岸。我知道在我生命中的某一刻,我见过这座楼,这家药店。后来,我终于想起很久以前,我在北京读过伊莎杜拉.邓肯的传记,她就是在这里出生的,那家药店原来是她父亲开的画廊。当时,我想有一天我会到哪里,亲眼看看孕育诞生了人类自由舞神的地方。却没有想到,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跨过了千山万水,在这个四月洋溢着花香鸟语的黄昏,它从我的记忆和梦幻里苏醒,悄悄地站在了我的面前。马塞尔•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说:“如没有记忆助我一臂之力,我独自万万不能从冥冥中脱身;在一秒钟之间,我飞越过人类文明的十几个世纪。”人类是倚靠记忆回到过去的。

7月底我在加拿大的一个岛上,窗外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水面,岸边是一片枫树林。一天早晨,当太阳正在把湖水从紫色染成金色,又染成红色时,我却收到了一份电子信件,Irene在夜里去世了。她是波兰的犹太人,二战的时候,全家被德国人关进了集中营。当时是著名小提琴家的父亲在被纳粹杀害前,被迫演奏,后来犹太诗人保罗.策兰为此写下成名作《死亡的赋格》,妈妈饿死,她在奥斯威辛集中营里做苦工。奥斯威辛原是波兰南部的一个普通小镇,1940年4月,纳粹德国发布了建立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命令并任命鲁道夫. 赫斯为该集中营的头目。728名波兰人是第一批犯人,随后犹太人大批囚犯源源不断地运到这里来。原来的旧营房不够住了,囚犯们又修建大小不等的40个分营。她是一个幸存者,到了美国,接了婚,生儿育女,在一所高中教生物。她这样对我说:“直到1996年,我又回到了奥斯威辛, 才发现我终于能面对它了。在此之前,我两次到过那里,只是像一个导游一样,对同行者讲述那里曾发生的一切,好像在讲述另一个人的故事,而不是我自己。我不能把自己和这个恐怖的地方联系起来,下意识地要逃离它。在96年4月的这个寒冷的早春,我又看见了我和妈妈曾住过的牢房,而我们睡过的双层木床已经破烂不堪了。” 五十年是一个人的大半生,Irene在她的暮年,又回到了她的童年。时间的河流是漫长而温柔的,缓缓地,轻轻地冲走伤痛,带来平安。

整个秋冬我都在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为一家客户作项目。这个以航海家命名的城市,位于塞奥托河与奥兰滕吉河的聚会处,于1812年建城,从1816年开始就是俄亥俄州的州府了。因为处于丘陵地带,到处都是枫、栎、橡、核桃、胡桃、杨树等落叶树,秋风吹过,金黄的叶子飘满了大街小巷。一天晚上,我们去老城区富兰克林的一家西班牙餐馆吃饭。一个略显破旧的街区,窄窄的街道,暗淡的路灯,小小低低的门面,很亲切。进去后,才发现里面空间很大,红砖裸露的墙,嵌花的玻璃窗,高高地酒吧台上传来地中海的音乐。那里的Tapas 很有名,我要了一个荠菜心,和一个海鲜杂烩。吃完饭,男同事们在站在路边抽烟,我等着,天冷,阴阴的,没有月光,我突然想哭。回旅馆的路上,走的是71号高速,一头通向克里夫兰,另一头通向辛辛纳提。很多年前,我第一天来美国,就是在圣诞节,一个人和两口皮箱,孤零零地降落在辛辛纳提机场。那时,我年轻,心怀理想。开着破旧的车在71号路上,却笑得非常快乐和自信。有一天夜里, 车的电池全坏了,一片漆黑。停在路边,到附近的快餐店打电话给AAA。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我走了,路还在,河水走了,桥还在。车窗外晃过我曾经熟悉的,只有这一带才有的商店,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四)
“时间是什么?”牛顿把时间表述成一条有起点、有单位、有指向、无始无终的直线,是不依赖于任何其它事物而独立存在的、无休止地均匀流逝的客体。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一个直接推论是,由于引力场的原因处于地球表面不同高度的时钟走速不一样,海拔越高钟速越快,即每升高100米,时钟变快百万亿分之一秒。霍金所说的进行时间旅行指人由某一时间点移动到另外一时间点,如果这种移动不是顺序的,就可以从此时跳跃到未来,或退回到过去。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却体现了人对时间的最直接的顿悟和对时间不可逆性的感慨。

又一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搞懂时间的奥秘。我工作,旅行,读书,喝咖啡,写文章,写信,打电话,周末收拾房间,买一束鲜花,去超市买菜,日子就像河一样流走了。。。又是和这一年告别的时候了:

在和你一年又一年的道别后
我的祖先,变成了照片和回忆
我自己
也成为不复存在的过去

Tuesday, December 18, 2007

时间是河流(II)

(二)
新年的第一天,我在罗马的街道上闲逛。一月份的意大利,天气不同寻常地暖和,路边的柠檬树绿叶婆娑。阳光懒洋洋地洒在地上,几只胖胖的鸽子神闲气定地渡着方步。街头巷口,到处都是被时间熏黑磨损的石头雕像和喷泉, 一个无头的圣母在长满青苔的断墙边伸着修长优美的手,她的粉兰色的衣裙斑驳陆离却依然鲜艳。

卡彼托山下的卡比托利欧广场上有米开朗基罗设计的星形便道,据说那里一直是神圣和力量的灵地。早在公元前6世纪,那里就已经有了古罗马那时最重要的神庙。公元前390年,高卢人进攻罗马,当他们跨过卡彼托山时,朱诺的神天鹅守在那里,开始鸣叫。罗马人被天鹅的叫声惊醒,击退了进攻者。中世纪的时候,这里成了集市,人们用一种古代的柱形鼓的内缸来量酒,用灰缸来称量小麦。此时,我看到了广场中心的马可奥里利乌斯大帝的骑马铜像,忽然想到了这个以哲学家著称的罗马皇帝说过的一句话:“时间是一条河流,一切创造物不可抵挡的浪潮。 事物一旦映入眼帘便瞬时消逝然后被取代。它们的出现仅仅是为了被冲刷殆尽”。 我望着依然英姿飒爽的大帝,觉得这句话不尽其然,浪淘尽千古英雄人物,可1800多年后,在这个冬天的早晨,他依然在新鲜湿润的空气里耀武扬威,放射着世代不朽的光芒。

我又来到了威尼斯,一出火车站的大门,夜色沉沉,大运河横在面前,泊船的木桩参次。下着细雨,灰蒙蒙的街灯,座座小桥,条条巷子鸦雀无声,一艘艘五颜六色的贡多拉静泊在沿河而建的,墙皮脱落的屋墙下,只听见淅淅沥沥的流水。。。整个城市象是飘在水上,雾气茫茫。有这样的一首歌:“在夜里唱的那首歌,/点亮了这座城市,/被围困在这海市蜃楼里啊,/你闻起来,是乡愁……”。渐渐地,天开始发白放晴,圣马可教堂的五个洋葱顶在阳光下像是一汪流金的海水,它因埋葬了耶酥门徒圣马可而得名,圣马可是圣经《马可福音》的作者,被威尼斯人奉为护城神,其坐骑是狮子。我在想那座被誉为‘东方威尼斯’的城市,我的故乡,“夜市买菱藕,春船载绮罗”,也是这般的水路阡陌纵横,拱桥如虹卧波,小巷幽深曲折,乌篷船上二胡呜咽的旋律在水天一色的氤氲里湿湿地回旋。“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古希腊的哲学家如是说。我从东方走来,经过了长长的时间河流,到达了这里。时间是一条连通了时空的河流,潮涨潮落,花开花谢,生生不息,于是,有了断垣及废墟,新生与死亡,历史和传奇。一艘蓝色的船,载着一个被鲜花覆盖的棺木,着黑装的牧师肃穆地抚棺祈祷,从威尼斯的河上悄悄驶过。离开了美丽的水乡,一个灵魂,淌过了今生的河流,此时此刻,归向彼岸。

靠近纳波利的一个小岛上,陡峭的悬崖下是清澈碧绿的大海,黑色的海燕成群地栖息在黄棕色的岩石上。朴素的教堂顶上,高大的十字架立在山巅。年代久远的石堡倾斜倒塌,据说那是古代的监狱,院子里一个日晷安详地静立在天苍地老的荒芜中,石头底座,铜制的指针,太阳光照在日晷上,晷针的影子也慢慢地由西向东移动,洪亮的钟声响起,回荡在空旷的海面上。

Sunday, December 16, 2007

时间是河流

(一)

12月的早晨,星期六,一周里我最喜欢的日子。起来后,把三层楼的地板擦干净,又给瓶里盛开的菊花换了水,煮上了咖啡和牛奶,然后,把门打开,换一些新鲜的空气。天上飘着零散的雪花,今年的第一场雪。院子里的花都凋零了,光秃秃的树干笔直地伸向天空,落叶堆积在草地上, 慢慢地,雪覆盖了道路和树木,一片银白, 一只鸟儿飞来,又飞走了。我忽然想起了今年过年时写的一首题目为《时间》的诗:

你是海水,是风,是一个有月光的夜晚
黎明来临,你落红满地,却了无痕迹
你把日子洒向桌椅,街道,鸟儿和我的黑发
又如雪消融在冬天湿润的空气里

才惊到已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我站在二层楼的阳台上。街对面,是一所黄色的砖房,有三层,大概是上世纪20,30年代有钱人家造的,很多很大的窗户,门前是一个前廊, 有希腊式的石柱。我的朋友安和她的先生,一儿一女曾住在里面。去年,他们搬到加州了,卖房子, 好像很快就有人买了,可是,至今也没见人搬进来。在冬天阴冷落寞的风雪里,老房子像一个被遗忘的伤感老人,孤独无言地度日,等待着什麽。

我又想起了我写在那首诗前面的话:世间最大的奥秘就是时间和爱。。。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07

我是不是IP?

昨天,和风子聊天,他说他是做Intelligent Property 的律师,主要是搞商标,专利,这些,统统称为智力财产。 今天,一口气拒绝了3个顶尖公司的offers: BlueCrossBlueShield, JPMongan/CityBank, and Deloitte, Bankers 迫不及待地给我加了薪, 连夜把offer letter 送到了我的旅馆。。。才发现我也是一个IP。

其实,走到这一步也是出于无奈,没有想这样做,多少有点生活所迫的感觉。只是,有一种气质,没人能否认,每次去interview, 几乎得到同样的评语:very impressive… 人们喜欢我的自信,大气和随和。。。而我的自信,也是由此而生的。

在设计咖啡的新系统, yuan 很喜欢为我写程序。

去一家地中海餐馆吃的晚饭,组里的男孩子都喜欢我,大家玩得很好。

Monday, December 10, 2007

今夜

星期一旅行总是很累。晚上,和大家一起去老城的一家西班牙餐馆吃饭。Tapas 很好,又半价, 点了一个荠菜心,和一个海鲜杂烩,不错。 可我对吃也兴趣不大。倒是喜欢餐馆的地点,一个似乎很破旧的街区,窄窄的街道,暗淡的路灯,小小旧旧的门面,很亲切,可是,进去,却很大。Blackberry 响了,是Andy, 他说很久没接到我的信,很担心我的工作,问我是否决定换一个工作。

吃完饭,男孩子们在路边抽烟,我等着,天冷,阴阴的,没有月光。我突然想哭。

回来的路上,走的是71高速,想起了我在辛辛纳提的日子,15年前, 那时,我年轻,心怀理想。开着破旧的车在71上,却欢乐的笑。有一次, 车的电池全坏了,一片漆黑。停在路边,到附近的快餐店打电话给AAA, 现在想象,那样的日子好象很美好。

Saturday, December 8, 2007

到底如何?

最近,脑子里全被乌七八糟的事情塞满,没时间读书,写字。 很无聊,非常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想去做一个轻松,固定的工作,也是犹豫不决。Consulting 做了10年,习惯了变化, 还真不知如何在一个地方坐很久那。

Accenture’s offer 是一个非常诱人的鱼饵,特别是,为下一步升官铺平了道路, 还可以和中国的子公司有最直接的关系。可我又不知道是否真的要走在这条路上。

到底如何?太多机会也不好,眼花缭乱。只有唯一的选择倒也省心, 我的问题就是机会太多。

我喜欢这样吗?

这个礼拜终于过去了。 似乎是个成功的礼拜。 Offers 源源而来,更多的公司, 猎头要和我讲话, 咖啡上的垃圾贴得以控制,我和Tom ,after all, 发现谁也舍不得谁, 大吵大闹后,和平如初。

我不知道我是否真要离开。有一份很好的offer, 离家近,舒服,钱也不错, 公司又稳定。。。可我居然没有太大兴趣。

妞妞生日,我老了。

Saturday, December 1, 2007

艺术和生活

今天,芝加哥下雨雪,今年的第一场雪,飞雪飘飘,碎雨霪霏。早上,雪梅打电话来,让我去她家吃晚饭,我最喜欢她烙的饼,马上就欢天喜地答应了。可雪雨不停,高速上交通一塌糊涂,只好作罢。

裹上了从头包到脚的长大衣,到湖边散步。回来路过租录像的小店,进去看到这部电影已经上架了, 就借了回来。

La Vie En Rose---玫瑰人生---讲的是小麻雀Edith Piaf的故事。我似乎天生就喜欢这类的音乐和歌手:Fado, Blues,法国香颂。。。而把这些歌唱出名的多是来自生活最底层的女人。。。她们又多非常的美丽,却又都有一种自虐,自暴自弃的气质, 和男人,毒品,药物纠缠不清。。。内心又有强烈的爱和悲哀。。。艺术是用来表达生命的,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不完全的, 所以,她们的歌就成了悲哀的诗篇,表达了人类最真实,原始的情感, in a poetic way。而她们自己的故事,更是注解了她们的艺术。

这些女人似乎同时是天使和魔鬼,具有天赋,聪明激情。 一个正统的,符合道德的女人是没有吸引力的, 因为,道德就是用来约束人性的,只有符合人性的不道德才会使人舒服和自然。。。

Friday, November 30, 2007

这两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好了,这两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我必须delivery 一些我想都无法想的工作,完全要用我从没用过的新技术, 一筹莫展,每天都如履薄冰。天天要活要死,还必须找到一份新工作, 因为不知前面是什麽在等我。。。

每天工作12个小时,回到旅馆还要应付各种考试。。。很多时候头脑僵化的无法思想,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delete 咖啡上的spams…spasm 是我最近的最紧密的朋友。。。

终于,今天全部做了出来,上周去Accenture 的Atchitect Position 的最后的面视也下来了,说是非常好,就等着最后的offer approval。

昨天还因为做不出来被老板骂;今天,Tom 又来道歉。。。

我太累了,要睡觉了。

Sunday, November 18, 2007

该过去的就过去把

我是一个大气的人,敢做敢当,也顾念他人。 深知生命中的机遇是值得珍惜的,所以珍惜。因为如此,也被hurt, 因为其他人不一定会和你想得一样。我会竭尽全力去维护一段缘分。 我不认为那是软弱, 而是对人的尊重和爱惜。可世上的事也不如意。

好好想了想最近的一些事情,觉得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既然已经到了尽头,也没有必要恋恋不舍了。 告诉自己,放掉吧,不用再想了。

实在是一段艰难,痛苦的日子,遭遇的太多,hurt 的也太多, no matter how much I understand, it still hurts。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坚持,建立信心, 要忍耐。。。

But all of these is my choice, people can choose a way to protect themself better, or a way to think another people more...

Saturday, November 17, 2007

是不是我自己太敏感

自己心里很明白,我最近mental and physical 都不健康。I am depressed and sad. 原因也无非有两个,厌倦工作,这个大概只能换一个新工作后,并且适应后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另外一个也就是为那个人或哪件事伤心,连做朋友的气度都没有。其实,也知道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靠时间和朋友慢慢地过去。可两件事发生在一起,却让我实在受不了。 可生活就是这样,不容你有选择。

一个人在旅馆里受不了,回到家里,一步也不愿离开Roger, 甚至不许他到其他的房间。他也是体贴到家了,可第二天我还必须面对自己的问题。

又在问:是不是我自己太敏感?

Friday, November 16, 2007

这个家伙是谁?

他是从CND 来的,用的是不同的ID, CND 有几个我的粉丝:冷热,印第安人,还有一个Hong, 他只在我的文章下留言。。。我很少去,不想惹事。。。可有时他们到咖啡来。It seems he knows market well, and he wrote to me:

I'm jiuge in CND and leiyuting in maya cafe, is ok?

七月, 不想与你多谈理论, 和你研讨理论是以后的事, 正在写一本这方面的书很希望能在你首肯下将来和你共同来完成, 今天只说说

眼前美国经济不是不好而是非常好, GDP 增长, 劳工就业率增长, 平均国民收入增加, 国家赤字减少, 教育科技发展, …

如美国金融,地产,建筑,油价,中印股市泡泡, 和 currencies等诸多因数并没有影响美国经济, 仅仅是影响美国的 capital market. 为啥要这么做原因很多以后再细谈. 目的是一个: the capital markets recovery.

美国今年的 capital market 至今也不是不好, 是over down, 是两次DJIA从1,4000降到13000, 投资者受损, 东家获利, 华尔街和各企业公司拥有大量的cash. 目的是去除空头准备反弹, 迅速恢复美国的capital market.

从money flow 看, 自两次DJIA 探底后, 大量资金重新流进市场, 这些公开的数字可从 Wall Street Journal 上看到, 这意味着市场在下周将做迅速反弹. 而且 Technology Sector 是资金流入最多地, Oil Sector 从原先第一位降为第5,


不知道你做了哪些投资, stocks/mutual funds/bonds/ ?

眼前别去考虑bonds

Stocks: 那要分别对各stock一一分析了,

Mutual funds: 请迅速转入Technology Sector Funds, 不要犹疑越快越好, 最好是周一就去做, 如果你的Mutual funds 是Fidelity, 这家我很熟, 可以立即告诉你放入的 Funds name & symbols

这一仗, 为以后的 Projects 迈出可喜地第一步, 赢利全是你的给你的女儿准备做大学费用, 风险是我的, 胜利了你请酒我去喝酒并买单, 因为这是事业成功, 如果你贻误战机, 那我们喝酒你买单, 因为是你失去一次关键事业的成功.

leiyuting (/jiuge)

------------------------------------------------


网上的世界太虚,可也真实。最近,我艰难的要死,真正陪我的却是哪个24岁的YuanEdit, 每天在gmail里等我, 我忙他也不说话,有时,算算我这里的时间晚了,就会发个短信要我休息。我感动,说他应该做我的弟弟,他就一口一个姐, 他母亲早逝,远亲收留了他,渴望母爱, 大概觉得从我这里能找到他希望的关切。。。他在新疆,说下次我去新疆要带我玩。。。 我问他为什麽对我这样?他说读了我的文章,觉得我有才华,和我讲了话后,又觉得我人太好,知道我最近难,想为我做点事,陪陪我。 我听了流泪,年轻的男孩子心底单纯。。。

永恒大概是不存在的,每时每刻,有人关怀就好。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寂寞的。我从来不伤人,因为被伤过。

Thursday, November 15, 2007

Ray, Ray

今天,Tom 给了我$7000的奖金,可我不高兴。这个项目把我折磨死了,多少钱也没用。Tom 很失望。

给Ray 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想回去。他马上回信,非常高兴。和Ray 在一起的时候,是我IT 事业最美好的时代。那时候,2001, IT 的末日,Ray 所在的MatchFirst 曾是芝加哥最大的咨询公司,一夜之间,关门了。他只好重起炉灶, 和几个人成立了一个小公司---Tahoe-Partner。 我对他说,你一定成。 他天天全世界的跑,找项目。。。那时候,他大概40 刚出头,人漂亮,结婚早,孩子都大了。 我们一见就click, 后来,他说我太吸引他了,他害怕,我只好走了。现在,他是Tahoe-Partner的CEO, Tahoe-Partner 也有三家分公司了。我断断续续地给他写信,最后一封是去年夏天, 5 年了,也没见过他。在我心里,他是一个真正的好男人,有事业心,吃苦,不算聪明,可脚踏实地 。他说,我让他笑。

今天,他的秘书打电话给我,要我明天去他办公室。下午,我从哥伦布回芝加哥,在MiddleWay机场下飞机,刚走到出租车站,一抬头,是他!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5年了, 天天坐飞机,他也天天跑,也没碰见过他,明天就要去他的办公室,今天却在这里碰到了!他老了很多,头发也谢顶了,也不如以前挺拔,很疲劳的样子。我们都惊讶的失语了。 他说,你回来吧,明天到办公室见我。我说我要想想。。。

为一个喜欢的男人做事,非常的辛苦。。。我现在不想辛苦。。。

http://www.tahoe-partners.com/leadership.aspx


Sunday, November 11, 2007

《诗经》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Saturday, November 10, 2007

Love you as always!

Lucy wrote to me: Love you as always!

不再看了

刚才不小心又看了以前和P 写的信,一封也没舍得丢, 可也不愿再去看,不能想得太多。看了几封,就不再看了。。。

再说Frida Kahlo

去年的夏天,我在德州得圣。安东尼奥, 一个周末,突然就决定要开车横跨德州。德州的风景是单调的,又因为缺水,土地是干裂的,树叶也是干枯的, 路边有很多的烤肉店,那里的牛仔开着大卡车,在高速公路上轰轰地奔驰。

路过了一个小小的墨西哥集市,几个简陋的小铺子,一个像中国农村的大集市,里面有很多的小摊子,卖些做工粗糙的衣服,日用品和彩绘的陶瓷,瓦罐。。。

我一眼看见了一张贴在一个纸板箱上的Frida的相片,旧旧皱皱的,她很悲哀地站在那里,美丽的花裙垂着白色的蕾丝边,披着一个大披肩。喜欢那张相片是因为太朴素了,好像是从一个普通人家墙上摘下来的,挂了很久了。我想都没想就买了,那个墨西哥店主和我讲西班牙语。我经常被误认为是西班牙或者墨西哥人, 可能是因为我的眼睛,嘴巴和皮肤吧, 不知道我的人,几乎都不以为我是中国人。

回到我芝加哥的家, 就把Frida放在了壁炉边, 非常的不协调。我的房子是新房子,完全是现代派的审计。我又是个“Less is more”的信徒,家具也是非常简洁的。壁炉是黑色的大理石嵌在了墙上,边上是一个半人高的直线透明花瓶,插了一枝乳白色的梅花,地板是浅色的枫木, 这个皱巴巴的, 穿花裙子的Frida 好像一个乡下人来到了大城市。

可我无法不去看她, 也算不上一个漂亮的女人,低着头,欲说还休。。。我不知道她是力量,还是激情,或是悲哀。。。 这个小小的女人让我心痛, 怜惜和震惊。

她说过,车祸和丈夫是她终身的诅咒。可就是躺在床上,浑身钉满的钢筋和石膏,她也是满头的鲜花;她爱那个也是画家的丑陋的男人,把他画到了她的额上, 抱进了她的怀里, 一生一世,没有止息。

她的画是她生活和故事, 流产的孩子,血淋淋的床单,绑在钢夹里的乳房,她被命运的大手揪住不放。可爱情却是无止无熄, 痛苦也是五彩缤纷的美丽,一如白鸽,果实,麋鹿和花朵。。。只有灵魂,可以遨游世界。。。

Frida临死前在日记中写道:"我希望离去是欢乐的 – 我希望永不回来…“

Love Affair

我找不到合适的中文去翻”Love Affair”, 是因为中国人不言爱,陈丹青说过,中国人只有“情”,没有爱。。。我同意。

但是我喜爱这个英文字,第一次读到它,就觉得非常有力,执著,好像是我心的角落。是在说一种不去不饶的,无法中断的,单相思的爱和激情。。。 太光明正大 的爱好像不是爱,而是一种修饰过的,符合道德的说法,我从不相信。真正的爱都是欲罢不能的,无法启齿的“affair”, 秘密的,内在的。。。

慧元 这段写得真好,偷过来:-)

今晚这场,是著名的西蒙大人出场。今年没有去年那么惊奇,因为我已经习惯他的样子了,矮小驼背,脖子歪着,走路几乎要摔倒,弹琴大声哼唱,比GG还GG,音乐厅中间的人都能听见。曲目仍然是主流的硬家伙,不过今天的车尔尼Op.33变奏曲倒是头一次听。其中小小的串音让我激动得心狂跳。那是典型的浪漫情绪,短促、俏皮、愉快、不深刻不留恋,蜻蜓点水一下就走。我渐渐发现一个小小的奥秘,就是装饰音和经过句,在浪漫作品中是区分一流二流的分野。这样说当然也很粗糙,但是装饰音是如此重要,它要轻轻漂浮,落得稳妥,要缠绵并且清脆,而经过句要明亮并有深浅,好象古希腊的雕塑---明明是石头,能雕刻出肉的效果。这就是大师了。西蒙在我眼中的胜算也在于此,每次我听到那么美丽的经过句,总是毫不犹豫地被他说服,也被他的音乐征服了。

我打印了贝多芬109拿去听,真是漫长的曲子。我一直相信,西方古典音乐的人文性主要来自贝多芬。它复杂到疯狂、期待英雄气概、艰苦不屈、执着到底。西蒙在台上无言地弹奏,我内心悄悄替他过度诠释一下:是不是这个古稀之年双手曾经骨折的老人,靠着音乐的精神奋斗会舞台呢?

最后一首是肖邦C小调幻想即兴,OP66,也是弹烂的曲子。肖邦的气质,是真正的高雅,尤其是,有压抑有撕裂,但跟柔和妥贴的呼吸、细腻富于变化的旋律结合在一起,有一种寒意中的慷慨。特别是很久不听肖邦的我,今晚感受格外强烈。西蒙有个特点,是结尾大家用力的和声,他却轻轻带过。有意思。

被抛弃了吗?

这几天在做phone interview, 忙得也顾不上想。可那种被抛弃的感觉却时时挥之不去, 没有时间和朋友们谈话,写信。。。也在咖啡上看不到。。。 想Lucy, 浮生。。。还想。。。 有时候会很难受。。。

对roger 说,我受不了。。。他说,你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谁也没有要求你非要那样。。。我说是。。。他说,轻松下来,慢慢来。。。我说我是厌倦了,他说都是暂时的。

湖水很蓝,树已经变成金黄的了,却不凋零,颜色很美,很浓。。。生活中如果没有那些压力,才会更好。

Sunday, November 4, 2007

最美好的日常生活

这个周末也够depressed, 好几个人被Motorola 解雇了,因为效益不好,他们在那里做了很久,出来后就非常不容易再找工作,IT 的工作就是如此,一天到晚要up to date. Cindy 的先生得癌了,他是个工作狂,一定要死在岗位上。他们很少在一起,我根本无法忍受这种生活。洁华的公司卖掉了,她是高级主管,位置没有了,虽说现在市场不错,可换一个工作也是辛苦的。生活的压力非常大,美国梦也是噩梦连连。

我自己也在找工作,我一到这样的时候就万分紧张。Roger 总是说我,可我无法轻松下来。我心太重, 思虑太多。。。

慢慢地洗碗,为妞妞做菜,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感到平凡的生活非常的珍贵。我想那两个男孩子,最美好的日常生活也不过是孩子们在一旁玩,笑,为他们做饭,看他们吃的很香。。。一家人平安健康。

人类还能再发展吗?

昨天晚上,我去了一个party, 到场的男士都是芝大或UIC 的科学家们,有一个刚刚研究出来了一种使心脏减速的药,还被芝加哥论坛报报道了一番,另一个是搞白血病的stamp cell 专家,还有搞材料的,搞。。。

那个搞材料的专家刚刚在芝加哥的华人报纸上发表了一系列封建主义是最完美的社会结构的文章。 他认为:中国只有秦以前才是完美的封建主义,秦以后就是资本主义了。他满怀诗意地写道:小农经济,日出而作,日落而歇,春种秋收,男耕女职,自己自足,一家老小,常相厮守,尽享天伦之乐,又享人与自然界的和谐。。。。

尽管七月正在和到场的女士们家长里短,婆婆妈妈。 可确实对这封建之美万分向往,尤其近来被资本家压榨的苦痛不堪,披星戴月, 所有的剩余价值都被挤干,七月的理想生活就是如他所说, 当时,我满脑子就是黄梅戏里的《天仙配》。

晚餐丰富多彩,stamp cell 专家 又寓言,人类的末日快到了。尽管这个专家也是个基督徒,可他的论点倒也不圣经, 而是从他的科研出发。他说,人类的发展已经饱和了,在20年的时间里,温饱问题已经过渡到肥胖问题,这说明人类已经到了顶峰开始走下坡路,而他的科研成就表明,人的衰败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所以,现在的人类只有毁灭,才可能有新的空间重新发展。

心脏学家热烈地支持stamp cell 专家的观点,他说科学家所作的一切,都是在人类垂死挣扎之前的一丝安慰, 但也无济于事。。。人类的宿命就在眼前。。。

七月不甘心的问,心脏减速也不能长生不死?不得癌也不会延长寿命?七月天天精打细算,决不让自己重一两一钱。。。也跳脱不了毁灭的下场?

专家们都告诉我,不会的。。。

七月只好说:阿门。

Sunday, October 28, 2007

卡萨尔斯拉, 卡萨尔斯拉

在慧元那里又读到卡萨尔斯拉。想起我第一次听他的Bach的大提琴无伴凑。我的音乐知识少得可怜,所以尽量不发表任何的议论,也不至于露怯。 大提琴知道得更少, 也不过马友友。 可第一次听卡萨尔斯拉却把我吓住了,他好像是在拉锯, 而不是拉琴,琴声干涩,嶙峋, 好像干枯的枝丫。但我的心却被这琴声锯裂,里面有泉水流出, 似乎是拼了性命在寻找什麽,非常坚韧,执著,不屈不挠, 全然不顾。。。

从此以后,我不再听马友友。

Saturday, October 27, 2007

对我好一些吧,我需要

这个项目做的我自信全无,人和人之间的仇恨让我心酸。每天晚上从梦里惊醒,就是没完没了地烦恼。活到了这个样子,就实在对不起自己了。我不明白后工业社会为什麽会这个样子,财富越多,越贪孪。

为什麽Tom 每天面对这样的客户,依然信心十足?他说这是挑战,我看这是有病。我太敏感,无法适应这样的环境,只有一走了之。我的生命有限,不能这般浪费。

我发现了一个真理,越是高贵的诗人越自虐,和现实不妥协, 坚持所谓的真善美。。。 哈,包括我自己。诗人的天性大概如此。我就一定要坚持到完全的失败为止。

可和现实妥协了就快乐了吗?也不是,不过是比较安全和平安。没有太多的折磨。

在最难的时候,我想,一切都会过去的。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人性中那种温暖,怜惜多麽的美好和必要。

我会很诚实地对某个人说,对我好一些吧,我需要。

孤独

孤独就是你对自己的存在的强烈感知,也是你对自我和非我的边际的感知,我想。

周围空寂无人可以孤独,但如果你在忙碌,没有功夫感知或者没想到去感知、没有感知的习惯,就不会有孤独感。人群中也可以有孤独,那是当你意识到自己和别人非常不同的时候。如果你和人们是一个整体,也自然没有孤独感了。

这句话是我从慧元那里偷来的, 因为实实在在是我现在的状态。

半夜醒来,特别是在旅馆里,会有一种极其强烈的悲哀,好像一切都离我远去, 一切都把握不住,一切都无能为力。

当人在极限的时候,会觉得非常渺小无力。

我在熟人中才有孤独的感觉,陌生人中却没有这种感觉。我喜欢自己在一个陌生地方的那种孤独,因为那时自己面对世界。

我从来不喜欢太热闹。晚上在家,只要家里有人就行,却不需要说话。可家里没有人,就非常的不舒服。我想这是任何人之间的space.

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我在花很多时间做垃圾


咖啡上那组新疆的照片美的让我心碎。我最喜欢那张两头牛(羊)的那张。是茫茫原野上相依为命,母子情深的相伴相随,天荒地老,海角天涯。。。生命在无垠里是渺小又庄严的。大自然对我永远有宗教般的净化力量。北方的扩大和南方的温柔都是我的底色。这组照片使我有了新的力气。

我非常生气地知道我在花很多时间做垃圾。今天,告诉Jetish 我写的程序在real world 根本没用,花了很多的时间,全是浪费。他也知道,却还是让我做。我一想是为了赚工资,也懒得罗嗦了。公司的股票最近长得很好, 我的那些option 也长了4倍, 其他陆续买的也double了,我最近财迷心窍的不行,就希望有朝一日不用工作了。

妞妞给我打电话,欣喜若狂地告诉我考试很好。

Tuesday, October 23, 2007

看夕阳如何慢慢地落下

这几天在site, 办公室在一个巨大无比的仓库里,根本连路都找不到,又不停地下雨,烦极了。今天下了班他们去happy hour 了,我回旅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那种孤独感,却是我喜欢的。站在旅馆的窗子边,看夕阳如何慢慢地落下, 高速上的车,成片的田野。一个人在房间里很安静。我其实不怕孤独。

这几天和Andy谈了很多话,他很不理解我为什麽总不能完全替自己想, 做一个非常快乐的人。其实,我心里最明白。说到底,是慈悲。不忍心看其他人因我而不快。我恋旧,又处处替别人想,有时候把自己逼得很苦。 但也不是就不快乐,只是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快乐罢了。也不是没有回报的。别的不说,谁去家里,都会说我被照顾得太好了,除了工作,其他的事一概不用管的。姚晨对我也好啊。人生苦短,就是回忆也留下好的就可以了。

今天听Waliy 说公司的策略,故意缩短项目周期,就是逼大家work around clock。 现在的商业社会竞争的十分残酷。公司最近不错,上面想借此卖掉罢了。不就是一份工作吗?周末把钱拿回家就是了,我现在可是一点抱负也没有。

Sunday, October 21, 2007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文取心送了一个E-过来,就这几个字:你还好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看得我眼泪滂沱。最近太艰难了,人就很脆弱。

昨天一早,Roger 要去医院取血样,这是天天的惯例,平时根本连问都不问。可这次就不行,说了三遍,取完了马上回家,我煮咖啡等你。后来花了一个小时帮我写了今年诺贝尔生物医学奖的回帖。

咖啡最近火得不行,我直害怕。玛雅说,到这里来的人谁不孤独?可真正的孤独还是面对荧幕, 等着一个名字的出现。。。

明天又要去OH,晚上给妞妞烧了鱼,炒了豆苗, 我做菜的标准就是她喜欢吃。

看Lucy为我刻的大南瓜,又是眼泪成河,我最近忙得没时间和她说话,只是跑到文学城去看她的博格, 心里最羡慕的就是她。她胜似我的姐妹。

LM 说,他天天在网上陪我玩,让我开心。。。55555, 我的这些咖啡客啊。

神啊,我真软弱。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You are my Fado

这两天,简直是穷途末路的感觉。不过,我倒想得很开,就算尽力而为吧,也只能如此了。

周二和姚晨,绿茶去看maraz 的Fado。唱得太好了,她是半个非洲人,非常漂亮,声音是天赋,充满了激情,舞跳得也好, 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明亮,妖娆,性感,激情,却又优雅的女人。Fado 带有浓厚的非洲情调,直接,饱满。 姚晨喜欢的不行。说她的声音变换无穷。maraz说, 葡萄牙人对爱人说:You are my Fado―――你是我的命运。

昨天下了班,让Roger接我去吃饭,然后看《色,戒》,电影院正好在Fox&Obel的边上,这是芝加哥最好的高级食品店,它的咖啡也好。我要了一个大汉堡,牛肉非常鲜嫩,豁出去了,也不怕胖了。咖啡里灯光柔美,情侣们笑声盈盈,店里一派秋天的丰美和华丽。那一霎间,我有泪流下,不论有多少痛苦和失望,生活是珍贵和美好的。而一切的挣扎和爱,都是值得的,是生命的一部分。这个夜晚,我坐在一家漂亮的饭店里,望着窗外暗蓝色的天空,和这个城市,知道我自己,会热爱这个世界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电影还好看。两人演的都好。在绝望,恐惧下的肉体里有无限的激情和温柔。

今天一早起来,心又烦了,想着痛苦的工作。在家,没去办公室,可也写了一天程序。下午,下起了冰雹,做饭。。。

Yes,You are my Fado. 

Monday, October 15, 2007

想做一个大南瓜

我的生活已经悲惨的不愿再说了。Tom 急得发野,骂Jetish,Jetish对我说,他时刻准备被Fire,我的面试全给推掉了,再难受,也不能扔下Tom不管,不论如何,Tom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之一。

可这日子实在是苦不堪言。今天天气好,市政广场上的南瓜节开始了,搭起了小鬼屋,喷泉也变了橘色,一排排漂亮的南瓜堆在那里,在温暖的秋阳下放着美丽的花花绿绿的光芒。

突然就想做一个无忧无虑,心宽体胖的大南瓜,被一个温柔的男人抱走,被他做成Pie,通过他的胃,变成他的肉,成为他的心。

:-)

Sunday, October 14, 2007

该如何办哪???

去姚晨那里弹琴, 今天让他给我弹,听得我绝望的想自杀。好在我弹琴只是为了防止老年痴呆症, 而不是为了当钢琴家 :-)

因为周二要和绿茶,姚晨一起听Fado, 我还没见过绿茶哪。她的文风 很funky, 很辛辣, 可姚晨说她实在是一个安静的人。在芝大读了8年的PH.D, 还不知何时能完。这里的教授都是天下最忙的人,根本不在乎学生,她也烦得不行。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是啊,我们每个人的烦难都是无比艰难,可在旁人看来,也是自找的啊,我为工作烦,压力无边,困难重重,她为学业烦,前途渺茫。。。 为什麽啊?

说道底,就是欲罢了,或者叫追求。一定要些什麽。。。 要做好工作,要拿到学位。。。

其实,生命是脆弱不堪的。人的欲望也是随遇而变的。 明白其中的道理,不要太过于执著,很多时候,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

今天买的药来了,两个大箱子。为他父母买的那一箱子该如何办哪??? 我想不好。其实,我心里的感情是非常温柔和实在的,就是觉得茫茫世界有个知音不容易,愿意好好珍惜罢了。可很多时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我又很怕给人添麻烦。

觉得非常的孤独。。。

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太太万岁

WOA 最近不正常,到了中年危机最严重的阶段,每天要和我探讨爱情和婚姻的关系,我被他搞得哭笑不得,只好实话实说。没有离婚,不想离婚就不要想入非非,到头来害人害己。住在城堡里是舒适的,尽管有点boring。 他不甘心,又在强词夺理。我说好,你来芝加哥吧,我见你。他说可是如何去哪?有人会问啊!我说那就对了,既然是这样,还胡思乱想?你没听touche 说胃比哪个地方重要吗?他又说这样生不如死,我说是吗?

正说着,他要下线了,太太来电话,要他去接儿子。我笑死了, 说,顾你的胃去吧。 他很恼火,说到底太太就是胃。可不,胃多重要啊,不信,饿几顿试试。

我也是个太太,正在和先生讨论如何刷房子。 虽说是新房,可也住了4年,墙要刷了,地板也要磨了,卧室的地毯也要换了。自己懒得做,要请人,算了算,大概要7 千块钱---正好是这个季度的奖金。

总的说来,我实在是个好太太。至少还没听过先生的抱怨,说谁家房子干净了,孩子漂亮了,菜好吃了。倒是听他说谁家厨房一摸全是油,菜太咸, 房子太黑。。。下午出去沿湖走着,路边的山楂树上果子累累,我爱吃,他给我揪。 看他以前很浓密的头发稀了很多,知道岁月的凄厉。一路走来,全靠慈悲。

太太万岁。现实生活里,慈悲比爱重要。

痴迷

网上在谈李安。我觉得文取心讲的到位。 首先,这是艺术家谈艺术家,第二,这是男人谈男人。

一般人的思维和艺术家是截然不同的。平常的生活中讲的是真实,比如,如何赚钱,如何成功,为了现实的利益必须抛弃很多内心的需要;而艺术家追求的美,美和现实是不和谐的,美的最终出路是死亡,只有死亡使美永存。

李安的《断背山》, 与其讲述了一对同性情人的故事,不如说是坚持真爱的下场。谁也无法走出现实,可也无法真正放弃渴望和爱---也就是痴迷。李安总是把一种在绝望中的坚持推向极致, 以死为结局, 来凸现人生的残酷。。。但真正的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谁不在每天为了柴米油盐放弃生命的本身?

文取心自己又何尝不是?现在老了,当年也该是个豪放浪漫的人吧?我在旧金山见过他,他在街上等我,我有些失望,因为那天他实在穿戴得太整齐了, 倒像个小开。 我们去星巴克喝咖啡,他讲他前妻的故事。他是个艺术家,而她是个成功的白领,两人的差距是一个太爱世界,一个为艺术而活,他靠卖画生存。他小心翼翼地问我,愿不愿意到旧金山生活。我没有说话。。。 那时候,我在旧金山,心里只有一个人,给我全世界,也不去。

我自己未尝不可?前几年很热衷于做一个成功的白领,也相当成功。突然,有一天,厌倦了,血液里对诗歌,写作,艺术的热情又回来了―――也是痴迷。我还是爱钱,可为的是换取自由。昨天我对WOA讲,我要像个法子去过另一种生活。

我以前对一个人讲过,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很多的layer,我总是很惊讶你内心里的很细微很丰富的感受和情感。。。有时候我觉得他并不很知道他自己,所以在现实里并不会感觉到尖锐的对立和痛苦, 所以他会选择现实,而我会走出现实。

艺术家和一般人的区别,除了才能以外,就是敏感的程度。艺术家都是心灵的流浪儿,他们的归宿不是家,而是他们所创造的艺术。

Thursday, October 11, 2007

这个早晨这个城市美地让我心碎

一下子就秋天了。早晨,风刮得紧,不愿起来。想着夜里的那个梦。开车经过了一个曾经繁华,却已凋谢了的小镇,有一大很大的商店,好几层楼。可是全部空了,尘土,蜘蛛。。。还可以开车进去,一座楼里就我们两个人,他开车。没有灯,只有天光从窗户里透进来,看得见屋顶上缀挂着的老式吊灯和风扇。这窄窄的车道,竟然像过山车一样惊险,忽上忽下,在半明半暗里旋转。。。 我总是喜欢做这样的旅游,喜欢过一个个无名的小镇,看downtown 上那些小小的店铺,橱窗里陈旧过时的摆设,路边的房子,教堂,街上偶尔经过的人,想想着他们的生活。有时看一个老女人目无表情地坐在家门口,去猜想她有过的青春和美丽, 她生命中的男人。。。

出了家门,地上已经铺了一层落叶,草还是绿的, 也开始泛黄了。坐在车上,因为刮风,密执根湖水变成了铁灰色,泊浪拍岸,天空是海蓝色的,浓浓的云团象绵羊一样,很低,downtown 的那些高楼刺破了天空,像是一个个海市蜃楼, 一点点红色的霞光穿过,就象被剑刺破了,有血流出。。。这个早晨这个城市美地让我心碎,是朝阳如血,云霞如梦。

我心也痛的流血。。。

Tuesday, October 9, 2007

所有的故人都像日子,都像叶子

今天,和wally 聊聊天,心里舒服了些。原来大家的感觉都是同样的,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和压力,这几天慢慢地平静了些。 但是,路还是要走的,总要为自己找到一条最合适的路。

今天一个recruiter 找我,15万去不去?不去,我现在不想挣钱,想轻松, burn out. 又一个VP 找我,有一个旧金山的大项目,也不去。

晚上回家的时候,等了很久的车,心里想着事情, 突然想起了一句诗:

“我一生只爱过一个人
一个伤害我的人
一生只伤害过一个人
一个爱我的人”

又接着想,所有的故人都像日子,都像叶子,过去了。既然生命就是一个瞬间,那生命中一切就更是一瞬间了。这个晚上马上就会过去,一生也会马上过去。。。可是过去的日子,叶子和人都是让人神伤的,因为是生命的流失。

晚上做了一个松仁蛋糕, 没有牛奶和鸡蛋,用水做的。

Monday, October 8, 2007

我需要安静

今天,是公司的假日,可在家也干了一天活。心里烦躁的要命,也很sad, 不过现在是非常自制的。无论多难,咬着牙也就过去了。

晚上,因为妞妞要回学校,给她做饭。蒸了一个蛋羹,可是太老了,水放少了, 肉馅又放多了。 又炒了一个毛豆,金菇和豆丝。 芝加哥这几天很热,好像夏天过不完了。真是个苦夏。

断断续续的弹琴。

这几天坐车,总是看到一个中东的女人,嫁了一个黑人,有4个小孩子。 女人很朴素,可很漂亮,也很年轻,从不烦躁,总是笑眯眯地望着孩子们。我喜欢看她的脸,知道她心里一定很宁静,很安详。 凡是能让人安静的东西都好。。。比如,泰戈尔,秋天,巴赫。。。

我需要安静。

Sunday, October 7, 2007

我的女朋友们

早晨,去姚晨那里上课,他不满意。哈哈,对不起了,我实在没时间练琴。坚持着,一是为了不想放弃,也为了让他赚一些钱吗 :-)知道他最近没学生。倒是他对我说,他妈妈也每天来咖啡,让我大吃一惊。 看来,咖啡还真的老少咸宜,海内外同庆:-)我开他的玩笑,现在咖啡每天有3百万来访者,也就是至少3百万人开始知道他。 青年作曲家出名多难啊,全是我的功劳。

然后去教会,看红梅瘦成那个样子,想想可怜,女儿现在跟老朱和他的女朋友, 她中国的家里也几乎没有亲人。尽管很忙,我还是让她和我回家,至少有个人说说话也好。我们一出来,就碰上周静,她最近又结了婚,嫁了个美国推销员, 好久没见,才觉得她老了许多。 她和我一起到芝加哥,然后,就和丈夫闹,当然不是她的错。折腾了10年,终于离婚了。其中的辛酸我也都知道,因为她儿子是妞妞的同学。我们站在太阳下聊天,我说我很累,想在家做一段时间的家庭妇女,休息一下。她们就说我实在没有不如意的地方, 要什麽有什麽, 就算累,也就辞了工作就是了。我说是。可我又想,人的性格就是命运,我工作的那麽辛苦,对人也尽心尽意,也是我该得的。当初红梅找过我好几次,说老朱只听我的,让我劝他。老朱说了,他想要得红梅一点没有,不上学,不工作,不读书,不打扮, 家里乱哄哄。。。好了,现在,红梅读了书,还在读PH.D, 也开始打扮,可太晚了。。。 周静也不读书啊,好在她算漂亮, 算是有人愿意娶她。

相信爱情吗?那只是一瞬间的事。现实的力量比一切都强大。尽管你漂亮,能干,体贴入微,坚贞不二。。。人能靠的最终还是自己。

不过,我是应该满足,用现实的标准,我真的应有尽有:体贴体面的先生, 美丽聪明的女儿(最近又和我好极了,也不反叛了),优雅舒适的家(每周要花好几个小时清洁),漂亮的summer houses(可需要花很多钱维护), 高薪的工作(尽管累得贼死),那麽多可爱的朋友,还有一点一般人所羡慕的‘才华’, 不丑不土不胖。。。 不是说,数算神的恩典吗?我是应该数数。

我看张爱玲---我看《色,戒》

张爱玲是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可怜女人。她对胡兰成的爱从开始就是绝望的。即使是在他们最热恋的时候,胡也是朝三暮四,顺手牵羊的。他甚至在张爱玲面前,和张最好的朋友苏青眉来眼去,张爱玲当作没看见罢了。

你可以说张爱玲深爱着胡兰成。但我是这样看的:张爱玲一生没有得到过任何爱,父母几乎从来没关心过她,唯一亲近的人是姑姑,可姑姑也是个脾气古怪, 小气悭吝的老处女。张爱玲的世界是破碎支离的, 现实中非常低能,又聪明绝顶, 既自卑又自傲。胡兰成是个才子加流氓,他对张爱玲和对一个青楼女子并没有不同。可这对张爱玲,是她一生唯一的一根稻草,唯一的一点点爱。

她不是上了胡兰成的当,而是明知山有虎。张爱玲并不是一个清高纯洁的爱情之上者,这从后来她对赖亚的态度就可知道。她不过是从胡兰成身上想抓住唯一一点点实在的东西---爱和性,即使是多麽得不完整。胡兰成给张爱玲的伤害 也许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般深重,因为结局是早被张爱玲明晰的。而这却更加深了张爱玲这个人物的悲剧性,比被胡兰成伤害的悲剧更深邃的悲剧----她是一个一生无爱的女人。

张爱玲笔下所有的女人,都有她自己的影子,曹七巧,白流苏,王佳芝。。。都是在绝望中要抓住唯一的一点点实在的东西。七巧是钱,流苏是男人,王佳芝是性。而张爱玲自己,是胡兰成, 后来是赖亚。

所以,我觉得李安和龙应台在这一点上都没有理解张爱玲。

Saturday, October 6, 2007

人性的需要

昨天,Kerwin IM我,他写道:honey, are u all right? 我非常的震惊,尽管我们几乎天天IM, 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会无所忌惮地在公共场合搂住我,反正他是个gay, 根本没有人会说他对我太亲密。可他从来没用过honey 来称呼叫我,只是叫我July, 就像Mike 叫我Ju… 我说,太stressful了,Mally is very talkative。 他说,他厌倦极了,这个project根本无法作。我突然明白他的压力不比我小,他因为天天在客户那里,更厌倦。

人在最孤独,最艰难的时候才需要朋友, 感情和支持。我喜欢软弱的人,喜欢诚实的人 ; 喜欢对我有所需求,需要的人。如果一个人在我需要的时候躲避我,也不需要我,我想也根本无法作朋友的。人可以很算计,也可以很大方。真正的朋友是互相需要的,如果有一方不需要,根本不能持久。

生命不能承受其重

中午,带妞妞去中国城做头发,又吃饭。 边上是一家中国人,夫妻大约30多岁,一个女孩5,6岁,儿子3岁左右。我喜欢看这样一家子的人,因为很真实。他们要了很多菜,女孩子乖,男孩子淘气,在桌子下爬来爬去。爸爸很老实,一句话不说,妈妈比较急躁, 还是湖南一带的人,说话又急又快。这顿饭吃的辛苦, 父母好像很累,不说不笑,坐在那里等菜,菜来了就吃,除了儿子,一家子都很严肃。很boring, 穿的也很一般。

要我来对付这样的生活,我大概还真的不行。妞妞漂亮, 以前带她出去,大家把她当娃娃看,现在也是漂亮。所以,即使是她很小的时候,也有很多琐事,至少,别人不会觉得我们很boring, 倒是像那种书里的美满幸福的家庭,一家人都算漂亮,时尚。

但我真得很佩服这样的人,生活就是无数琐事,尤其是孩子多, 唯有忘我。像我这样的人,也只好减而化之了。生命不能承受其重。

Erotic Poem

这两天快累死了,可越发睡不好。夜里,干脆爬起来上网,结果,woa 也在,索性聊天。

我说你的聂鲁达翻得好,搞得我读了一夜他的诗。

他说那是色情诗啊。

我说真正深刻的,美的,有诗意的艺术都是色情的。不带有欲望的relationship根本不是深刻的。有一天,我还想你,可没有欲望了,就说明我们完了。一个人回归与到无欲的状态的就没有创造力了。最多,能过个平静的日子罢了。

他说非常喜欢我写给Irene 的诗。desperately beautiful…and erotic…

我说你说的对极了。 我喜欢的诗,歌都是这种类型的。Fado, Blues…full of desire and pain.

他说他也希望能写给谁这样的一首诗。我说写给你丈母娘啊,他说那只能写成打油诗。笑死我。

他又说touche 现在soft多了,因为我。我又觉得可笑。玛雅也说了同样的话,前两天浮生也这样讲。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喜欢我和他的对话。

哈哈,我喜欢那个刻薄的,犀利的老氓。 他其实是心很软的一个人。 我们是互相敬的。以前,只是没人敢和他叫板而已。我不喜欢温吞吞的人,我喜欢有棱角的人。

我的Erotic Poem:To Irene

Wednesday, October 3, 2007

touche一番议论

Andy 这几天对我说他要把我的诗谱成曲, 他做了一辈子作曲家的梦了,大学都不要了。我把诗改了一下,放在咖啡上了。于是,引来了touche一番议论。

其实,人感受苦难的敏感度和经历有关。因为家庭的关系,我从小是备受歧视的。在苏州,被奶奶抱着看万人批斗爷爷,又和姑姑,叔叔, 爷爷和奶奶一起,被赶出苏州,到苏北盐城,直到80年才回到北京。如果没有这种经历,我想我也不会如此敏感。

苦难可以使人变得粗糙,练就一付钢铁心肠,也可以使人变得柔软,更加富有同情心,更加大度。我不过于生俱来属于后者罢了。

性格就是命运。人可以很自私,也可以很想念别人。自私的人当然不吃亏。 就像去爱人一样,可能会被别人抛弃。 很多时候,只是一种选择罢了,也无所谓吃亏占便宜, 心理占不占优势。。。 说到底,只是人的世俗心理。

老氓(gadfly)叔叔说过:心要有弹性。 这句话我欣赏极了。不过,我是这样想的:心要柔软,但不可沉浸在哀伤里。不懂得哀伤的心是可怕的;可不能自拔的哀伤是可怜的。

Tuesday, October 2, 2007

这样的生活

7点了,办公室里的人都没走,这样的生活。现代IT就是这个样子,技术越来越复杂,竞争越来越激烈。 人们能做的就是消费宝贵的生命。

回家的路上,天完全黑了。星光和灯光交替, 路上的行人很少。突然,无比的悲哀吞噬了我。这个城市早晨给我力量,晚上,让我跌倒。

晚上,突然财迷心窍,一定要算算我一共有多少钱。。。 算完了,才发现我有不少,可是都不能动,不是房子就是股票。 觉得很可笑,人辛苦一辈子,就是为了老死。

我要爱惜生命。

Monday, October 1, 2007

10年了

在回家的路上碰见Mike, 吓了一跳,认识他10年了。刚到芝加哥, 第一份工作就是和他一起做的。那时候,他在苦恋着Kristi。 他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我大叫:Mike! 他一把把我抓住,让我对着电话说“hey”, 我问是谁?“Jacob”…. 天哪,10年前认识的人还是做着同样的事,他还没结婚,还一年又一年的做着contractor, 钱也不比那时赚得多, 因为那时是IT‘s Heyday。。。 我们互相看着,他说:“Ju, 我喜欢你的发型”。我问他在那里,他还在BlueCross。 他要赶火车了,说:“Give me a hug.” 我们拥抱分别后,他走了几步,又回来了。“One more hug, Ju,就你对我最好” 。 然后,他一边向车站跑,一边回头说,“我打电话给你 ”。

10年了。生活一天一天重复,人一天天老去。

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Suffering

因为最近一直在suffering, 想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

这是实实在在感受到的Pain, 身体都是紧绷绷, 每天早上一醒来,就觉得很消沉,不想起来。。。 大街上的每个人似乎都幸福愉快,只要我。。。

也清楚地知道,这是因为压力太大了。如果工作到了这个地步,只有换了,生命短暂。

可是,生活中经常有这样的时刻,生离死别。我一直不愿放弃我的感情,也并不是需要得到什麽实在的好处,而是觉得人的一生应该有这样的一份依靠,有一份实在的真情, 既然有,就要好好珍惜。

今天,红梅对我讲, 女儿又被老朱要了回去,老朱的新女友也很漂亮。。。看着她痛苦的样子,觉得我的suffering 只是普通又普通的。Victor 对我讲工作如何难找,他都60多了,前几年的存的退休金因为朗讯的倒闭全没了,一直要兼职工作到能拿社会保险。。。

是啊,每个人都在忍受地上的劳苦,或多或少,有时强烈些,有时平淡些。。。只要身体健康,衣食有着,亲人平安,就要好好感激。人在这个地球上的日子一晃既逝。也应该对陪伴我们的人,充满了感恩的心。

我觉得很平安了。只是应该尽快地换个工作,不再为那些事愁烦。

李斯特到底好不好?

今天,和姚晨讲李斯特,他说,李斯特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一边说还一边弹匈牙利狂想曲。真难,手的跨度那麽大,那麽激烈,那麽疯狂。其实,这正是我要说的。李斯特是个poet in the heart, 他有一种波西米亚 的疯狂和不羁, 还有内心永不安息的骚动, 混乱, 一辈子都和自己,女人纠缠不清, 变幻无常。而这一切,使他的钢琴远比其他人复杂,深刻。很多人说他是个技巧狂, 喜欢标新立异,花里胡哨。我却认为那不过是试图表现他自己的矛盾和困惑。他绝然不像德国人的严谨, 奥地利人的甜蜜,但却有着东欧人的诗意,忧郁和大气。

这个周末花了很多时间走路。音乐系的校园里青藤缠绕,苔藓弥漫。在阳光下,觉得那些紧张忧虑是生活的毒液, 可又挥之不去。非常的渴望在这种天气里,头脑空空。洛克菲勒大教堂的钟声在空气里荡漾,高高的塔楼上有燕子盘旋。 57街上是一年一度的大名鼎鼎的芝加哥儿童书展,犹豫着,不知到底这样才好。欲罢不能地,还是买了几本少儿历史书,一本鸟类的图书。

Saturday, September 29, 2007

保罗. 策兰之死

今天天气真好。去湖边。 先到了point, 湖水是碧蓝的, 草地依然青翠,野山楂鲜红的果实累累,墨绿的枝叶闪亮。可到底是九月底了。有的树已经开始变黄凋零了,片片落叶在阳光里飘浮。有人在湖边读书,遛狗。 过了沙滩,到了博物馆的后面,才发现是一片Purple Martin的鸟巢,这是一种北美的燕子,一条小河,可能是1893年为了建哥伦比亚博览会,人工挖的。 河水的颜色是浓绿的,几片浮萍, 有人垂钓。岸边的树层层叠叠,遮住了天空, 几株红叶特别醒目。粉色的玫瑰,金黄的菊花和粉兰色鸢尾花开满了一地,可半人高的棉花草却有一种荒芜的凄凉。 望过去, 河没有尽头,一座三孔的石头桥横挂两岸。

不知为什麽,河水和石桥就让我想起了策兰,想着塞纳河,想着他在1970, passover那一天,49岁的他,从他的几乎没有家具的寓所走出来,跨过了Pont Mirabeau 桥,走进了塞纳河, 自沉了。没有人知道为什麽,什麽时候。一本赫尔德林的自传打开在桌子上,他用笔在下面一行字上画了一道:

“有时,这个天才走进了黑暗,沉没在他内心的苦楚中”。

他写过这样的一首诗:

Water needles
Stitch up the split
Shadow---he fights his way
Deeper down,
Free.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黑头发,黑眼睛的女人们

晚上,突然想去附近的一家墨西哥超市,两个月前发现的,就再也没去过了, 也不想买什麽。

因为很晚了,接近关门了,客人还不少, 主要是墨西哥食品。我喜欢墨西哥的水果,个个硕大无比,汁浆饱满, 我多叫不上名字。买了4个紫色的Cactus, 仙人掌的果子,皮上有棕色的斑点,皮也厚, 里面很软,很甜。还有青红的芒果,红艳艳的石榴,黑黑的牛油果。

那里的墨西哥女人都是粗壮的,皮服黝黑,头发也是黑的,眼睛亮亮的, 眼睛里都燃烧的无法抑制的激情和欲念。她们个个都像大地的女人,有着蓬勃的生命力。 买一车食品,很多肉,奶制品, 好几个小孩子。 有个柜台买炸肉皮,腌肉, 让我想起了在南京读书时,路边的小店就有炸肉皮和熏鸭。。。 那个店里的花草都生的茁壮, 就像那些女人一样。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拉丁民族普通的女人,个个都sexy, 不管漂亮不漂亮。sexy is an attitude , 一种原始的欲望,强烈的渴望,和长相毫无关系。 每次听人说我像西班牙, 墨西哥人,我觉得对极了。中国女人太纤细了,太平淡了, 实在不是我。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破茧而出

这两个月的日子像Hell, 没有一件容易的事。终于到了极限了,也突然柳暗花明了。我就是不能接受生活的变化,一定要这样,不能那样。可是,生活就是生活,不是这样,也不是那样。唯一的办法就是接受适应。

对,工作不顺心,总是在自责。今天,才明白了别人把你当奴隶,你还在为狗主子效力。去TNND, 我老人家还是自己为自己做主吧。还没有正式找工作,offer 就源源不断来了。 这一次,我要耐心挑肥捡瘦了。

还是很艰难地去舍过去的那份感情。今天,也突然明白了,只有坚守最真实的东西,才有可能得到最真实的东西。以前,虚幻的太多了。

总算破茧而出了。

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07

今夜我读策兰

今夜,我读策兰
今夜,风吹来了悲哀的水仙花
今夜是落叶的季节
雪白的牛奶如河水般流去
明亮的石头如沉默的伤口
爱情和树叶一起在秋天凋零
永恒的是冰冷的时间和死亡

我以为你的灵魂是我的旅伴
在露水里我们躺在一起
我望着星星对你描述天堂的炉火
却忘记了从这里到天堂的距离

今夜我和你告别
你从此消失,正如你从未出现
悲哀的水仙花飘落在我的心上
是时候了,我有过的春天幸福,夏天美满

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桃花扇

姚晨给我的昆曲1699《桃花扇》,好看极了。惊艳。唱腔,做工,舞美, 无一不好。

莫愁湖上 酒卖斜阳
The sun's slanted rays fall on the lake; the wine stands ready for purchase.
学金粉南朝模样
We recreate the ancient gl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莺颠燕狂 关甚兴亡
The oriole dips, the swallow madly wings. Ah, but birds care nothing for the fate of an empire!

侯方域(懒画眉)

乍暖风烟满江乡 花里行厨携着玉缸
The recent warmth lays a thin mist over the riverlands.
Among flowers we sip from jade goblets.
笛声吹乱客中肠
The melancholy flute troubles the heart.
莫过乌衣巷 是别姓人家新画梁
No need to wander where the old families once resided,
for their houses have passed to others.    

众歌姬(秋夜月)

深画眉 不把红楼闭
We beauties paint our eyebrows, leaving the gates open for guests.
长板桥头垂杨细 丝丝牵惹游人骑
Over the bridgehead, the thin and weeping willows lure the visitors on
horseback with their silken catkins.
将筝弦紧系 把笙囊巧制
The strings of our zithers are tightly stretched,and the pipesprepared for playing.

侯方域(锦缠道)

望平康 凤城东 千门绿杨
The courtesan's quarters, east of the ancient palace, are filled with trees in bloom.
一路紫丝缰 引游郎 谁家乳燕双双
Young men go leisurely riding, while swallows too fly off in pairs.

李香君(秋夜月)

香梦回 才褪红鸳被
I awoke from sweet dreams, and slipped out of my downy blankets.
重点檀唇胭脂腻 匆匆挽个抛家髻
Then I applied rouge to my cheeks and paint to my supple lips, before hurriedly coiling my hair.
这春愁怎替 那新词且记
But what can disperse this vernal sorrow? My maidenly passions find expression only in song.

众歌姬(梧桐树)

生来粉黛围 跳入莺花队
We girls were born to the courtesan's charms,
一串歌喉 是俺金钱地
relying for our livelihood on the sweetness of our voices.
莫将红豆轻抛弃 学就晓风残月坠
We cannot abandon ourselves to a suitor; instead we are consecrated to our arts.
缓拍红牙 夺了宜春翠 门前系住王孙辔
Sound the clappers slowly as we dance; no palace beauties can compete with our charms. Young noblemen hang their bridles at our door.

侯方域(缑山月)

金粉未消亡 闻得六朝香
As long as you are here, grandeur still lives! How it reminds me of bygone glory!
满天涯烟草断人肠
And yet as far as the eye can see, this city, once so flourishing, has grown barren.
怕催花信紧 风风雨雨 误了春光
Oh, how I fear the winds and rains will bring the flowers to fall too early, and diminish the radiance of spring.

侯方域•李香君(小桃红)

匆匆忘却仙模样
I can scarcely tear my eyes from your fairy-like beauty.
春宵花月休成谎
On a spring evening when the moon is bright, one mustn't make false vows.
良缘到手难推让 准备着身赴高唐
Benevolent fate has led us together, and will not lightly let us go.
Prepare yourself for the bridal chambers.

侯方域(梁州序)

齐梁词赋 陈隋花柳
In the Southern Dynasties, the pleasures of literature and leisure
reached their apogee,
日日芳情迤逗
and scholars cloistered themselves off from the world with their favourites.
青衫偎倚 今番小杜扬州
My beloved’s gentle weight on my shoulder brings to mind that glorious era.
寻思描黛 指点吹箫 从此春入手
I paint her ebony eyebrows, and teach her to hold the flute.
Thus do I let the germ of love mature.
秀才渴病急须救
Ah, how I have pined for love.
偏是斜阳迟下楼 刚饮得一杯酒
Now, the sun disappears behind the hills, casting shadows on my now-empty cup.

李香君(梁州序)

楼台花颤 帘栊风抖
Flowers quiver in the courtesan’s quarters, the curtain trembles in the wind:
倚着雄姿英秀
I lean against my beloved, strong and daring.
春情无限 金钗肯与梳头
Our love knows no bounds; for though I am only a lowly courtesan,
I needn’t perform a concubine’s tasks.
闲花添艳 野草生香 消得夫人做
The wildflower displays brighter colours, the untamed herbs
smell sweeter. Though of low birth, still I yearn for noble station.
今宵灯影纱红透
The quilts are blushing in the lamplight.
见惯司空也应羞 破题儿真难就
For, even though this were an everyday matter, I should still be shy,
let alone the timidity of the very first time.

侯方域•李香君(节节高)

春宵一刻天长久 人前怎解芙蓉扣
In an amorous night, a moment may stretch to eternity. Though we yearned to
be alone during the feast, we dared not retire behind these lotus curtains,
盼到灯昏玳筵收 宫壶滴尽莲花漏
as the water-clock impatiently brimmed over.

李香君(川拨棹)

不思想 把话儿轻易讲
Do not speak without careful consideration, or flippantly make promises.
要与他消释灾殃 也提防旁人短长
If you in any way help him to avert the disaster which threatens his
life, you will expose yourself to slander.

侯方域(川拨棹)

平康巷 他能将名节讲
A courtesan too may cherish virtue.
偏是咱学校朝堂 混贤奸不问青黄
Indeed, it is rather we scholars who have ceased to make moral
distinctions.
节和名 非泛常 重和轻 须审详
Virtue and reputation are no common attributes.
Where they are concerned, careful consideration is called for.

八靠将(点绛唇)

旗卷军牙 射潮弩发鲸鲵怕
Banners flutter in the first ranks. A wave of our
arrows would strike fear even in the heart of the leviathan.
操弓试马 鼓角斜阳下
We check our bows and ready our horses. The drumbeats
linger into evening.

左良玉(粉蝶儿)

七尺昂藏 虎头燕颌如画 莽男儿走遍天涯
With my great height and military prowess, my mighty arm and my leonine
strength, I have ridden to the ends of the earth.
活骑人 飞食肉 风云叱咤
I have no match; even the clouds tremble at my roar.
报国恩 一腔热血挥洒
In order to repay the motherland for her favours, I stand ready to
spill my hot blood.

左良玉(石榴花)

你看中原豺虎乱如麻 都窥伺龙楼凤阙帝王家
The bandits are roaming the nation, their avaricious eyes fixed on the imperial palace.
正腾腾杀气 这军粮又早缺乏
And just as upheaval seizes the land, I find myself without provisions for my men.

Sunday, September 16, 2007

《Cabaret》

去弹琴,姚晨给我了一盘《Cabaret》, 是1972 年的一个电影,Liza Minnelli 主演的一个酒吧里的歌女,从美国到德国,想当演员, 和两个男人相爱的故事, 是典型的百老汇歌舞剧。Liza Minnelli因此得了奥斯卡。 里面的歌舞非常的肉感,性欲,但不淫荡,又极其优美。 我最喜欢那个小丑,马戏团, 歌舞班子里的小丑一直是我最喜爱的形象,他们辛酸,滑稽,出人意料,技艺高超,是最俗,最底层的小人物,却极其直接地表达了人类最原始,真实的感情和欲望。其实,Fado, Blues 都是从这里直接演变出来的。非常的激情,而这种激情源于生命中的种种缺乏和痛苦。

又读了一遍叶兆言的《杂花生树》,还是觉得好。他的学问很好,又因为是个作家,他的随笔写得很漂亮,既有坚实的史料和观点,又有他特有的文采。而且,他喜欢读小报,所以,他考证了很多八卦,他写的民国,五四时代的作家,到位。比如,他说茅盾的小说一起笔就很高,可没有进步,而巴金,却不断进步着。新文化小说的语言到了40年代是个飞跃,出现了张爱玲,钱钟书。哈哈,这正是我的观点。我还是要说萧红,她是个语言天才,她的语言现在看,还是完美无缺。绝不在张爱玲之下。

读了菊子的阿尔玛,她漏掉了一个最有意思的人。阿尔玛有个主教情人,两人在一个宴会上认识,随即陷入了热恋。那个主教是个神学教授,维也纳最有希望的红衣主教。我对这个人的兴趣比其他人都大,因为,天主教的神父是不许结婚,有男女之情的,而对宗教有热情的人,大多是非常有激情的人,这里,人的本性和教义有着激烈的冲突。我还记得牛氓里的那个大主教在儿子被杀死时心碎到死。

晚上去志红那里吃饭。和海伦的两个儿子玩了一晚上。默默太可爱了,长的小天使一般,又听话。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07

自己的风格

一早,妞妞要考试。中午,接了她就直接去了Mall, 她要买秋天的衣服。路过了一家很大的韩国人的超市,里面的东西又新鲜,有多。比中国城好多了。中国人不会做生意,眼光短浅,只顾眼前利益,渐渐地,市场都被韩国人占了。

那家超市里有糕点铺,几家快食摊子,像大排挡。我喜欢韩国饭,一碗米饭,几样 泡菜,一碗烫烫的牛骨汤, 里面有豆腐,和几片牛舌。非常的节制, 清淡。我现在连中国饭都觉得太油, 只能吃日本和韩国餐。还买了一个绿茶面包,很清香。

到了Mall里,不喜欢今年秋天的时尚。暗暗的,很陈旧,连几家最好的店都是如此。好在前两年的衣服很漂亮,我不需要再买了。

早上看咖啡里提到吴宓,想起了叶兆言写的吴宓。叶兆言是民国时代文学专家。他写的周氏兄弟也很好,把鲁迅和周作人之间的关系写得非常真实。 鲁迅是老大,有些长兄为父,周作人却是个小人,很自私,又贪,和日本太太的关系也差。周作人 还当过汉奸, 主要是官迷心窍。他嫉妒哥哥, 不仅是哥哥的文名,甚至是哥哥的‘多妻’。 可解放后,又拼命利用鲁迅的名字。总之,不是一个有德行的人。哎,都说他的文章好。

又看张中行。 我倒是觉得现在人们过渡地推崇周作人,张中行的文体了。说平淡才是好,于是,大家都故作平淡,淡的一点味道也没了。

我还是很欣赏格非,叶兆言,苏童这些人对文字所作的尝试,至少,这几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都很poetic, 这才是最重要的。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天气一下子变冷了

今天,写了几行程序,剩下的时间就在网上乱看。有些blog 很有内容,可我还是很少看到我喜欢的文字。大家表达的方式千篇一律了。 最近,很不喜欢长的文字,尤其不喜欢书评,影评, 音乐评。到喜欢最朴素的日常琐事。讨论的没完没了一种风格,一个曲子,实在很无聊。

Jetish 让我帮助他写程序,才知道,他很本不会写。是啊,ATG 的程序绝对不是随便就能写好的,太麻烦了。所以,这个公司也不会太有前途,谁要写如此难写的程序哪?

下了班,接妞妞。 天气一下子变冷了,去唐人街吃饭。因为冷,就说去祖兴吃石头饭,碎肉,海鲜,辣椒浇在饭上,用烧得滚荡的粗石碗盛着,非常的家常温馨,我实在厌倦了豪华的饭店,精致的餐具, 华而不实。

回到家也就7点多,可是,天已经全黑了。看到我的红色的房子在巨大的夜色里闪着一点点黄色的灯光,一只无家可归的野猫卷缩在草地上,觉得秋天才是我的季节。夏天太明亮,太喧哗了。而落叶和冷风,使我想到家乡,诗歌和情人。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07

快乐时光

Tom 说今天下班是Happy Hour, 去Dave& Buster, 一个喝酒玩游戏的地方。我对这种地方厌倦极了,可还是去了。和男孩子们玩游戏。 打台球,喝酒。在这种场合下,经常是我一个女人,在这个领域和男人拼。 10年了,有过无数次这样的Happy Hour, 可我很少高兴。尤其今天,心里满是失败感。 一边玩,一边想,我是为什麽啊?答案很显然,赚钱养家啊。如果仅仅是这一点,也不算失败,能做到这里也是佼佼者了,可又算什麽啊?Tom 大概觉得说我说得太重了,最近,想方设法地哄我高兴,可我不高兴,心里内疚,又无奈。又很怕以后,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每天很辛苦,也很压抑。

只有在bus 上看几页书,这几天看康斯坦丁是如何将基督教立为国教的。讲他的母亲Helena 是如何成为圣女的。康斯坦丁的妻子和他的大儿子通奸, 一个雷雨里的故事,他把他们杀了。他唯一信任的女人就是母亲了,母亲代表着儿子和新起来的帝国,所以也就是圣女人。 历史是君王编造的,退去了神秘的光环,其实就是权利,领土之争。

今天是犹太人的新年。给Andy 写了一个email,说我会纪念他妈妈的。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网上春秋

人以群分。我很少去CND,也不喜欢那里。海外的主要中国人多在那里,可我觉得格格不入。一个太大路化的人或网站, 是热闹的,可缺少了神秘和美感。而且,网上是很热闹,可真正进入内心的却极少。

我也并不是一个那样自信的人。最近,挫折重重。工作上非常不顺心,其他的麻烦也不断。心里犹豫不决,不知下一步如何走。

我总在想文字是分两种,一种是给别人看的,就像我写的那些文章,另一种是给自己看的,就像我现在写的这些。我可是怕人人来看我的blog, 实在是写给自己的。

周末和姚晨聊天,我说我写东西慢极了,并不是写不快,而是写不好就干脆不写了。现在的文字太多,内容丰富,可太重复, 我更在乎的是如何表达。 就像他写音乐一样,要不断地发展和超越自己。

看来看去,还是赋格的文字最耐看。他的结构也非常讲究。当然,我和他共鸣是因为我们都很内省,和世界有距离。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咖啡终于运转正常了

今天,终于雨过天晴,咖啡比往日更好。现在,他简直是我的儿子,看着一天天长大,健壮,很欣慰。

非常讨厌新来的项目经理,简直是个没文化的蠢女人 。 我的怨还没伸哪,那个懒惰,无知的技术总管害得我背着黑锅,含辛茹苦地度日。这个项目做完了,我才能重新证明我自己。

Saturday, September 8, 2007

悠悠的生之负担

这一个人心里牵挂着那一个人,同时暗暗希望不要让那一个人牵挂。那一个人心里牵挂着这一个人,同时也不想让这一个人牵挂。所谓“悠悠的生之负担”,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Tuesday, September 4, 2007

一直等着

因为很想看boys的照片,一直等着,今天忽然有种强烈的直觉,大概是等不来了。其实,这种直觉最近一直都有,真诚是容不得假的,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罢了。不愿意相信也是希望能够尊重他人,因为这是人格,人应该坦荡。

心里很难受。但也很平静,都是相互的,我不负人。

钱师母对我说,信仰其实是一种修养,信美好的东西,就是在现实生活中隐忍,谅解,替对方想,不要有怨气。因为很难,才需要信心。

Monday, September 3, 2007

生命就是一瞬间

刚才才知道,我熟悉的一个人最近死去了,也才53岁。生命就是一瞬间, 在这一瞬间里,能珍惜一个人到永远吗?能心怀慈悲,温柔如水的到死吗?

试试吧。生命就是一瞬间.

道到心处是灵性,道到深处是情

今天工作了一天。又把咖啡上古尔德的line 搞完了。早晨和WOA聊天,他问我为什麽不回他的信,我说上周太忙了。其实,我现在不想和任何咖啡里的人有太多的私下交往。我需要安静,慢慢地适应孤独, 再慢慢地恢复。 付出得太多,现在心里是空的。

读了一本清朝时一位农家女诗人的书,不知可信不可信。不过,有句话说得很好,说道到心处是灵性,道到深处是情。至兴至情。 诗人往往是至情的人,至情也被 情伤。

看Lucy 讲她在文学城朋友的故事。那里的人要单纯许多。我有时很想知道,他们的内心和写出来的一样吗?因为,我在非常痛苦的时候,根本写不出痛苦的理由,不是不知道,而是不可言说,心灵深处的东西是无法用具体的文字表达的。

晚上做了豆皮, 金针菇,鲜蘑, 毛豆鸡蛋。他们都喜欢吃。豆皮很好,非常新鲜光滑劲道, 下周再去买。 在做事上,我是一个纯粹的江南女子,利落,干净, 细致,柔声细语。

Sunday, September 2, 2007

今天

今天一早,去姚晨那里上课,走到哪里才记起来他搬家了,要去音乐系才对。只好打电话改时间。又走回家, 去教会。和朱清开玩笑,要和他学做四川菜,他说了几个菜:麻婆豆腐,盐炒肉片,魔芋烧鸭。。。 后来,想想太烦了,就说来家里做, 也算他和志红结婚后我请客,他很高兴。我说我的四川菜做不出麻的味道, 他说是花椒用的不对,一定要用广元花椒。

去China Town买菜,还真看到了广元花椒,比一般的要贵一倍,买了一袋来试试。

回了家又去音乐系弹琴。 音乐系在一个美丽的石头建筑里,有漂亮的拱门,斑驳的石墙壁上长满了青藤。我拔了两株带根的藤,回到家种到了墙角,要是长起来,沿着红砖墙爬上来,和铁栏杆,白窗户,会构成一道岁月的风景。

回家的路上看到Ingleside 和54街的公园边有一栋gray stone 的mansion在sale, 非常喜欢,首先,location is perfect, 在一个死角里,非常安静,又是靠边,无遮无拦,房间一定很亮,这栋房子比一般房子要长很多,也就是每层的面积很大,足够一家人住了,有车库,院子。要是把结构改一下,非常容易地可以改成两套完全独立的房子,自己住一楼和地下室,二楼租出去,我很动心。让Roger 再去看看。明天给realtor 约个时间。

这几天和玛雅谈了很多咖啡的事情,看看统计数字,吓了一跳,咖啡现在每天有2百多万的hits, 这几个月是几倍增长的,这麽下去不得了,必须要把它当成一项事业了。很多人要来这里做广告, 有大媒体要加盟。完全有可能考虑经济效益了。玛雅想把它办成独立实体, 要办董事会和股东制。 我倒是看到我的艰苦努力成绩斐然,心里又悲又喜。当然要办成经济效益的媒体了。

心里还是痛,可是又十分明白,不论如何是要把牙咽到肚子里的。人必须站起来,面对一切,尽力而为。倒下去只能是除了痛,还有辱。

Saturday, September 1, 2007

这个星期

这个星期我是在极度的麻木和痛楚中度过的。极度的麻木就是什麽也不想,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将我抛弃,我也不存任何希望,每天写12个小时的程序;极度的痛楚就是我很suffer, 不想是因为不能想,一想就心烦,就伤心, 而这种紧张和忧虑导致我身体上的痛。 昨天,他们demo以后,Tom 过来找我,说我did great job,我毫无反应,只是更疯狂地写code。

本来想改改resume,市场好得很,找一个钱更多的很难,差不多的也许有希望。不过,昨天的成果出来了,我已经证明了我自己,无需解释了。现在去找工作,无疑是拆Tom的台。

玛雅说我太nice了,我说是。

今天,慢慢地把家里,院子里都搞干净了,在阳光下看看草和花,心里很安静。

Sunday, August 26, 2007

Fado


去姚晨那里上课,他说Mariza 10月份在芝加哥有表演,我们可以一起去。 我又去找以前我写的那些Fado 的东西,发现了这封信。Fado directly crys out my heart.

我还是很喜欢我犯的这首Fado, 没有完全按照英文, 因为我觉得英文没有那种’desperate’ 的痛。 这几句是我改的, 现在看,还是写我。"住在里面的人都受了寒"; "承满了一房间的伤心事"; "四面焦虑筑成的墙"; "是受了伤的沉默"...

----------------------------------

当夜幕降临在里斯本
就象是烛台上没有烛光
阿尔法玛看上去很冷
就象是房间没有窗户
住在里面的人都受了寒

就在它的阁楼里
承满了一房间的伤心事
阿尔法玛被围困在
四面水筑成的墙
四面悲哀筑成的墙
四面焦虑筑成的墙
在夜里唱的那首歌
点亮了这座城市
被围困在这海市蜃楼里啊
阿尔法玛,你闻起来
是乡愁……

阿尔法玛不是Fado
阿尔法玛是一群人
是孤独
是受了伤的沉默
是就着悲哀吞下去的面包
阿尔法玛不是Fado
可除了Fado,它又不是别的歌……



--------------------------------------------------------------

刚才无意间发现了一封旧信,上面是一些Fado的歌词:放在这里:

"They are so real. These lyrics are so beautiful, so accurate to cry out your heart and mind; it captures the true feeling of human being. All the emotions and feelings are raw, fresh and original…Fado is not only music but a way of feeling life, it's like breathing."


About Fado itself:

It is a simple melody
Like those that teach you to live
I am a foreign emotion
An error of a dream that’s gone


About Poet:

Only those who hold in their hearts
Secret and bitter pain
On a moonlit night
Can understand poets


About Singer:

It’s feelings which give life
To the nostalgia I carry
The rain wets my body
So cold and so tired
The many streets in the city
Each one I have wondered
With the tears of a lost child
Echoed back from the city to my Fado


About Loneness:

When I feel alone
As if you had left me
More along than a tramp
On a park bench
And when I feel sorry
For myself and in return
Feel hatred for the world
What separates us like this
When I feel along
I taste Fado in my mouth

"But I like “Song of disillusion” most, I feel this song just for me…after I see myself here, I don’t feel shame for all my pain and struggles anymore---I think maybe this is why Fado can last forever because it is directly from a heart".


This love, this fate of mine
So vivid and so painful
Caught between yes and however
The ungoverned love
Marked by fire and crushed
In a deep melancholy

This harrowing love
This love that night and day
Pulls at me and tortures me
This disillusion love
With its tormented yearnings
Fills up my empty life

This hallucinatory love
This love that deranges me
Somewhere between grief and joy
Confused as it is
My despairing love
Of what other love can I sing?

Thursday, August 23, 2007

聊天

今天和若之在电话上聊天,她很忙,儿子也平静下来了。

进说他太太不上班了,想在家。我很羡慕。他太太很聪明,计算机做得很好,可是,这麽多年,烦了。我也烦得不行,和他讨论了换工作的事。

和原在网上聊了一会儿,他在办去德国的护照。

我很希望时间能过倒流。我回想在旧金山的时间,我最美好的时光。

我今天真得很寂寞,很软弱。

我非常地不肯定

早晨醒来,才发现夜里流了很多血,每次过于紧张,都是这样的。

本来,Tom 谈奖金的事情,后来,又因为要做middle term review, 我的心又马上黯淡了。我们都有些失望,他认为我做得不够好,我也这样认为。我很直率地说,我有些失去hope, 对自己怀疑,不知能不能达到他的期望。但实在说,这份工作就是这般艰难,比我以往的工作要艰难10倍。没有足够的经验,就要独当一面,谁不是每周工作55-60小时?而且,我不敢直接告诉他我对他有非常失望的一面。美国人自私,一切替自己想,又短视,我当初对他说我需要什麽,他就是不听,不给我机会。可他是老板,永远正确。

下了班,心里非常难受,走得很慢,有一种深邃的孤独和失败感。在这个城市里生活10年了,一路艰辛,这条路上的挫折太多了,虽然每次都挺过来,可付出的挣扎是辛酸的。我非常地不肯定,是不是再应该坚持下去。

很想和一个人说说这些,但我又知道,没人要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想到这里,非常sad。 走到终点的路是无人相伴的。也知道我的悲伤是因为我全心全意,尽心尽力,可两手空空。

--------------------------

Chat with FuSheng

Ju:OMG, I just love St dude and 行人, doesn't matter whether they are right or wrong, they certainly know how to make their point. Cafe is more and more interesting:-)

FuSheng:I have to admit that I love st dude slightly better. 行人 occasionally loses his grip but st dude never, although they are equally persistent:)) They both are cute.

Ju: Yes, compare to st dude, touche is just as that boy who holds his little dick. (The picture St dude just posted :-) Gosh!

FuSheng: Hahaha, oh, lord, that's what touche is in your mind? Poor touche ... Now I have sympathy for him :)) btw, I know this touche used to be devil, as alluded by you more than once, but is he also that legendary gadfly?

Ju:Yes, he is gadfly :-) I feel all my hard work paid off since now we have more and more intelligent people,it will be better and better.like snow ball :-)

FuSheng: Somehow I don't have a clear impression of wukong as he often appears together with 行人 so I sometimes mix them up. I'll put him in the same league as 行人 but less persistent, good for him :)

Ju:I thought wukong is a teammate of touche :-)

FuSheng: Really? I'll pay more attention to wukong. Somehow touche always jumps out so I thought he was unique :) I'm very curious what touche's reaction would be if he knew how you portrayed him :)) Will we have the pleasure to see that at the cafe?

Ju: I guess I need a majia to do it, but if so, it won't be too dramatic :-) I'll think about it :-)
-------------------------------------
Ju: haaa, I did it in the name of God :-) he is really annoying :-)

Tuesday, August 21, 2007

不能生病

昨天下午,在办公室,我就知道事不好,浑身冷得发抖,眼睛也睁不开, 想早一点走,可是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帮助Tim set up, 到家就8点多了。弹了琴,想上床看看书,就睡过去了。夜里醒来,知道浑身发烧,也知道我不能生病,这个星期要delivery code, 我是唯一的resource。我知道这场病肯定要生,这两个月天天是desperate , 最近又是孤注一掷地要走出困境,每天七上八下地和自己挣扎,一分钟不停地做事,读书, 写程序,觉又睡得很少。Emotion and Physical 都到了极限。

早晨起来,吃了药,还是晃晃悠悠地来到办公室,我和Wally是难兄难弟,他做后台,我做界面,他也不行了,嗓子是哑的。 我冷得发抖,不过,头脑很清楚。

Monday, August 20, 2007

我的特长是忍耐

我这两周表现超常,今天的status meeting, 我完成了所有的tasks, project manager 连连称谢。我的感觉很好,觉得失去的power and driven 全回来了。 在办公室里玩Scooter, 绕着桌子滑来滑去,Tom and Jetish 吓死了,不许我玩,说我要是摔坏了,project就要泡汤了。

其实,我的特长是忍耐,为了做要做的事,我会坚持到底,不论遭受多少灾难和苦痛。

Sunday, August 19, 2007

莫扎特的四重奏

听了一晚上的莫扎特的四重奏,心了才好受些。我就不明白为什麽人们总是说他甜,我怎麽老是听出他的悲啊?这个世界给人的苦难太多了,也真谢谢这些美妙的音乐了,可以医治心灵。

有人同行


夜里醒来,才知道在下雨。这两个月,醒来后的第一个意识总是停留在那件事上,也非常的悲哀。往往要起来后,忙起来,心情才会好一点。早晨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那朵玫瑰,怕被雨打落了。还好,它竟然全开了。我很深情地望着它, 渴望花能解语, 看到又有一朵花蕾快开了。

因为今天要为教会买花,所以要先去商店。天气不热,还是穿Jean吧, 配了新买的那双鞋,很好看。天哪,Lucy 说婚姻如鞋, 那我可是最喜新厌旧的人了。我对鞋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的,还最恨旅游鞋,觉得是天下最难看的,最男人化的鞋, 以至于一双没有, 非要用的时候,只是用其他软底的漂亮一些的鞋代替。鞋可是一个人的基础,鞋穿好了,才能穿其它的。每天早晨,在汽车上看很多女人穿着旅游鞋在downtown走着,觉得实在惨不忍睹。我实在是一个对穿着打扮精益求精的人,can’t help。 穿不好,连门都不出。我要是快死了,一定会把衣服先穿好。

不喜欢今天的讲道,沉闷的不行。

回家的时候又下起了雨,不能出去走路了。我在咖啡上写那条James Carroll 的康斯坦丁的剑---教会和犹太人的线时,很犹豫,不知道有没有人对这个topic感兴趣。看到Dingling2, 行人和露希,浮生的反应后,特别是行人和丁老师愿意和我一起读者本书,才有了许多信心接着写。是啊,不论走什麽样的路,都希望有人同行的。有时候,以为找到了一个同行者,欢天喜地地想同行一辈子,可一会儿,人家就不愿意再走了,也由不得你啊,也只好再找其他的人了。

换了那双可爱的墨绿色的绣花拖鞋,(Lucy 要被我气死:-),花瓶里新鲜的康乃馨开得非常温柔,又挑了一盘《Secret Garden》的“Dreamcatcher”, 过一个雨天读书的下午吧。

Saturday, August 18, 2007

玫瑰又开了

我种不好花, 每次买一盆花,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 从加拿大回来,买了两盆玫瑰, 一盆紫红的,一盆橘红的,开了一个星期,就死了。我很伤心,舍不得扔,还放在树底下,每天上下班, 出门进门,经过时就看一眼。

这个星期累死了 。昨天下班前,还是有些东西没做完,今天还要花几个小时做。 本来昨天晚上想看点书,结果上了床,手里拿着书就睡过去了。

早上醒了,就想着今天要做的事情:打扫房子,洗衣服,弹琴,锻炼,浇花, 还要把剩下的程序写完。浇花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朵玫瑰又开了,在一堆枯枝败叶中分外新鲜美艳。

我高兴极了,哈哈,和我一样,I am more beautiful after every wound。 还一直在为一些事情伤心,觉得人心真不可预测,也自私,说变就变,昨天说得好好的,第二天又成了另一种样子。非常艰难地决定着应该如何地handle, 是扔掉哪,还是原谅哪。玫瑰花让我知道了,不论如何,我自己要重新开放。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不辞而别

Tom给我配备的助手今天早晨不辞而别,中午给Tom了一个电话说是不会做,quit了。我第一天就知道他什麽也不会,可是这些印度男孩子也不容易,拿着H-1,给印度包头打临时工, 钱少得可怜。他的眼神里有一种自卑和饥渴, 我也拿着H-1 做了6年, 知道哪种心酸。就没有对Tom讲,本来想我多做一点,把他带过去,算了。可是他也实在坚持不下去。这是第三个了, ATG的技术这般专业,哪里去找人?我大概要累死算了。那些不错的 ATG contractors一小时拿100多块钱,我又想回去做了。一年做6,7个月就好了。生意好的要命。 Tom说他不要听,现在全公司就我一个女人在做这件事, 我有时觉得自己是个怪物。

忙也好,没时间去想乱七八糟的事。

Wednesday, August 15, 2007

太出有道

太出有道。这个道,在西方人被认为是上帝,东方人是多神论, 所以没有一个确切的所指, 可以是老天爷。 我很认真地读了圣经,也很认真地读了道德经,其实,两者是非常地相似的。只是,圣经是有一个具体的道成肉身的耶稣存在,而道德经只有道。

任何随机的事件只能发生在某一个特定的系统内。譬如说,我们不知道如何死, 何时死,一会儿出门,就有可能被撞死,这是个随机的事件,可是,这个随机事件是针对人必有一死的这个不变的事实而言的。人必有一死就是道, 这个道你改变不了。我想,人都不想死吧,可是对死却无能为力。所以,道的存在是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可以说,你一出生,这个命运就已经决定了。

大多数人一提起信教就理解为去信一定的法规程序,其实,那不是道,只是人为教义罢了。我信的是道。

我读了很多遍的圣经,很想找出它的荒谬和错误,可是,实在是找不出一点荒谬和错误。 就像剑客说的,好像不是人写的。我认为它说的都是道。

I Celebrate Myself


因为这个星期要做完全部的drop1, 每天早晨5点起来,去办公室, 晚上8点才能回到家。还要弹琴,写几个字,每天也就睡4,5个小时,今天就觉得累得不行。中午出去走了一圈,看见两个人在街上弹吉他唱歌,那个穿黑衣服的人唱的歌有些像Andy唱的,反正都是摇滚乐那一套。我说他停在了那个阶段,再也没长大过, 几十年也不变,他也承认。所以把我当外星球人, 我的每一句话都好听的不得了,就是不懂。

昨天夜里看金斯堡的新自传---I Celebrate Myself。 用的是惠特曼 的一句诗,这两个人实在是地道的美国诗人,气势滚滚的。其实,真正的诗人就是一生都在search love 而不得。说他一生都在自卑里挣扎,希望被人承认。 医生告诉他只有几个月好活了,临死前居然给克林顿写了一封信,希望总统能够给他一个诗歌奖, 大概,信都没到克林顿那里,反正到死没人理他。听起来像个笑话,可想想好心酸。他妈妈是个疯狂的革命家,和他好的象姐弟,不像母子,近乎乱伦,后来他就成了同性恋,就爸爸正常,可是没人理他。

Tuesday, August 14, 2007

《时间和空间,完美的创造》

其实,写这篇是那天读了一个关于神导进化的一个争论,觉得很有意思,挑了最简单的一部分写出来。我只要看看其他人的思维方式,很本不想争论没有答案的问题。不过,我很失望大部分的人的跟贴。实在是没有任何内容,只是表达一下不信神而已。

写这篇文章的不是一个一般的基督徒科学家,而是目前最大名鼎鼎的基因界权威,人类基因图谱的主持人。他以前是个坚决不信神的人,后来,在多年的基因研究过程中改变了看法,是一个神导进化论的鼓吹者。也就是神造了世界,然后由其进化。我听过他的一些讲演,其中科学的内容也绝不是咖啡里的教授的“水平”,可这个咖啡教授却说,不用听基督徒科学家的胡言乱语,哈哈。

我最不喜欢touche, 他好像有一肚子怨恨,莫名其妙。

其实,最伟大的科学家都是敬畏神的, 牛顿,爱因斯坦,你可以说爱因斯坦不信神,他不信的是宗教教义,而对造物主却是满怀敬畏的, 因为看到了人类的不完全和不可能。

我喜欢风子的帖子,他的视角很独到,人也谦虚。他一直是我喜欢的咖啡客。他很大气, 大度,幽默但不轻浮。 对很多事情有恰到好处的见解,也不喜欢争论,开开玩笑就过去了。

我最近心情很不好,写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主要是需要一种心理平衡和情绪稳定,写作不过是个出口而已。

有人要请我吃法国菜,今天又拿到很高的一笔bonus, 我平时不会这些事动心,可现在,觉得都是很好的事。

是地狱也要过去

夜里在电话上和玛雅说,是地狱也要过去。又不是不知道,女人真爱一次就是一次劫难,我偶尔失失足,已经气息全无,她这样天天冲锋陷阵, 还不粉身碎骨?就应该做一个平凡的女人,嫁了人过日子, 养孩子, 看看书,写写字就行了。

早晨5:30起来,天是全黑的, 秋天要到了,又下雨。

我真怕她出事。

Monday, August 13, 2007

玛雅星期三的婚礼取消了

玛雅说这几天活在地狱里了,星期三的婚礼取消了。对方的家长变卦了,不许儿子娶这个女人,儿子马上就back off了。

男人的爱和女人不同,远没有女人的真诚和坚强,不论多狂热的爱,一遇到一点麻烦,涉及到一点世俗利益,马上就不堪一击,烟消云散了。这也不是遇人不叔, 而是男性的缺陷和自私。宽容的女性让他们走,其实,男人也没占到便宜,放弃对方的同时也是放弃自己,天下没有不要回报的爱, 没有能力承受的,也没有机会得到。女人会觉得很伤心,因为女人的真爱无私勇敢。最后,男人还是渴望那种真爱的,只是男人把现实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

我和玛雅开玩笑,爱不了男人就爱女人吧,这个时代很好,有各种选择。我看来看去,真相爱的夫妻少得可怜,倒是同性恋都是真爱的。我的那些gay朋友,每次我看到Mark和他Partner 那种相亲相爱的样子,都很感动。当然,很多人看不惯同性恋,其实,比那些虚伪的夫妻,他们天真直率的多。

真可怜,我都经历过了,知道是如何滋味。也许,聪明的女人就是只进不出的, 会算计的。

谢谢我的那些女朋友们在我最低落的时候拖住我。谢谢Lucy永不falling的love和patient。 昨天夜里,rzp 和我聊了很久。

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决不去再想了。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把书写完,献给父亲,这是我现在要做的唯一的事,再不做来不及了。

Sunday, August 12, 2007

Henry Ward Beecher


昨天,去Borders, 买了几本书。一本是Ottoman Empire 的历史,一本是关于修建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故事,和一本Henry Ward Beecher 的自传。

Henry Ward Beecher实在是个有趣极了的人。他被认为是19世纪最著名的传教士。他是传教士的儿子,他的姐姐Harriet Elizabeth Beecher Stowe 是《Uncle Tom's Cabin》的作者,他们一家都是反对奴隶制的社会活动家。他又是一个非常浪漫的人,喜欢女人,很多的affairs。 1875年,他被指控和一个有夫之妇通奸, 这个案件时19世纪最著名的一个案子。

这个女人是他最好朋友的太太,非常有才华, 也很漂亮。 她的先生就是和Henry Ward Beecher 同样有名的Theodore Tilton, 一个坚定的反奴分子,报纸编辑和诗人,还是当时最有名的美男子。案子最后没有达成 判决,但他的名声一落千丈。他的太太很支持他,为他生了10个孩子,但他从来没有爱过她。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太太很死板,一个典型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女人,又丑。

他非常聪明,心地善良,真诚,又十分地矛盾。有人说Bill. Clinton 像极了他。

他们一家人12个兄妹,个个才华无比,父亲教育他们要关注社会。那时候,有人说:美国是由saints,sinners和Beechers 组成的。

Saturday, August 11, 2007

经历Pain

玛雅说她正在经历Pain, 因为她爱一个人,下周要结婚,却有许多fear. 想做 run away 新娘。

我最近也在经历Pain, 因为不知道因该放弃还是坚守。不愿意放弃是觉的如果都放弃了,生命也许没有什麽意义,生命中应该有些东西不应该放弃,尽管艰难,尽管痛苦。可又不知道如何坚守,值不值得坚守。

Style and Stylish


如果你说: “He is stylish” , 是在说这个人很时髦,穿着时尚; 如果你说:“He has a style”,是在说这个人有自己的风格,其中的内涵早已超出了时髦,时尚,而含有更多的文化,修养的内在素质。风格不需要时髦或时尚,时尚可以花钱买到,风格却无法模仿,是一种个人的气质和审美情趣。

夏奈尔说:“Fashion changes but style endures”。

style rules:

Seductive yet never obscene
Understated but never dull
Alluring, enduring, independent and self-assured…

Thursday, August 9, 2007

《Constantine’s Sword-----The Church and the Jews》(5)





西墙:(zt)

西墙,(希伯來語:הכותל המערבי,HaKotel HaMa'aravi,简称Kotel)位于耶路撒冷老城的宗教圣地聖殿山,犹太教耶路撒冷第二圣殿残存的西部外墙,48米长,18米宽,是犹太教最重要的圣地。传说耶路撒冷圣殿被烧毁时,六位天使曾经坐在圣殿的一面墙上哭泣,泪水粘结石缝,故而大墙永远不倒。又犹太人在此为圣殿的被毁而恸哭,因此,它又称哭墙,但这一名称已逐渐较少使用。

由于现在的西墙事实上成为一座露天犹太會堂,所以按照犹太教的传统隔成男女两个部分。男性必须戴上名为“卡巴”的圆形小帽才可接近西墙。

根据圣经记载,第一圣殿(所罗门圣殿)建于公元前10世纪古以色列国所罗门王时期,公元前586年毁于尼布甲尼撒二世率领的巴比倫军队的入侵。大约公元前515年,圣殿得到重建(第二圣殿)并于大希律王统治时期得到扩建。然而在公元70年镇压犹太人起义的羅馬帝國军队攻占耶路撒冷之后再次被摧毁,仅存目前的西墙遗迹。

根据犹太教的宗教文献,提多率领罗马军团摧毁了圣殿.

西墙对犹太人非常神圣,因为这是耶路撒冷圣殿仅存的一部分,并且是位置最靠近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至圣所的一堵墙。

Wednesday, August 8, 2007

《Constantine’s Sword-----The Church and the Jews》(4)


圣子与圣母

抄一段原话:

And I rememberd the mother of Jesus, on whom, alone of all the figures, my eyes found it possible to rest. She was a pretty gril whose stoic passivity---her head unmoving, held at that famous angle, even as she strode through the press of that Via Dolorosa---seems very sensual to me. Subliminally, as with the Virgin of Michelangelo's pieta, she was less a mother than a figure of thwarted desire, which was why, throughout my youth, her virginity underwrote my own. In the Mary of the sorroeful mysteries, spirituality and sensuality were not at war. In her, the word "passion" could slyly open to its other meaning.

我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看到米开朗基罗的《圣子与圣母》, 圣母年轻美丽光洁的脸庞,天鹅绒般细腻的肌肤,皙白柔润的脖颈,悲哀地抱着耶稣, 他们不像是母子,更像是情侣,朱丽叶抱着死去了的罗密欧。

Tuesday, August 7, 2007

《Constantine’s Sword-----The Church and the Jews》(3)

保罗二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愿意承认Holocaust是对基督教的一个挑战,1994年,他说:“How can we not lament the lack of discernment?”, “Which at times became even acquiescence?” 。 当然,谋杀犹太人的是纳粹,但是,问题是:

为什麽纳粹能够在你的面前杀害犹太人?
为什麽你无动于衷?

因为基督教的教义就是反犹太人?

-------------------------------------

今天早晨,在汽车上看到了韩师母的大女儿,她以前在波士顿交响乐团拉大提琴,先生是那里吹黑管的。我突然意识到她已经自己在这里很久了,大约有一年了。为什麽哪?离婚了?她今年50多岁了,还是很好看,有一种东方文化女人的柔美和神秘,这是一种气质,而不是相貌。我相信宗教和音乐是这种气质的来源。

Monday, August 6, 2007

《Constantine’s Sword-----The Church and the Jews》(2)

花了近三天的时间,下班前把 catalog 做出来了。心理稍微安定了一些。我现在只是埋头做事,不给自己时间去想太多的事情, 想多了很难受。明天又会有许多事情,将近40个界面要做。最近计算机里装了太多的软件,把系统搞乱了,连关机都不行,拿出去修, 说不能修了,我很紧张,因为装一个机器很花时间,可我没时间,可昨天夜里,就莫名奇妙地突然好了,我心怀感激,连连问,神啊,你真的在照顾我吗?

在车上接着读James Carroll 的《Constantine’s Sword-----The Church and the Jews》。这本书可以当诗来读,他full of passion。 他写的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联想使我最喜欢的部分。Holocaust 在希腊文里是“烧焦了的献祭”, 按照基督教的教义,救赎是要通过死来实现的,这就是耶稣受难的全部意义,而犹太人把耶稣送上了十字架,德国人是一个忠心的民族,纳粹的思想是建立在基督教的基础上, 所以,大部分的纳粹党徒是基督徒,天主教徒。正是他们,觉得杀害犹太人是正义的事业。当保罗二世称奥斯维辛集中营为“现代各各他”时,也就是把犹太人当成了人类的献祭。 如果耶稣也死在这里,他也就是一个胳膊上有个号码的犹太人而已。

我喜欢这本书是因为作者是个坚定的信仰者,又是一个犀利的叛逆者, 文笔非常优美激情。我希望他能说服我为什麽出现了Holocaust, 十字架还是真理。

Sunday, August 5, 2007

Constantine’s Sword-----The Church and the Jews (1)

又回去读James Carroll 的《Constantine’s Sword-----The Church and the Jews》。 这是一本罕见的书,作者自己原来是个天主教的神父,后来,因为怀疑和不安,不再做神父, 写了很多宗教历史的书。这本书是从基督教的教义和历史来探讨为什麽会发生对犹太人的迫害。这是一段非常黑暗的历史,反犹的根源是基督教的教义,这和当年的十字军东征是一脉相连的。

1979年,保罗二世教皇回到了他的家乡波兰,他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遗址, 他把这里称为“现代各各他”。 在这里以及附近的另一个集中营,纳粹杀害了150万犹太人和25万非犹太的波兰人。他在这里竖起了一个十字架,可是,当一群天主教的修女在集中营门口祷告的时候,却遭到了世界各地犹太人的反对,他们要求停止祷告,让死去的犹太人作为一个犹太人安息吧, 并要求把十字架拿掉。

这个十字架在这个地方究竟代表什麽哪?这对犹太人是什麽意义?对基督教徒,对波兰的天主教徒是什麽意义?

带领犹太人出埃及的神是一个救赎的神。可是,奥斯维辛集中营却不得不让人问:“难道神停止他的作为?”。

星期天(1)

夜里睡不好,总是做梦,那种不确定却又带着记忆的梦。我一紧张就会这样,过去日子里的相似的感觉就会在梦里浮出。

本来,昨天晚上想读慧元的加州旧文,结果WOA占着我快3个小时,吓得我今天第一件事就是把msn关掉了。 刚刚读了慧元的这些旧文,心只发颤,一个女孩子的求生经历。我也许经历过很多事情,可我从没有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分文全无。。。但挣扎时的感觉也许是一样的,所以那种走投无路的感觉还是非常熟悉的。不过,什麽 也能过来。

WOA说,他觉得太太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还有灵气,现在很homey,只读一些言情小说。我大笑。我说人其实是不变的,只是当时的感情和现在不一样。我说他不过是一个典型的中年男诗人罢了。不过,我倒是相信人在中年时的感情比较真实可靠, 很矛盾,也很世俗, 不甘于日复一日的呆板生活却无法离开。WOA说中年是猥琐的代名词,我说不要太刻薄,人人都是饮食男女, 不过是大部分人在日复一日地过日子,不再有什麽思想,渴望, 我周围的人也很少读书的,大家也都是博士硕士的,见了面也就是孩子,房子。 如果有人读书,我就觉得很了不起了。我很异类, 在中国人的圈子里,也只有很少的人能说得来。

我没去教堂,想把catalog今天作出来。我只有一点一点,耐心地把事做完, 才会有一种安心感。

Saturday, August 4, 2007

聊天

吃完晚饭,想去湖边走走,一出门,有点下雨。遇到住在隔壁楼里的一个中国女人,她问我愿不愿意去她家看看,我说好。她从日本过来的,在芝大做博士后,儿子上了大学,先生还在国内。她说这样已经过了10年,她买的新房,三个卧室,有两个租出去。我说为什麽不回国,和先生在一起哪?她说不喜欢中国,先生又不愿意来,就这样耗着,不过,她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很能干。

早上,若之来电话,问我好一点没有,浮生昨天也来信,问我如何了。有朋友真好。我今天还是紧张得要命,想那些要做的事,不能使自己轻松下来。

WOA和我聊天,这是第一次。他说了很多,说很多人现在离不开咖啡,包括他自己。我问他他太太知不知道他在咖啡, 他说不知道。我其实不需要很多咖啡,不过,看到它在生活中的作用,我也不喜欢那些天天泡咖啡的人,我总觉得那些人一定很无聊, 没有自控能力。他说他很高兴在咖啡上认识我,其实,我真得没想过我会在咖啡上这样,来的时候是想回到写作。咖啡给我带来了一个我从没想到过的礼物, 我很感激, 尽管也伤痛,可是的确非常珍贵。

压力太大了

我现在需要很大的内心的力量才能振奋起来。工作上的压力太大了,自从我做了这份工作,还没有在工作上感到成就感,和以前非常的不同。几乎是时时压力重重。我想过换工作,可又觉得这样做并不能给我平安。因为我需要一种向前的动力,而且,很多压力使我自己给自己的,我只要还在这个领域讨生活,这些也是必须的。我这次到是非常地有决心,一定要尽力而为。

Thursday, August 2, 2007

时间和空间,完美的创造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时间和空间,完美的创造》, 是一个基督徒的物理学家,试着用科学的方法解释创世纪,他的论点有:

1)6日创世与时间创造

简单地说,他说神造时间,时间是相对的---爱因斯坦已经揭示了这个问题。有三种流行的论点:

进化论:否认上帝
神导进化:认为神主导着进化
6日创世:拒绝科学

他的解释就是6日用的是另一个时间系,这种解释一直就有,没有新意。但圣经里的确多次提到神的一日是人的千年。

2)空间的创造

他解释宇宙爆炸论实际上是为神造空间的证明。哈勃定律是说宇宙系彼此以和距离成正比的速度离开:V=H*L (H为哈勃常数,L是距离)。

按照万有引力,宇宙的膨胀应该越来越慢,可是,超新星爆炸的观测却说明宇宙的膨胀是加速的,有反引力的存在。(彭先生的万有斥力?:-)可又找不到载体。物理学名词是暗能量。 爱因斯坦提过这个斥力,但又后悔了。

因为暗能量的存在,宇宙是无法进化和预测的。地球出现的几率几乎是零。。。也就是说,进化论是不可能的,只有创造论。神的大能是无边的。

这倒是和了我的观点。我当时就是觉得一切物理学,天文学的发现只是证明了进化论的不可能。圣经揭示了一切。

但是,我还看不到一个信服的解释,为什麽会出现进化想象?进化是无法否认的。

Wednesday, August 1, 2007

阿格里奇


慧元最喜欢她,我也喜欢。喜欢她的大气和豪气。她的手不像一般女人的手,大又骨节嶙峋, 在琴键上动得飞快。她的肖邦激情的密不透风,喘不过气来.

我最喜欢她这张照片。董桥写过一篇回忆她年轻时候的文章,用了美丽如花来形容她的美貌, 我却更喜欢她的cool 和不驯。

写一篇和诗歌有关的文章

我忽然觉得我必须写一篇和诗歌有关的文章,才能让力量和平安完全回到我身上。生命有限,有激情和爱的日子更有限。大部分的日子是平平庸庸的。养家育子, 再生老病死。

碎想

下了班,在downtown慢慢地走,我很久没有在这里了,才发现,这个城市给我希望,我觉得我失去的力量在一点点的回来。最近,被一连串的伤感压得气也喘不上来 , 今天是第一天觉得有了一种新的平静。

看雪阳在咖啡上的照片,才惊觉时光飞逝。那个杨平的小朋友已经是一个满面沧桑的中年人了。我还记得他当时青春可爱的小男生的样子。(他不知道July就是杨平的小侄女啊:-)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86011360

芝加哥真热,95度。

我真受不了梦冉, 中年妇女真可怕。

巴赫的孩子们

看了慧元这篇,喜欢到流泪,抄过来。特别是这句话:巴赫的音乐,是给这个世界也是给他自己的安慰。我忽然明白,很多次我坐在教堂里等待的就是巴赫,而不是耶稣。
-------------------------------------

巴赫的孩子们

这两天在enjoy巴赫音乐节,却难以写出什么。太多的巴赫,把人淹没了。昨晚一场标题叫做Aha Bach,主要是一些康塔塔选曲,也有B小调弥撒选曲。主持人也就是本次音乐节音乐指导在某首曲子开始前说,大家都知道他有20个孩子,但我们见到的记载,只有10个,剩下的哪里去了?

然后字幕上开始一个个打出名字,原来他们在婴儿和童年一个个地死去。有的生下来一天后死去,有的几天,几个月,有的3岁,5岁。。巴赫生前,经历过多少次自己孩子的葬礼啊。最后音乐指导这样说,巴赫的音乐,是给这个世界也是给他自己的安慰。这时B小调弥撒中一段合唱开始了。

这些名人的故事我们从小就知道,没什么新鲜,但世上的事情不会因为被重复讲述就会减少对当事人的冲击,并且,迟早有一天,我们亲自面对生老病死,我们手无缚鸡之力地,任命运从身上碾过。

巴赫是个domestic的人,不喜欢旅行,也懒得为自己和自己的音乐做广告。据说他一心在家守着老婆孩子,钱够花就很满意,不够就愤怒。在我眼里,他好象留守在一个花园里,他收获死亡,播种安慰。在一些康塔塔中,声音从后排合唱中轻轻涌来。每一首都是我们的朋友。

音乐会中有首WTC,羽管演奏者Andrew Arthur一身白衣,坐在长长的羽管跟前。他的演奏很飘逸,大胆地拉宽一些声音,稍稍出乎我的意料。羽毛一样的声音在安静中飘得满天都是。

Tuesday, July 31, 2007

知其不能而行

这个项目大得吓人,我又自告奋勇地要了最难的部分。今天累得要死,还是不得头脑。等一回还要搞。

我是一个知其不能而行的人。好像中国的烈士和志士有一种性格,就是为了一种理想, 去做一些明知要失败的事。我好像也属于这样的一类人。明知一些行为在现实中意义全无,但是,是一种心灵上的需要。就像明知爱一个人会受许多苦,还是要爱一样。这种痛苦也是激情和灵感。

Monday, July 30, 2007

今天

今天大概是我最难受的一天吧。早上去了客户那里,Doug 说让我回办公室做DSW的项目,又把车开回家,再坐车去downtown. 到了办公室已经12点了。在汽车上看到Andy 的email, 他说:“I do understand it and it's beautiful.”, 我知道我不会再回信了,也不会再去想了,他妈妈是我们之间的最后联系,现在,她死了, 也没有必要了,一切都和她一起烟飞云散吧。他唯一的感觉就是----You are so beautiful。他说这话是真真切切的,他时时感叹我的beautiful, 从灵魂到形象,但他实在不明白这个beautiful person 到底是如何一回事。

我想P会给我写几个字吧,我心里至少会好受一些,可是没有。我失望的想哭。犹豫了一下,打了几次电话,人不在,我突然觉得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Kerwin 和我msn 了很久,他在ohio客户那里,他说,下周去芝加哥,让你高兴一点。我们两才是难友, 那一次在德州,他的情人不给他打电话,我只好陪他坐了一夜。

到了办公室,才发现这个项目大得吓人, 我却连软件都装不上, 装了一天,现在还是不行。明天还要想办法。

下午客户哪里有来了很多bugs,我急得要死,觉得无法handle, 世界在我的眼前一片黑暗,我找Tom,他说要和Doug讲,我连忙发了email,刚才,那边回话我不用管了,让Bala接收,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也知道,很多痛是我自找的。如果我不那样去想别人,去爱护那些一瞬间的事和感情,我实在是没有什麽不好,别人也许羡慕得不得了哪。只是,从来舍不得伤害别人,总希望让对方高兴一些。
 

我多麽希望

我忽然觉得我的哀痛能把我填满和杀死。 我多麽希望我能忘记一切啊。

Lucy也不在,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Kerwin说他下个星期到芝加哥来看我。每次最艰难的时候,好像只有他在。刚刚见到Tom, 我突然想哭。Tom问,你还好吧?Vacation好吧?我说好。他说你回办公室吧,人多, 你容易一些, 日子快一点。你要不要我去给你买午饭,我说不想吃了。我对Tom永远心怀感激。

我很久没有这样悲哀了。

Friday, July 27, 2007

To Irene


You were traveling on the road to your fate
With your entire tribe, only because
God forsaked you
In a morning, your dad’s melody
Mom’s cake, and a boy’s long legs
All gone, without a trace
You became a graveyard
To hold their past

You called me, a soft echo
Through many thousand years stone, sea and sorrow
Like a secret purple flower, blossomed in a summer
I answered
With a timid eastern smile, two beautiful black eyes
And abundant love
I touched your brood’s face, ears and lips
Using my tender hands, as if
I wanted to heal your wound
It led me into an abyss
Where all my bones broken
My breast frozen

Now, you return, at a day
I was just born, a month
I was named, I fallen in love
Is exit joyful?
Death glides through the door
You are on the road again
You came to my dream to tell me
You are the yellow butterfly
When I am abandoned
In the cold north, a land
Floating into water
A lonely tree drops mysterious tear
In his tranquil ecstasy
Grass thrives in damp soil
Pine corns open in burning fire
Even the sun forgets his mercy

My poetry carries my body, my pain
My love is a river
Following you, always……

Sunday, July 22, 2007

管风琴



在千岛湖的心岛城堡,给慧员照的管风琴 。

Friday, July 20, 2007

和浮生聊天----- :-))

Ju: 天哪,梦冉还真是妇联的了:-)

FuSheng: 哈哈,笑死了。人家梦冉是信佛的,那是慈悲心:)

Ju: This week, cafe's business is sooooo good, I can't stop laughing....from KC, 梦冉 to St dude...Maya and I would not be around next week, WOA is out too, but xw will be back....hopefully, you guys will have fun :-)

FuSheng: Yeah, I was like laughing out loud in my office. So you guys are all emptying out at such a good time, huh? This st dude is sooooo cute.I actually didn't pay attention to KC's post until last night; I first thought it was something irrelevant. So he is still around using some other name? I'm curious who.

Ju: You must don't pay too much attention to my comment too. Remember "ME"? IS KC's new majia, took me a while to finger out :-) think about it, 他喜欢写社论。:-)


哈哈哈,笑死我了

Thursday, July 19, 2007

这样的一篇博格

不小心看到了这样的一篇博格,我的眼泪都留下来了。

http://blog.tom.com/blog/read.php?bloggerid=668617&blogid=59538

等待

"只是那时仍会有春天吗?那时仍会有夏天吗?那时我的河还流吗?那时我的猎户星座还会清晰地出现在所有寒冷日子里的夜空吗?——那时,我穿过河边高过人头的芦苇海洋,心怀美梦去找你……还会看到你在不远处的青草坡上坐起来,回过头温柔地对我笑,并念出我的名字来吗?"

我敢问我自己吗?我敢问你吗?
 

Wednesday, July 18, 2007

北方情诗

(1)

我要到北方去了

在北方的寒冷里
我更加爱你
空漠的田野上
我是那棵汁浆饱满的枫树
干燥的风吹得我心潮湿如水
岁月荒凉
鸟儿安睡
洪荒如梦
我的眼里长满爱情
我的眼泪滴成河流
在北方无限的寂静中
我化为雷和花朵
盛开于蓝色的时间里

嘻嘻,今天接着吃--Quebec


干酪浇肉汁土豆条:
乾酪澆肉汁馬鈴薯條(Poutine),是加拿大魁北克特有的小吃之一,原料有油炸土豆条,颗粒型乾酪块以及肉汁,有时候还会加入火腿,热狗肠或者鮭鱼。通常用作配餐。奶酪浇肉汁土豆条非常著名的餐馆有: 魁北克市的CHEZ ASHTON 蒙特利尔的Restaurant Lafleur。


煙肉三明治:
是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特色食品,法語稱sandwich à la viande fumée,或簡單地稱un smoked meat(煙肉)。

這種肉是蒙特利爾樣式的煙肉,它類似五香熏牛肉 pastrami的樣式和味道。它受到東歐影響,很大數量的猶太人從東歐遷居安定到蒙特利爾。這並且適用於蒙特利爾百吉捲 Montreal style bagel。蒙特利爾四周都有煙肉專門店,專門店橫跨北美洲。

Tuesday, July 17, 2007

真TMD

今天,我在咖啡上花了太多时间,非常划不来。可没办法,那个龟孙子真TMD, 就因为我不喜欢他,厌恶他的小家子气和大男人主义,他就接着我的帖子影射我不温柔。 我不得不用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告诉他想要我温柔,他首先要自爱。

我是一个脾气好到头了的人,但是,一旦过了底线,也会暴怒。这个人一次给我寄了10来张各色美女的照片,证明他多有魅力,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抡他个巴掌, 只有实话相告,他太无耻。

Quebec, Cipaille, or Sea Pie


今天接着魁北克, 先说说它的吃。

似乎,魁北克是一个在吃上非常实惠的地方。这里只提到了一种当地食物, 叫做Cipaille,类似于中国的馅饼,里面有牛肉,鸡肉,和熏肉,还有菜,包在面里,在烤箱里烤熟。

A sturdy meat pie with a historic flavor.

The history of this dish goes back to at least 1747, when Hannah Glasse's cookbook gave the recipe for a 'Cheshire Pork Pie for Sea' consisting of layers of salt pork, meat, and potatoes. The recipe, with a myriad of variations, shows up in American cookbooks from 1796 and 1824 as well.

There is a traditional Quebec layered meat pie called cipaille (pronounced 'sea pie'). The similarity between the two meat pies probably is no coincidence! There are also very similar pies are called cipâtes and six-pâtes.

The recipe below takes a lot of preparation and baking time (two days in total, including six hours of baking), but if you use pre-cubed pork & beef stew meat and boneless chicken breasts, and instant biscuit mix for the pastry, you can really cut down on the time you spend in the kitchen. If you have game, then by all means substitute duck, goose, moose, deer, elk, &c. for the other meats. This recipe is quite large, so I have included ingredient lists for two versions, one to serve six or seven, the other to serve twelve to fourteen. Be warned : you will need one or two very large casseroles to cook this dish, even if you're doing the smaller recipe.

If you'd rather not spend time at a rendezvous doing the cooking, you can make cipaille in advance and take it with you to serve at room temperature. I understand that some Dutch ovens can be used as a casserole dish inside your home oven. Pre-baked meat pies are also handy if you have the bad luck to be under a ban on outdoor campfires, which was the situation in many parts of the country at various times this year.


Six-Pâtes

To serve 6-7 :

1 lb. (454g) pork, cubed

1 lb. (454g) beef, cubed

1 rabbit or 1 turkey drumstick

1 chicken leg

2 chicken breasts

1 tsp. salt

1/4 tsp. pepper

1 large onion, chopped

1/4 tsp. summer savoury

2-3 slices salt pork




To serve 12-14 :

2 lb. (900g) pork, cubed

2 lb. (900g) beef, cubed

2 rabbits or 2 turkey drumsticks

2-3 chicken legs

4 chicken breasts

2 tsp. salt

1/2 tsp. pepper

2 lg. onions, chopped

1/2 tsp. summer savoury

4-5 slices salt pork


The day before : Remove bones from chicken, rabbits, turkey. Reserve bones, and cube meat. Mix meat, onions, salt, pepper, and savoury; cover, & refrigerate for 12 hours. Place bones in small pot; add 1 chopped onion, salt, pepper, & cold water to cover. Simmer for two hours. Strain stock, and refrigerate until needed.

The same day : Make pastry. Combine 3 cups flour, 2-3 1 tbsp. baking powder, & 1/2 tsp. salt. Cut in 2-3 tbsp. butter, margarine, shortening, or lard. Stir in 1/2 cup milk; mix thoroughly. Divide pastry dough in half. Roll out half of pastry on lightly floured surface. Cut into 1-inch squares. Roll out remaining pastry for top crust.

At last, you're ready to make the pie. Fry salt pork slices in oven-proof casserole dish (or put dish in 400°F oven for 5-10 minutes, to cook salt pork). Remove pork slices; put a layer of meat in the hot fat, and pour in half the stock. Cover with a layer of pastry squares, leaving a little space between the squares. Add remaining meat, pour in the rest of the stock. Cover completely with top crust; cut one or two 1" wide circles in the center of the top crust to let steam out. (If you have any leftover crust, put it in the fridge until the final half hour of baking; roll it out, cut in squares & bake with cipaille for the last 10-20 minutes). Bake at 400°F for 45 minutes, then reduce heat to 350°F and bake for five more hours. Keep a close eye on the level of liquid in the casserole ; if it seems to be drying out (no steam coming through the top crust), add water, beef broth, or chicken broth through the hole in the top of the pastry.

Monday, July 16, 2007

Quebec, 美丽的书,美丽的土地 (I)





那本“Knopf Guides”的 Quebec简直美得惊艳,是诗配画啊。

它是这样描绘北极熊的:(中文是我翻的,没有英文那样漂亮)

北极熊在冰上猎物,在那里,他们会几个小时守候在一个冰窟窿边呼吸。 他们还是了不起的游泳健将。

Polar Bear: Polar bears hunt on the ice, where they may spend hours waiting by a hole for a seal to surface for breath. They are also excellent swimmers.

窄叶棉花草:

这是一种茂盛生长在潮湿土壤里的, 开着毛茸茸小白花的植物。

Narrow-Leaved cotton grass: A plant with fluffy white flowers that thrives in damp soil.

柳雷

这种鸟栖息在柳枝丛里。 长满了羽毛的脚爪可帮他们抗御严寒。

Willow Ptarmigan: This bird lives among the dwarf willows. Feathered feet help protect it from cold.

灰柏:

灰柏喜欢沙石地。 它的果实只有在熊熊大火里才会裂开。

Gray Pine: It favors sandy or shingly ground. Its cones only open if exposed to the intense heat of fire.

粉虾:

粉虾 是无性别的。他们出生时是男性,大概三岁左右,变成了女性。他们用来作鱼饵, 和螃蟹相反,女性的粉虾更好吃。

Pink Shrimps are hermaphrodite. They are born male and metamorphose to female at about three years old. They are fished with net and, in contrast to crabs, its preferable to eat the females.

枫树是Quebec的命根树,孩子们这样唱道:

Maple sugar, maple candy
Maple syrup sure is dandy.

啊啊啊,我要把这本书给我的两个evil super boys :-), 这些美丽的生物比留着山羊胡子的东郭先生和黑旋风李逵要可爱许多 :-)

Sunday, July 15, 2007

旅游指南


今天去Borders,在许许多多的有关加拿大的旅游书里,看上了一本“KNOPF GUIDES”的QUEBEC, 喜欢极了瘦长的书型,淡蓝色的封面,黑色的书脊。 里面的插图非常美,尤其是卷首的几张黑白相片,印在银灰色的背景上, 是我最喜欢的颜色,我坚决地认为,最高贵的配色是黑,白,灰,有了这三种色,一幅图基本上完美无缺,如果有一点点红或蓝,就是美艳了。

我不喜欢没有漂亮图片的旅游书,而且,我对纸张的要求也非常苛刻。这本书,从我视觉的角度上,是无可挑剔的,我是第一次见这本书,这是最后的贵族啊。一般,我喜欢那套那DK’s EYEWITNESS TRAVEL GUIDES”的丛书。

Saturday, July 14, 2007

我的第一首诗 :-)

那时, 我6岁,刚从苏州回北京。爸爸叫我背唐诗:

窗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抬头望,正好一个玩具灯笼挂在窗前,我脱口而出:

窗前灯笼亮
疑是电灯光
举头望灯笼
低头入梦乡

我很李白吧 :-)

我要当美国人啦

想当初,为了绿卡简直要烦透了,那6年也不知道这麽过来的,似乎每天都在为身份发愁。终于拿到绿卡了,就像奴隶被赎了身,有自由了。

可一点也不想当美国人。觉得做中国人很好,唐诗宋词红楼梦,也够度余生的了。

可绿卡要过期了,到底当不当公民,又成了哈姆莱特的问题。

终于决定当公民了,只是图出国省事,可回国还费事哪。

今天要去按手印。一早去了,屋子里没几个人。一家墨西哥人,男女都是粗粗壮壮的,两个中东女人,老的还带着蒙头,连英语也不会说,另外两个是东欧人,都是4,50岁了,身材不错,可脸上老的可怕,我很怕看那些东欧女人,年轻时非常漂亮,但说老就老,皮肤一下子就变成了老树皮, 坑坑洼洼 地吓死人。

因为人少,一会儿就好了。我很喜欢按手印的机器,看着自己的指纹,心想:那就是我啊,不会有任何人和我一样,这才是生命的印记啊, 多奇妙啊。

回来的路上,经过一家墨西哥食品店,我心血来潮,一定要去看。一进去,吓了一跳,好像我认识的中国人都在那里,原来是一个又便宜又齐全的超级市场,我却从来不知道。那里的中国人都拖儿带女,买一车东西,他们和我开玩笑,说我不像到那种地方的人。我看看自己的丝绸低领杉, 女儿也不跟着我,才觉得我的日子很自在。 真好像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在家写博格的美女作家,顿时觉得无地自容,立马要回归生活,学着边上的那个墨西哥女人,买了两个油炸的饼,暗自发誓,以后要多多光顾这里,东西又多又新鲜, 还便宜得让人发指,一箱12个芒果才4块钱。

买了一大盒子猕猴桃,就回来了,家里没人能吃东西,就算当了美国人了吧。

Friday, July 13, 2007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今天,看了老廖给慧元写的书评, 着实大吃一惊。老廖把它当成一本音乐指南或音乐评论,这简直是不着边。这是一本很personal的书,是音乐和一个人的关系,以及在个人生活中的作用。读这本书的人,是有感于作者对音乐的热爱和理解, 而不是去研究音乐本身。

老廖和老尚对这本书的感觉让我不得不问,男人和女人真是离得太远了。他们把那些poetic的文句当成了音乐本身,其实,那是一个被音乐滋润的灵魂。

慧元那时的文笔过于纤细,我更喜欢她后来的那些随笔, 但是,这本书的感情非常真挚,我还是非常喜欢的。

世界多小啊

又去读了一遍查建英,查建国说:

我一生心强命不强。几十年来,我一直与命运搏斗,咬紧牙,不流泪。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为民主理想,退党;为自由理想,辞职,再辞职;为爱情理想,离婚,再离婚。至今是一个在思想上、事业上、经济上、感情上的漂流者…

当一个理想主义者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很少有人能保持精神上的强健和心灵上的诚实的,不论是对梦想还是对爱情。生存的需要是超出一切的。这就是查建国和查建英打动我的地方吧。其实,谁又不是漂流者哪?

世界多小啊,今天Lucy 和我讲她在文学城认识的一个朋友,我说我知道他,Lucy 很吃惊,等我给她讲了我为什麽认识他以后,她就更 想不到了。

我心里有几件事是很少愿意回想的,它们是我割心切肤的痛。我不恨任何一个伤害过我的人, 也没有任何报复的欲望, 但我不愿意去想我曾受到过的伤害, 因为不堪回首。

但是,这个人却让我想起了杰克, 想起了我刚到美国的岁月。在我生命中,杰克是对我最好的人之一。是他用他那辆漂亮的红色的雪弗莱敞篷跑车教会了我开车,他说: 记住,刹车时踩闸,加速时踩油门 :-),是他每小时开了110 miles 从密苏里到哈密尔顿看我,以至于被吊销了驾照,是他明确地对那家悭吝的餐馆老板说,只要我爱吃什麽,他就做什麽。。。

想起杰克,我就想起了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他站在他的跑车边,轮廓分明的脸相极了 James Dean。

所以,痛苦并非难以承受,没有哪家人对我的伤害,也就不会有杰克对我的关怀。

Lucy 是第一个读到了我的《河流,城市和生命》,又是她,昨天夜里给我写伊妹儿兴致勃勃地讲她的文学城朋友的,哈哈,事情就这般有趣,她的朋友早就在我的故事里了,我简直搞不懂我和Lucy到底 有什麽缘分 :-) 今天早上她告诉我:“我最爱的是你。”。。。我真得很心花怒放 , 我们都是命中注定的。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53621930

Tom Asked Me

今天在Tom 那里坐了半天。

Tom说:“你要到DC to set up hosting box”。

我说:“我现在不能去那里,你让菲力去吧,我会告诉他如何做”。

Tom说:“这件事很重要,我们要有deliveriable”。

我说:“我知道,可我现在没有能力travling,我只能在local”。

Tom说:”Are u sure you are ok?”

我说:”As long as I am not traveling, I am ok.”

Tom很不放心地看着我,我不知如何对他解释,我没有办法去那个城市,没有办法一个人在旅馆,我只是对他说,我会保证教会菲力。

Thursday, July 12, 2007

胡思乱想

今天一整天心情都不好。因为头疼,下午就回家了。看了一会儿格非的小说。二十年了,我还是喜欢他的文字,非常地鬼挹。 他的故事并没有太多新奇的,但他的语言却很魔幻,有一种游离感。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读他的《迷舟》,87年的暑假,在《收获》上,天气很热,我躺在竹编的凉席上,看了一遍又一遍。今天读,还是同样的感觉。

和BBB聊了一会儿天,他喜欢我的《一个城市的记忆》, 其实,他一直喜欢我文字里的passion, 他和我讲过多次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讲,我灵魂里有一种非常intensive 的寻本求源的欲望,我只在Thomas Wolfe 身上见到我自己, 我想那是一种poetic的精神实质。
http://www.writewww.com/title.php

晚上读查建英的:“国家公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多舛人生”, 非常难受。查建国,魏京生都是人大附中毕业的,我的老师也曾是他们的老师。而我成长的过程中,周围的朋友大多是这样的人。。。我还记得很多个晚上,在方方的那间小屋子里,他给我读《今天》,读外国诗歌, 读莱蒙托夫,普希金,讲魏京生,王小波。。。我有一次对方方说,他们都是俄罗斯理想主义的中国变种。俄罗斯的理想主义是一种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混合体。这些人不是去搞革命就是去当诗人。这篇文章给我一种久违了的亲切和悲哀, 让我回想很多的往事和人。时间真快,一晃二十年。

Wednesday, July 11, 2007

书和DVD收到了

“我突然明白了,这座城市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无论我走到那里,它都会跟到那里。 ” ---摘自《一座城市的记忆》

你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无论我走到那里,你都会跟到那里。

关于加西亚•洛尔卡

有几个诗人的诗是不能经常读的,其中有一个就是加西亚·洛尔卡。

在加西亚·洛尔卡的诗歌中,人们可以觉察到三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死的声音、爱的声音和艺术的声音。

洛尔卡对死的态度是既脆弱又坚强,既恐惧又勇敢。他所希望的死是“死得其所”,是一种“结果他的光辉之死”,因为在他看来,“活着的死亡同样是死亡”。对他来说,关于死的题材具有极大的魅力。

爱的声音在洛尔卡的作品中回荡得最长久,也最广泛,可以说是回荡在字里行间。阿莱克桑德雷说:“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激情满怀,爱情与痛苦每天都使那高贵的前额更加高贵。他爱得很深,这是某些浅薄的人不愿承认的品格。至于他为爱而痛苦,恐怕是无人知道的。”

----------------------------------

呜咽----洛尔迦

我关紧我的露台,  
因为不愿听到呜咽,  
但是从灰色的墙背后  
听到的只有呜咽。

唱歌的天使不多,  
吠叫的狗也没有几条,  
一千只提琴也能抓在掌心:  
可是呜咽是一个巨大的天使,  
呜咽是一条巨大的狗,  
呜咽是一只巨大的提琴,  
风给眼泪勒住了,  
我听到的只有呜咽。
(戴望舒 译)
---------------------------------------

小小的死亡之歌----洛尔迦

月亮的垂死的草场,  
和地下的血,  
古旧的血的草场。

昨日和明日的光,  
草的垂死的天,  
沙的黑夜和亮光。

我遇到了死亡,  
在垂死的草场上,  
一个小小的死亡。

狗在屋顶上。  
只有我的左手  
抚摸过枯干的花的  
无尽的山冈。

灰烬的大教堂,  
沙的黑夜和亮光,  
一个小小的死亡。

我,一个人,和一个死亡,  
只是一个人,而她  
是一个小小的死亡。

月亮的垂死的草场。  
雪在呻吟而颤抖  
在门的后方。

一个人,早已说过,有什么伎俩?  
只有一个人和她。  
草场,恋爱,沙和光。
(戴望舒 译)

Tuesday, July 10, 2007

李商隐

心烦,读李商隐。

卷539_1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卷539_2 「重过圣女祠」  
白石岩扉碧藓滋,上清沦谪得归迟。一春梦雨常飘瓦,  尽日灵风不满旗。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  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

卷539_3 「寄罗劭兴」  
棠棣黄花发,忘忧碧叶齐。人闲微病酒,燕重远兼泥。  混沌何由凿,青冥未有梯。高阳旧徒侣,时复一相携。

卷539_11 「商於」  
商於朝雨霁,归路有秋光。背坞猿收果,投岩麝退香。  建瓴真得势,横戟岂能当。割地张仪诈,谋身绮季长。  清渠州外月,黄叶庙前霜。今日看云意,依依入帝乡。

卷539_36 「送崔珏往西川」  
年少因何有旅愁,欲为东下更西游。一条雪浪吼巫峡,  千里火云烧益州。卜肆至今多寂寞,酒垆从古擅风流。  浣花笺纸桃花色,好好题诗咏玉钩。

卷539_37 「代赠」 
杨柳路尽处,芙蓉湖上头。虽同锦步障,独映钿箜篌。  鸳鸯可羡头俱白,飞去飞来烟雨秋。

卷539_38 「桂林」  
城窄山将压,江宽地共浮。东南通绝域,西北有高楼。  神护青枫岸,龙移白石湫。殊乡竟何祷,箫鼓不曾休。

卷539_39 「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卷539_45 「西溪」 
近郭西溪好,谁堪共酒壶。苦吟防柳恽,多泪怯杨朱。  野鹤随君子,寒松揖大夫。天涯常病意,岑寂胜欢娱。

卷539_46 「忆梅」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

卷539_47 「赠柳」 
章台从掩映,郢路更参差。见说风流极,来当婀娜时。  桥回行欲断,堤远意相随。忍放花如雪,青楼扑酒旗。

卷539_57 「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卷539_58 「风雨」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

卷539_59 「梦泽」 
梦泽悲风动白茅,楚王葬尽满城娇。  未知歌舞能多少,虚减宫厨为细腰。

卷539_60 「赠歌妓二首」
水精如意玉连环,下蔡城危莫破颜。  红绽樱桃含白雪,断肠声里唱阳关。  白日相思可奈何,严城清夜断经过。  只知解道春来瘦,不道春来独自多。

我很moody

我知道最近我很moody, 不论干什麽,都要很强迫地去做,而且,对一切也非常厌倦, 即使是写,弹琴, 甚至即将要来的旅游,也统统打不起精神。当然也知道为什麽。

我从来就是一个很有自我纪律的人,不论如何,也是该干什麽就干什麽 。即使是明天就要死了,我今天也还会穿戴整齐,绝不张皇失措。

可是,我心里非常地悲伤,非常地depress,非常地寂寞。

哎,大家都在夸我至情至深, 说我每篇文字都感情饱满,真挚,才不知,那才是我最最致命的伤处啊。

Monday, July 9, 2007

伊斯坦布尔


为什么写作?

昨天,又看了奥尔罕·帕慕克《伊斯坦布尔》的最后一章:是讲他的母亲不让他做一个艺术家,而一定要他成为一名建筑师,因为在土耳其艺术家不被人尊重,是贫穷的代名词。他的父亲,一生渴望写作,年轻时幻想当个诗人,也曾逃离家庭,一个人跑到巴黎,住在小旅馆里写作。 他写他母亲的痛苦, 一个人寂寞地玩纸牌,跟踪父亲,最后发现了父亲和他情妇的住处,又用了手段买通了看门的人,拿到了钥匙,进去看,发现了父亲平时穿的睡裤,和他的书。这只是两个完全不容的灵魂,无法在各自的身上安息。

今天又去看他的诺贝尔受奖演说:父亲的手提箱。他父亲在死的前两年, 把他的一个手提箱交给了儿子,里面是他一生的手稿,却一直放在箱子里。他在生活和文学之间挣扎了一辈子,鼓励儿子成为作家。

为什么写作?帕慕克说:

对我来说,做一名作家就是去挖自己内心深处的隐秘伤疤,他们是如此的隐秘,有时甚至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还要不辞辛苦地去研究、了解、揭示它们,真正的去拥有这些伤和痛,把他们变成我们的精神和作品中的看得见的部分。

他又说:

作家是一种能够耐心地花费多年时间去发现一个内在自我和造就了他的世界的人。当我谈到写作时,我脑子里想到的不是小说,诗歌或是文学传统,而是一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单独面对自己的内心的人;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他用言语建造了一个新的世界。

作家的秘诀不在于灵感——因为谁也不知道它来自哪里——而是靠固执,耐心。有一句老话——就是用根针挖井——我觉得就说出了作家的概念。

是的,写作是一件极为艰苦的事,是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我会经常待在那里,去等待一个合适的字,会用几天的时间想一句话,读各种书, 我在咖啡里的很多帖子,都是在实在写不下去的时候写的。。。

写作又是一件非常孤独的事,我在机场,旅馆里, 永远是一个人, 也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能完全面对自己的内心。

Sunday, July 8, 2007

一座城市的记忆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83949922

我总算把它写完了。其实,也知道,写的那麽辛苦,真正看得人也未必领会。 不过,写作永远是为了自己,为了灵魂里永不安宁的骚动, 和现实中永远不会实现的美丽和梦想。

我心灵得安宁

早上还是去弹琴。不过,汗流个不停,太虚了。回来的时候,知道血糖低,要买一杯果汁,店里只收现金,才发现没钱。边上一个男人一定要替我买,我不要,他却执意把钱交了。我说了谢谢,他就走掉了,也许怕我想得太多。我真是很感谢,因为我实在需要它,不然,没有力气走回家。芝加哥很热,95度。

还是弹不流畅。在家里要好得多。不过,我老人家是那种特别有毅力,有恒心的人,不怕做错,相信只要坚持不懈,就会成事。

又去听讲道,其实,我去教会的一大半原因是喜欢圣乐,在音乐里,我总能安静和谦卑下来,所有的疼和苦会化成更温柔的爱和忍耐。今天的殿乐是“我心灵得安宁”,我最喜欢的歌之一。

Saturday, July 7, 2007

Frida Kahlo


早晨,看到Lucy的信, 她说她要写一点关于Frida Kahlo 的事情,因为今年是她诞辰100周年. 想起了我去年在德州买的Frida的画像,是一个墨西哥人开的小店,很像我们中国的那种小杂货店,一眼就看到了贴在一个纸板箱上的Frida, 喜欢那张画是因为太朴素了,好像是从一个普通人家墙上摘下来的,挂了很久了。Frida很悲哀地站在那里,她的痛苦都是血淋淋的, 时时都让人感到她在流血。

因为在生病,天昏地转,想着她临死前说给自己的话,生命很多时候是非常惨烈的。

Frida在日记中写道:"I hope the exit is joyful - and I hope never to return..."

Friday, July 6, 2007

我生病了

下午在办公室就知道大事不好,走路时像踩了棉花。 很幸运地开回了家,他们要去北国吃晚饭,勉强吃了。回来,洗了澡, 就上了床。

然后,我就开始漂,沉入了海底, 没有知觉。

二十岁时每隔一两年总会犯一回这个病,查过很多次,医生也查不出原因, 就认为是神经性的, 太紧张,焦虑都会导致神经的失调。这几年很少犯病。

每次有两三天,最后,一定要吐一次,头疼才会慢慢消失。

还好,是在周末。

诚实和勇气

昨天夜里,我都快关机了,玛雅突然和我QQ, 她不喜欢写信,总是让我的IM开着,随时可以讲话,或者就是打电话。她告诉我她要回国一年,去处理家里的事情和陪母亲。洛杉矶的房子空着,我可以随时用, 告诉我钥匙在那里。

最后,又是她的一贯Style,她说:宝贝,你真漂亮,我回去了给你写情书。

我也和往常一样笑了,因为不知道如何对她讲。通常,我会说:玛雅,我爱你,多保重。不过,昨天我说,你写吧,反正现在没人给我写。

这是一个奇特的女子,人们可以对她的行为有各种指责和仇视。但是,她那种勇于正视自我的诚实和勇气却是无与伦比的。我对她怀有最真挚的敬意和爱护。

爱和诚实是需要勇气和能力的, 这是生命中最本质的激情和创造力。

Thursday, July 5, 2007

前世

若之在我和争论肖红。 其实,我是不应该去评价她的。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前世,有一次玛雅说,她觉得她的前世是一个也叫玛雅的女导演,她们的生日相同,名字相同,喜欢的东西相同。我就一直在想肖红也许是我的前世。真的无法解释,第一次读她的书就爱不释手,那本《呼兰河传》是82年买的,25年了,不论去那里,都带着。我读过几乎所有有关她的文字,传记。。。她的那种寂寞悲伤我都能感觉到,年轻时曾想,要是活过了31岁,死了也罢了,就是因为她死在那个年龄。中学时一直梳辫子,留着刘海,也是因为她一直梳着这样的发型。

爱一个人是没有道理的,发自灵魂的爱,是一生一世的。人的个性,是在我们出生之前就决定了。我倒是希望有前世和轮回,生命因此得以延续。

寒冷和空旷

一早就来到办公室,程序有很多问题。Bala 说要用新的版本,但是从database里取出Code后,我不能start server, 让其他人查了查,都有同样的问题。花了一个上午,还是找不出原因, 后来才发现菲利改了MANIFEST File。我很着急测试我的新程序,花了三天才写出来, 写得昏天黑地。

最近觉得特别累,真的应该把手里的一切都放下, 什麽也不想, 只是开车。去年三月份花了两个星期开车,开了半个美国。我想在20号左右去加拿大,但是,走之前必须把程序调出来。

明天要去买加拿大的书,我上一次是98年去的,快10年了。我喜欢北部,人烟稀少,空旷寒冷。我就一直喜欢寒冷和空旷的地方。那种受了伤的空旷,和我心里最孤独的地方共鸣。

人们说时间可以治愈创伤,其实是胡说八道, 但是时间可以让你习惯于创伤,接受它,使之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

Wednesday, July 4, 2007

我和菊子,简杨

有人拿我和菊子, 简杨比。 其实,根本不能放在一起比。因为根本不是一回事。

菊子和简杨也不能比。

菊子很单纯,她的世界很简单,但很真实,她是邻家的女孩, 可爱讨喜。

简杨文笔好,写得更用心一些,但她的世界固定在一个模型里,她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中国姑娘,真挚朴素。

我却是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的人,一个艺术爱情至上者,一个叛逆,一个怀疑传统的人。

举个例子吧:

菊子说唐琬根本不应该再爱陆游,因为到底是陆游休了她,尽管是无奈地休了她。唐琬应该和赵**幸福地过日子,再游沈园,看见陆游,要做欢笑状,把陆游气死。

但我却是那个唐琬,当我再见到陆游时,陆游告诉我: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我也会对他说: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然后,死就死吧。

简杨说:一直对高跟鞋不能忘情的女人,都是渴望美丽的,而敢于穿红色高跟鞋的女人,多是个性鲜明的。不是有非凡勇气的女人,是不敢把它踩在脚下的。如今,走了几十年路的我,也象那些女人一样,穿着一双舒服简单的鞋,混迹在不动声色的人群中。多半的时候,鞋是黑色的,心里却有一点儿火红在跳动。

可我还是穿着我的高跟鞋,各种颜色的,因为如果我失去了对美的渴望和勇气,我也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

所以,我永远不会像菊子和简杨那样的Popular, 我不会被所有的人喜欢和接受,但我是一个独特的声音。

其实,这也是咖啡和CND的区别。XW说,除了我以外,几乎没有女人能和玛雅共识,可能也就是这个原因吧。
 

肖邦和李后主

今天看傅聪讲肖邦,我很喜欢, 尽管我觉得有点太中国化了。傅聪被认为是肖邦的专家, 他说肖邦是李后主,肖邦的各方面的艺术根基非常的深厚,他的钢琴里不仅仅是旋律,还有和声,有舞蹈,有诗,而这诗,正是李煜词里的故国情。但肖邦把这一切融会的特别好,也就是意境。我顺便把李后主拿来再看:

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 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沉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离别歌。垂泪对宫娥。

浪淘沙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任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看焰火

人的一生大多是年复一年地重复着琐事,即使是今夜也不例外。

自从搬到芝加哥后,每年的独立节都是去Point 看焰火。 Points 有密执根湖最美的石头护岸。 前两年,市政府要拆,重建水泥护岸,我们住在这一带的居民抗议了很久,才算保护了下来。9点过后,人已经很多了,大家都挤在 靠近downtown的那一边的岸上,各自找一块 岩石坐着,因为焰火是在海军码头放。其实,我根本对此毫无兴趣,只是除此之外,也不知干什麽,总不能呆在家里写博格或者票咖啡吧。生活需要正常的activities。不过,我也懒得和别人挤,就站在边上的草地上。

在一块大石头上,我看见了一对中国夫妇带着两个男孩子。大的有5,6岁,小的大概3 岁左右。就是一对平常的柴米夫妻,30多岁的样子。像大多数这里的中国人一样,男人戴眼镜,已经开始谢顶了,女的穿着普通的短衫短裤。爸爸抱着老大,妈妈抱着小的。老大坐不住,我看着爸爸用一只手护着他,让他在石头上跳来跳去,还不时地去亲亲他;妈妈一会儿给老二吃香蕉, 一会儿吃土豆片,又用另一只手驱赶蚊子。。。

我没看到焰火,我的眼睛无法离开他们,看到我俩眼全是泪,一直到焰火完毕,他们一家消失在黑暗里。

Tuesday, July 3, 2007


你好不好?
家里都好不好?

她其实真得不敢问,这是两个能让她心碎成一地残花枯叶的问题。

Monday, July 2, 2007

讲一个博尔赫斯的故事

晚年的博尔赫斯双目失明。有一次,他在一个咖啡馆里接受记者的采访。记者问他所感受的生活意义,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任何意义。他有诗为证:

假如我死了,
我失去的,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过去。。。

这时,咖啡店里正在播放一首莫扎特的乐曲,他停顿片刻,说:

“不,只要音乐还在继续,生活还是有意义的。 ”

他于是写了那首著名的《只要音乐还在继续》。

这是他的《To Johannes Brahms 》:

I, who am an intruder in the gardens
You have lavished on the future's plural
Memory, wished to sing the glory
That unto azure raise your strings.
I've desisted. To honor you
Enough is not this misery of people
Wont to nickname vacuity art.
Who honors you is bright and valiant.
I am a coward. And a wretch. Nothing
Could justify that audacity
Of singing the magnificent joy
—Crystal and fire—of your enamored soul.
My servitude is the impure word,
Offshoot of a concept and a sound;
Nor symbol, nor mirror, nor groan,
Yours is the flying river that perdures.

萧红和沈从文

*******位于呼兰的萧红墓.(戴望舒的萧红墓在香港) *****


和古典知音一回,昨夜读了一夜格非的文字,他花了很多时间谈废名,周作人和沈从文。他说《竹林的故事》 两千年以后也会有读者。

但是,我一直觉得萧红被大家忽略和低估了。萧红的很多文字也美得如画,(她喜欢画画, 很有天赋)。但是,更重要的是萧红的文字没有一丝一毫的做作,每一个字都是从心里流出来的,都带有深深的感情,都敏感细腻的入骨。 她是一个最天然的作家。如果要我选一个我最爱的中国女作家,一定是萧红。而且,萧红的《呼兰河传》 才是第一本打破了散文和小说形式的书。

再说几句沈从文,沈从文的文字优美,可是没有气势,他的故事和文字都太单薄,少一种大气和浑厚,可能和他的性格有关。

萧红的故事和文字却有这般的气势和厚度。她的《生死场》是一连串的画面,有着史诗般的凝重。到底是北国原野里长大的女子.

另外,戴望舒的那首《萧红墓畔口占》, 是中国最感人的一首爱情诗。有人说戴望舒爱过萧红,我绝对相信。我从来受不了徐志摩的情诗。



萧红墓畔口占     

戴望舒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   

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Sunday, July 1, 2007

音乐不要停下来

从教会回来。

早晨起得太早,因为弹不好琴,紧张得要命。起来后练了40分钟,觉得还可以,可是,一到姚晨那里,又错得一塌糊涂,非常的沮丧。后来,干脆不弹了,和他聊音乐学院的那些事,那些人,说也说不完,中国的事情都太有趣了。

今天讲《雅各书》 ,我最不喜欢的一篇新约。 只是一篇说教,告诉你应该如何如何。 昨天夜里没睡好,早上起的又早,讲员又非常罗嗦,所以我几乎睡着了。突然又听到一个以前来过这里的女孩子得癌去世了,才29岁。我见过她几次。觉得生命是如此不可预测,生死只是一瞬间。一生真得很短,其中又有许许多多的烦恼,痛苦,许许多多的惦记和牵挂, 和欲罢不能的爱。

殿乐响起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心是空的,把头埋得很低,不愿意让人看到我的眼泪,只是希望音乐不要停下来。

回来后觉得我一下子垮下来,心里难受得要命。 借着练琴为名,把自己锁在琴房里,然后,把计算机里那几首莫扎特 的慢板不停地放。 外面很热,可是我却冷到发抖。

Saturday, June 30, 2007

胡思乱想(3)---纪伯伦的《先知》和耶稣

3)纪伯伦的《先知》和耶稣

非常有趣,我一直认为纪伯伦的《先知》是一本诗话了的圣经,但是,纪伯伦并不是一个基督徒,他的先知,是伊斯兰教里的耶稣的神,他又写了一本《神之子》,才写的是耶稣。不过,《先知》几乎就是新约的诗歌体。 

我最喜欢的圣经篇章是“八福”, 这是我读过得最温柔的话语,耶稣也是最温柔的人:

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胡思乱想(2)-----爱是恒久的忍耐

2)爱是恒久的忍耐

我是一个很不愿意谈论男女之‘爱’的人。和整个人类一样,我永远被这个问题所困惑,也永远逃脱不了自己的宿命。这几天,咖啡里几篇苏美的文章,她实在是有才华的,但她的男女世界里除了性,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也许她研究现代派,卡夫卡,耶奈尔克,也就试图用一种反人性的办法去衍释人性。其实,心灵不到的地方,身体也永远无法满足。

但是,男女之情又是非常痛苦的。“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 当你真心地爱一个人,又被伤害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恒久的忍耐, 纵使这种忍耐,也许永没有结果。有一次,钱师母对我说,忍是人生最难的事。

胡思乱想(1)----你为什麽信神?

最近,胡思乱想的很多,干脆记下来,老了自己看 :-)

1)你为什麽信神?

似乎, 当人们(中国人)知道我是一个基督徒时,都很吃惊,好像我实在不像这样的人。比如,在高校,在咖啡,都是一群知识分子,自由派, 大概,我给人的印象偏偏是一个非常自由的人。

想想我是如何成为基督徒的,也许更不可思议。92年,我刚到美国,在Ohio的 Oxford,极美丽的一个大学城。 那一天,下大雪,辛辛纳提中国教会来了三个人,在小镇的马丁。路德教堂里给新来的学生宣道, 结果,只有我一个人去了,他们三个人就给我说。其实,这三个人都是义工,根本也没有太多的神学训练,我甚至不记得他们讲了什麽,只是,当他们问我,愿意不愿意接受基督时,我说愿意。一切都自然极了,我没有什麽特别感动的,只是觉得就是了。

15年过去了,我还是不清楚那一天发生了什麽。 从我内心深处,我似乎从来没有相信过进化论,只是在冥冥中,我觉得这个世界太奇妙,太精致,太复杂,太完美无缺。 我又是学物理的,18-20岁的时候,对哲学,科学史,自然辩证法之类的东西特别感兴趣, 看了很多书,可是没有回答我心中的问题。而圣经却让我一下子找到了答案。也就是说,我的思维方式和大多数人不同,很多人信神是从感情上开始,比如,觉得教会气氛好,教徒善良,可我却是从理性上开始,对我来说,圣经是一本最make sense 的书。

我不是人们说的那种虔诚的教徒,除了做礼拜,几乎不参加任何学习,活动,因为那些对我好像没有用。但是,我从来不能让自己生活在一种无神的状态下。也就是说,我需要神。我非常不相信人类,因为人可以无恶不作。但是,我必须有个可以相信的东西,这样,我才能活下去。

去年的冬天有一天,办公室楼下的书店在Sale,有几本Pope John Paul II 的画册。 我从摊子经过,看见了Paul II 的脸,突然,就有泪流下来,我自己都很吃惊。我才意识到,他的脸上有一道光,这道光让我很爱他,很想亲近他,对他讲我心中的一切。我第一次理解了‘神父’的含义。他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让我有这种感觉的神父。 我买下了那本画册,非常喜欢看他的脸。他实在是一个漂亮的男人,高贵的男人,他脸上有一道温柔,怜悯和爱的光。

Friday, June 29, 2007

这个星期

这个星期算是挣扎过来了,因为无论如何,什麽样的日子都要过的。有好日子,就有坏日子。好日子像清风,飘散的快,坏日子也像风,只是吹过你的时候,会在你的肌肤上留下痕迹,最后变成纹路, 刻在身上,永世不望。但我不拒绝我的坏日子,因为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知道如何的忍耐和安静。

这个星期,我时时在头疼,有时会疼得很难忍受, 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想得太多了。

时代的音乐(2)

古典时期是莫扎特,贝多芬的时代。这个时代现代钢琴的出现,使音乐有了更多,更丰富的表达方法。

我无法解释莫扎特,却不能停止去爱他。傅聪曾经比较过莫扎特和贝多芬,他说莫扎特是神,是音乐里的耶稣, 而贝多芬是人,贝多芬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也没达到莫扎特起始的地方。我不喜欢傅聪的比喻,他比得不伦不类,比较需要有一个固定的坐标,是个非常精确的概念,只有在科学中才能运用这一手段,否则,只是牵强附会。 (我也不喜欢比较文学,可笑的概念。)但是,傅聪在这里却道出了一个事实,如果说耶稣是光,我也把莫扎特当成一道人类美丽的光芒。他有许多天使的特征,单纯,顽皮,聪明,淘气。。。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温暖和明媚, 即使在最痛苦的时候,这种特质都不被掩盖。他的快板更像他的天性,活泼,跳跃,风卷残云般的漫不经心,但他的慢版却是他安静思考的时刻,里面有许多痛苦和悲哀。和贝多芬不同,莫扎特不是一个强人,他不挣扎,更多地逆来顺受,独自饮泣,伤心到了极致,却是蚀骨销魂,落花流水,随它去也。而老贝却没完没了在那里:“我要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然后,再作出千百次冲锋陷阵,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莫扎特的慢板是我永远的安慰,他用音符铺就的陷阱就像他死后安身的洞穴,自然,真实,却不知道究竟在那里。 只知道,那是地上一杯贫陋微贱的泥土,闪烁着天堂美丽灿烂的光芒。

我最喜欢的莫扎特慢板:

Serenade No 10 for winds in B flat major
Serenade No 13 for strings in G major
Piano Concerto No 21 in C major, 23 in A major, 26 in D major
Clarinet Concerto in A major, K622 ( Out of Africa ----Denys Finch Hatton的飞机出事后,那一段莫扎特的K622 Adagio—(Clarinet Concerto in A Major)……能让人心碎成无数片片)
Concerto for Flute, Harp & Orchestra in C major
Adagio for violin & Orchestra in E major, K261
Divertimento for String quartet
Horn Concerto No 3 in E flat major, K477

Thursday, June 28, 2007

在这里,我爱你

非常奇怪,在我最不如意的时候,我总会想到这首聂鲁达的诗。这首诗好像和我有一种血缘关系,我心中所有最隐秘,最迫切,最绝望的情感都在这里得到了最准确的表达,而且,这是一个timeless的永恒之旅。

在这里,我爱你------By Pablo Neruda

在这里,我爱你,  
在幽暗的松树林里,风轻柔地释放自己;  
月亮发出磷火一样的光于荡漾的碧波上。  
日子年复一年,相互追逐着一天天过去。

雪花在婀娜的舞姿里招展,  
银白色的海鸥从西跌落,  
有时一点风帆,直薄高远的星际

哦,那船头黑色的十字是那么孤独无依  
有时我早早起来,我的心潮湿如水,  
海浪起伏,回响来自远方。  
这是一个港口,  
在这里,我爱你。

在这里,我爱你,地平线隐去你的身影是如此随意;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里,我依然爱你,  
有时我的吻乘着载重的船只飘洋过海永不再归来,  
我看到自己就像那些陈旧的海锚被人遗弃。  
午后的光阴在那里凝固,码头悲伤不止;  
我的生命变得疲倦、饥渴,没有任何目的。  
我爱着我所不能拥有的。你是那么遥远,  
点点夕阳让我这般的为你纠缠,为你痴怨;  
暮色悄悄降临,星辰对着我歌唱不已。

月亮总是圆缺不定,梦想有如钟摆准确无误,  
那最大的星辰凝视我一如你的双眸。  
我是这样的爱你,  
如松风在月下长吟  
如针叶轻轻歌出你的名字。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53621930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php3?tkey=1178260527

张中行论南星

哈,突然发现,南星是张中行的同学。昨天我把他和林道静放在一起时还真不知道这件事。难怪那,就觉得他们像。摘一段张中行论南星:

南星﹝1910-1996﹞ 原名杜文成。他是我的两级同学,通县师范,我在十二班,他在十三班,到北大,我1931年入国文系,他1932年入外国语文学系英文组。他是怀柔县人,结发之人比他小九岁,也是怀柔县人。他有才,好写,也能写,截止到40年代,已经印诗和散文的集子不少,计有《石像辞》《松堂集》《离失集》《甘雨胡同六号》《三月·四月·五月》等。也翻译英国散文和小说。喜用笔名,作署南星,译署林栖。因为手写多变为铅字,在同学的眼里就高人一等,吾从众,自惭形秽,也就不敢接近他。但可远观,形貌和风度都像郁达夫;内有小别,是总像心不在焉的样子。是40年代后期,我们都在北京,都为饭碗发愁,语云,同病相怜,交往就多起来,理解也就越来越深。正如我在《诗人南星》(收入《负暄续话》)那篇拙作中所说,他不只用手写诗,还用生活写诗。这是说,他居家过日子,眼不观菜市,足不入厨房,而经常在玉溪生的《无题》诗里睡大觉。如此这般,好不好?由我这俗人看,至少有一点我实在不敢恭维,是最容易丢书,丢他自己的,也丢由我的敝箧中借去的。解放以后,他未宣称焚笔砚而就不再写,推想是由护花恋月变为剑拔弩张,他无此能力。恕我尚可自吹有量材为用的世故,十年浩劫过去,我以鞭促之,介绍他译了三本书:温源宁的《一知半解》、奥维德的《女杰书简》和辜鸿铭的《清流传》。他小于我两岁,据他的夫人钟香芸女士说,近年来糊涂却在我之上,那么,以余年从事翻译也就困难了吧?这是遗憾。更大的遗憾是他不能再写一些30年代那样美的充满低回情调的诗和散文。

Wednesday, June 27, 2007

南星的诗

因为在写北京, 又看了南星的诗。那个时代是一个有理想,有诗歌,有爱情的时代。那个时代的女性是林道静, 男人是南星。可时间是冰冷的, 林道静一转眼成了一个硕壮的马列主义老太太,对自己的儿女都充满了暴力,南星成了一个小职员,而这,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们还留下了许多美丽的传说,更多人,包括我自己,就这样不知不觉中一天天老去,连一点点东西都抓不住。生命实在是非常的无奈。

我的手里有一本一个已被时间忘却的诗人南星的诗集《石像辞》(1937年上海新诗社版),他在开卷《寄远》一诗中写道:“记得你的故居么,/让我们同声说胡同的名字。/告诉你昨夜我有梦了,/梦见那窗前山桃花满枝,/梦见我敲那阴湿的屋门,/让你接这没有伞的泥水中的来客。/哦,你应当感觉到这是冬天了,/我常常对自己讲说风霜雪,/爱丁堡的寒意使你多思么,/想到我时请你想到炉火吧,/来不来一起看红色的焰苗?/……/愿意我做你故居的寄寓者么,/你就快回来敲“我的”屋门吧,/听两个风尘中的主客之相语”。 当写这首诗时,他住在北京的甘雨胡同6号,那原是一所小得不起眼的道观,香火久废,主持的道人索性把它改作变相的公寓。小天井中还长着一棵山桃树,有时也会飞来几只小鸟,在枝头啁啾,他抬起头来,望见了胡同和四合院上空高高覆盖着的蓝天,耳边还听得一阵阵清越的鸽哨。

时代的音乐(1)

这两天,又回去听那套“700 Years of Classical Treasures” 。第一盘是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那时的音乐大概是为了宗教仪式唱的, 大都是Spirituality and Renewal的那种, 我特别喜欢女性的Vocal,很急促的尖声,并不抒情,却虔诚而真切,那声音象锯子一般地撕裂心扉,又有无限的喜悦,是一种对神和来世的信心及盼望。巴洛克时代的音乐非常地大气清爽,又一种黄钟大吕般的安详和平静,和对尘世心满意足的享受,自然而神秘。其实是非常的抒情,但健康有度,平衡舒展。巴赫似乎试偿了所有的技巧,他的每首曲子都丰满流畅,悦耳动听。

我这是怎麽了?

我这是怎麽了?

又做了一夜的梦,一群人,包括我最想见的那个人,从外地的一个城市到我家来,我却不知道,刚刚起床,披头散发,衣冠不整,我被突如其来的人群吓住了,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干什麽。

醒来后,想起了我的洋外婆,88年从台湾到北京,住在我家。 她很奇怪我那时从不化妆,从不读圣经。她说,不化妆,不穿好衣服是不能见人的,那是对人不尊重。可我那时二九年华,明眉皎齿, 笑的灿烂无比,不化妆也不怕见人, 也根本不会化妆。方勇从天津来,看了我半天,问:“你的眼睫毛是真的吗?”,我妈妈老是说我不漂亮,嘴唇太厚 , 可二姨却说我像二十年代唱《渔光曲》的野猫子王人美。用现在的话,就是性感。

二十年过去了,外婆死了。她希望我的我都做到了,读圣经,至少每周读, 不化妆不出门。。。才会有这个梦,其实,我多想回到那时,不化妆也出门。

Tuesday, June 26, 2007

一天都在写程序

今天心情非常得不好,万念俱灰,事事皆休的那种坏。一天都在写程序,这样的时候,我的程序往往写得特别好。芝加哥很热,有95度,中午买了一杯很烫的茶 ,在太阳底下喝,看高速上的车流。

昨天我五谷满仓
今夜我一贫如洗
固执地
在冰冷的时间里
渡夏日的河

渡夏日的河
我向往着彼岸
不是遗忘
而是圆满

Monday, June 25, 2007

一夜都在做梦

一夜都在做梦,醒醒睡睡, 被一个恶梦惊醒,睡过去又是另一个。 每个梦都荒恹无比,只记住了一个,接到一封政府的信,说我没有通过人口普查的检验,可我那时根本没出生那。要是我记住所有的梦,也许能写一本现代派小说。早晨醒来又累又倦,非常的气急败坏,不明白这些梦的含义,又悲从中来,只想大哭一场。

Sunday, June 24, 2007

在这个下午

从教会一个人先回家了,妞妞要留在那里玩。院子里非常安静,树比去年又长高了,够得上3层的窗户, 飞来几只小鸟,在枝头啁啾。因为这座房子高,3层实际上是一般的4层。两边有没有遮挡,窗户又大又多,只要天好,房子总是非常亮。那种安详的光,能把最沮丧的生活照的透明。 坐在窗台上,看院子里和阳台上的花,开得非常茂盛。街对面那座大黄房子刚刚换了业主,正在翻修。 后面的那块空地还荒着,一直说要卖给开发商,可因为是芝加哥市政府的产业,所以很多麻烦,被丑陋的铁丝网围着,里面很多废纸,凌乱肮脏。可不知为什麽,我却喜欢这种荒废, 有一种败落的悲哀。 过了这片荒地,就是大马路,汽车驶来驶去,从浴室的窗户里,看得见汽车上的人,很渺小。可谁又不渺小哪?我忽然想起了绿茶的一句诗:

我坐在这个冬天冻结的忧伤里
无地自容
一脸幸福

在这个大千世界里,在这个下午,我活着,如此地贪爱着这个世界。

Saturday, June 23, 2007

共同基金

刚才把所有的股票和共同基金查了查, 都不错,YTD基本都能10%以上的增长。我实在不是一个对钱太感兴趣的人,要不然,可以做富婆。我有天赋去投资, 一看就准,只是不太热心,不愿意花太多时间,没太大热情。夏天是不好的季节,所以要小心。我的方法很简单,却是这些年摸索出来的, 很省事,却也很有效。总结如下:

1)了解当前市场上的sector, 就是说, 每个时刻,市场上有会有favor。比如,有时是small cap, or large cap, 这几年全球经济好,就要把钱放在international growth, 我目前的大部分钱都在这里,所以对国际经济形势要特别关注。能源危机,前几年买的能源股,都是翻倍的。

2)要去买那些可以’free trade’ 的共同基金,TDWaterhouse 里有些, 这样,可以随时转换,不会花很多的’trading fee’。当然,一定要当心,大部分需要hold一定的时间,3个月左右。

3)隔一段时间要做功课,要调整分布和比列,一定要Dynamic, 决不能不管。

今天下雨

今天下雨,不大,淅淅啦啦,也不热。不用浇花了,把房子清理过,衣服都洗了,再洗了澡。周末最喜欢这一刻,一切都整洁有序,皮肤头发新鲜清香的,窗外的绣球花开的正艳。只有这样,才能读书写字。我不太好意思地说,我是个有洁癖的人,有许多麻烦的习怪。 譬如,一定要用白色的厚厚的浴巾, 上面不能有斑点, 因此,这个星期洗了7条浴巾。比如,每个星期一定要洗地板, 还不能。。。好在我很勤劳,从不唠叨 ,要不然,别人也会嫌我麻烦的。

现在雨停了,下午去WORK-OUT.

Friday, June 22, 2007

Nashville, TN (2)

2)同事

和我一起工作的两个人,女的叫Lisa, 男的叫Kevin, 都是大胖子。那个公司,大半个城市里的女人都是大胖子。他们对我很不友好,不是置之不理,就是百般刁难。公司里的女人都不喜欢我,大概觉得我和她们格格不入。Lisa 也就20几岁,至少有250斤。 她是一个很严肃的人,非常的死板。要是我和她有不同的意见,她就很生气, 斥责我。Kevin是个非常懒的人, 嘴巴会讲得要命,可一点实事也不做。他们就想把整个项目让我一个人做,又不听我的建议。我看着他们那麽胖, 那麽丑,心里非常厌恶。我实在是个以貌取人 的人,一个人如果不爱护自己,那又能爱护谁哪?一个没有自制力的人,又能干什麽哪?Lisa 的桌上有一张全家福,一个比一个胖,难怪那。

Nashville, TN (1)

因为WOA的Nashville 的帖子,我突然很想写几个关于那里的字。

1)旅馆:

其实,那个旅馆是不错的,他们给我订了一间最大的房间,还有早餐。可是,我实在是找不到一个能说话的人。 唯一的朋友是哪个在大厅擦皮鞋的黑人。他非常的儒雅,是那种好看的黑人,身材匀称,说话温柔。他告诉我他有三个擦鞋摊子,圣诞节是赚钱的好机会。他在旅馆的大厅里摆了一个高高的椅子,我不愿意坐上去,从来就没有欲望高高在上,成为焦点,但又想让他挣一点钱,只好有事没事去擦皮鞋。我从来不在旅途上生病,可就在那里,有一天发了烧。在旅馆的床上躺了一天,头晕,没有东西吃,想吃汤面,可我没有力气出去,房间里只有一个咖啡壶,就不停地烧热水喝。悟出了一个道理,病在 旅馆里实在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情。

Thursday, June 21, 2007

差点撞了车

心里还是非常的难受和惦记。强迫自己做正常的事情,吃饭,写字,甚至开玩笑。但是,脑子却时常固定在这件事上。下班回家差点撞了车,因为注意力太分散。

自残和Gay

玛雅说起自残,我说不要讲。没有经历过的永远不懂,经历过的又无法启齿。谁好好的要自残?只是心疼到极处,只好用Physical 的疼转移而已。心疼到极处,才会这样做。我有过,所以懂。只是不会像她那样到处讲。也不是什麽好事情。

中午去和菲利吃饭,他开了一辆跑车,我说好看,很男人气。 他问我知不知道 他是Gay。 我说,为什麽你们这些Gay都来找我?Kerwin只要和我在一起做项目,就一定要和我形影不离,Mark第一天见我,和我聊了两个小时的建筑。菲利前两个星期一定要送我李斯特。 他说他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觉得和我在一起很舒服。我问他Gay在不在乎女人的相貌,他说当然了,比正常男人更在乎,他决不会和一个丑女人一起吃饭,我听了大笑,因为Kerwin说过同样的话,Mark 也说他喜欢看我。哈哈,原来Gay比正常男人更敏感,更爱美,只是,对于他们,美和性是分开的。

不敢打开gmail now, 太伤情。XW 真是好人,天天给我写点东西解闷儿 :-)

Wednesday, June 20, 2007

《WHERE S MY LOVE》

"此时,我记录这些文字时,音响里放的一首叫《WHERE S MY LOVE》的歌,是一个小孩子在唱,我听不懂,但我知道,这声音中肯定有爱,很干净的爱。"


  

《今夜蓝调》

今天醒来,觉得累极了,就是身心极度疲惫。忽然明白了,这两天是在一种极度冲击下,然后忙着第一个反应,去应付最重要的事情,没有时间细想。现在该做得都做了,开始想自己的事情了,才知道我不愿想,也不知道该如何。就好像一个病危的人安排好了后事,现在,安静下来,面对死亡一样。我当然不是面对死亡,只是要重新适应。

不知为什麽就让我想起了去年底在Nashiville的那一段时间。三个多月,我不论干什麽都是一个人,每个周一飞到哪里,周五飞回芝加哥。上班也没人,下班也没人。我简直不记得和谁说过话。住在一家空荡荡的旅馆里,房间倒是大极了,可没有人气,早晨起来,一个人去地下室的办公室,没有电话,手机也不能用。下了班,又一个人去城里吃饭,除了乌烟瘴气的酒吧和乱哄哄的俱乐部,就找不到其他地方。大概是因为乡村音乐之都的关系吧,街头总是有弹吉他,吹小号的流浪歌手。又是冬天,天黑得早早的,一个人沿着原路回到没有人烟的旅馆。我在街上走,觉得像个异乡人,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后来,写了那首《今夜蓝调》,就是那种极度孤独的感觉。

你要为我唱
今夜的蓝调
粗砾的萨克斯管是十二月的风
吹破
灯火阑珊的门

你告诉我水里的沙,岸边的船
前世遥远的痛
随河流远去的她,和
雨季里喝不完的酒
蓝幽幽的月光似水
可月光又能做什麽
不要问爱我还是离开我
你呜咽的旋律在午夜
飞升,象牵不住的手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
我是异乡人

Tuesday, June 19, 2007

心里真是非常内疚

心里真是非常内疚,自己坐了很久,只有最真切的祷告了。不知道这件事会留下多深多久的创伤。人的心太脆弱了,经不起一点的波折。上帝造人很奇怪。

我真的希望一切尽快的平静,正常。

非常非常的疼

非常非常的疼,从头发疼到脚趾, 从心向四周扩散。因为我知道每个人都疼,就更疼。人有许多不能,不是不对, 又有许多牵挂和惦记,所以就很担心和自责。早晨起来,想到底是上班还是请一天假, 还是决定去上班。想穿那条周末买的红裙子,穿上之后,才发现我的脸色非常难看,又换了那条蓝色的有绿腰带的,还是不行。最后,穿了那条浅土色的碎花裙子,才不至于很难看。 大概5点多才迷糊了一下,6点半醒来后,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今天和昨天不一样。

昨夜弹了很久的琴,可拍子老是错,因为头脑不集中。姚晨要去参加音乐节,我可以有一个月的假。

Monday, June 18, 2007

最后一次

浑身上下就是那种濒死的感觉。最后一次了,再也不把自己交出去了。交不起。

Friday, June 15, 2007

秘密

“但是我不会回来告诉你。那城确实存在,而它有一个简单的秘密:它只知道出发,不知道回航。”

城市

城市犹如梦境:凡可以想像的东西都可以梦见,但是,即使最离奇的梦境也是一幅谜画,其中隐藏着欲望,或着隐藏着反面的恐惧,像梦一样。城市也由欲望和恐惧造成。尽管二者之间只有秘密的交流、荒谬的规律和虚假的比例,尽管每种事物隐藏着另一种事物。

城市也认为自己是心思和机缘的造物,可是两者都支不起城墙。你喜欢一个城,不在于它有七种或七十种奇景,只在于它对你的问题所提示的答案。”“或者在于它迫你回答的问题,像底比斯人的斯芬克斯一样.

Questions

你向前走的时候总是别转头的吗?

你看见的东西总是在你后面的吗?

你的旅程总是在旧日时光里的吗?

为了再度体认过去而旅行?

为了找回失去的未来?

回答是:“别的地方是一个反面的镜子。旅人看到他拥有的是那么少,而他从未拥有过而且永远不会拥有的是那么多。”

Tuesday, June 12, 2007

看不见的城市

人在远方城市的陌生环境中愈是觉得迷失,对于途中所经的其他城市愈能了解;然后他回溯旅程的各个阶段,开始认识他最初启航的城和年轻时熟悉的地方、家乡的环境以及他在威尼斯度过快乐童年的一个小广场。

他追寻的东西永远在前方,而且,即使是过去的事,那过去也随着他的旅程逐渐改变,因为旅人的过去是随着他所走的路径而改变的:这不是指每过一天就增添一天的那种最近的过去,是指更遥远的过去。每次抵达一个新城市,旅人都会再度发现一段自己不知道的过去:你不复存在的故我或者你已经失去主权的东西,这变异的感觉埋伏在无主的异地守候你。

Monday, June 11, 2007

如果没有多多的爱

读李莲英的故事,说他特别贪财,又积有许多房产。可是,慈禧死后,他去守孝,然后,就从宫里消失了。大概过了三年,就死了。领养了两个义子,开始挥霍他积下的钱财,把珍宝拿出去变卖,最后,也倒毙街头。

有一句话,如果没有多多的爱,就要有多多的钱。爱是越多越好,被人爱,又爱人是最好的事了。昨天,范学德来讲道,有一句话,我喜欢。他说除了爱,这个世界一切的物质都不会让我们持久地快乐, 只要我们已得到了某种物质,我们马上觉得不过如此。。。是啊,那多多的钱实在没太大的用途。

Mozzarella

昨天,去TraderJoe。我不算一个很爱吃奶酪的人,可是喜欢Mozzarella, 那白白软软, 松松的一团,总让我想起小时候烧牛奶的快乐。一个小小的铝锅,上面有一个木头把子,把冷牛奶倒进锅里,握着把子,一等开了就要端起来,不然,奶就会溢出来,看着奶一点点变热,开始冒泡,又聚成了一层奶皮,等奶皮盖住了面上,奶就开了。。。我最喜欢吃那层奶皮,而Mozzarella的味道和奶皮是一样的,淡淡的,几乎就没有什麽味道, 可是口感很好。意大利和希腊都喜欢加上橄榄油,薄荷叶,和西红柿,白,黄,绿,红,在洒上几粒黑色的胡椒, 非常好看。 有的Mozzarella 是纯白色的,有的是乳白色的,不知道颜色的不同是如何造成的。我爱吃乳白色的。

Friday, June 8, 2007

《愤怒的葡萄》和《疯狂的石榴树》

今天早晨,开车上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着一本书和一首诗歌的名字:《愤怒的葡萄》和《疯狂的石榴树》。《愤怒的葡萄》是美国作家斯坦倍克的一本小说,描述在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时期,有一个Joad家族随著成千的奥克拉荷马州的农民一样,忍痛离乡背景到加州谋生。“葡萄为什么愤怒呢”?老舍先生对这个书名不以为然,曾公开批评过。按照他的语言观,是接受不了这种语法的。可我偏偏着迷于这样的语法,书名本身就是个悬念,让人不得不追根寻底。《疯狂的石榴树》是希腊诗人艾利蒂斯的一首诗,我高中时读到的,那时都被得下来: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炫目的三棱镜围住不朽的太阳,
告诉我,是那疯了的石榴树
抓住了一匹受百鞭之笞而狂奔的马的尾鬃,
它不悲哀,不诉苦;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高声叫嚷着正在绽露的新生的希望?

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老远地欢迎我们,
抛掷着煤火一样的多叶的手帕,
当大海就要为涨了上千次,退向冷僻海岸的潮水
投放成千只船舶,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使高悬于透明空中的帆吱吱地响?

高高悬挂的绿色葡萄串,洋洋得意地发着光,
狂欢着,充满下坠的危险,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在世界的中央用光亮粉碎了
魔鬼的险恶的气候,它用白昼的桔黄色的衣领到处伸展,
那衣领绣满了黎明的歌声,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迅速地把白昼的绸衫揭开了?

在四月初春的裙子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
告诉我,那个欢跳的她,狂怒的她,诱人的她,
那驱逐一切恶意的黑色的、邪恶的阴影的人儿,
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的人儿,
告诉我,在万物怀里,在我们最深沉的梦乡里,
展开翅膀的她,就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吗?

一直也没搞清楚这“疯狂的石榴树 ”到底是什麽,少女?情人?力量?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