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6, 2012

加拉帕戈斯岛--Galápagos Islands

video


第一眼望去,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不受人欢迎了。环绕在极其高低不平的波浪之中,群岛到处都被爆裂的 黑色岩浆弄得破破烂烂;再加上纵横交错的巨大裂缝。 荒野上布满矮粗的,阳光暴晒后的丛林,除此之外, 了无生命的痕迹。干燥爆裂的表面,在正午的阳光下,散发出一种压抑郁闷的气息,如同从烤炉里释放出来 的一样:想象中,似乎丛林闻起来都让人不愉快。 虽然我很努力地搜寻,却只找到很少的几种植物;而这 些惨不忍睹的野草,似乎更应该属于北极,而不是赤道。

当地人认定这些动物(海龟)都是聋子;反正你走在后面,它们肯定听不见。每次碰见这么一个庞然怪物时, 最好玩的是观察它的反应:它本来慢悠悠地爬着,我超过的那一瞬间,它突然把脑袋和腿缩回去,发出深沉 的嘶嘶声,然后怦然倒地,死去一般。 我常常骑到它们的背上:在贝壳的尾端拍几下,它们就会立起来接着 爬行 --- 只是挺难保持平衡的。 (Charles Darwin, in Galapagos, 1839)

如果我们可以这么比喻的话,对迷幻群岛最大的诅咒,是其一成不变。 正因如此,它们的荒凉超过杜梅亚沙漠 和两极:没有四季的变化,也没有痛苦的转换;处在赤道正中,这里没有秋天,也没有春天;已经被火烧成余烬, 似乎都无法再毁灭了。 暴雨会使沙漠更新,但这里从来不下雨。 破裂的叙利亚葫芦在暴晒下颓萎,迷幻群岛在 烈日当空,永恒的干旱中崩裂。

“可怜可怜我吧!” 群岛的精灵似乎在哭泣,“把拉扎勒斯送来吧,他或许可以把 手指在水中沾一沾,凉一下我的舌尖,我在烈火中煎熬!” 群岛的另一个特点是这里绝对无法居住。 狐狼被流放到杂草丛生的巴比伦废墟,被看作是恰如其分的最终遗弃, 但即使这野兽中的弃儿,也无法在迷幻岛屿栖居。 人和狼都不肯住在这里。 唯一能够找到的只有爬行类: 海龟, 蜥蜴,巨大的蜘蛛,蛇,以及那个最最古怪的怪物:鬣蜥。这里绝对安静,没有低吟,没有嚎叫;唯一的生命之音 就是蛇嘶。”(Herman Melville, in Encantadas,1856)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