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2, 2011

中国知识分子


精英其实是中国知识分子对自己的一种爱称,网上一天到晚讨论知识分子的作用,独立思考性,等等。。。我看着这种文章就难受。那些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典范,比如刘宾彦,刘再复,方励之什么的,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值得敬仰的。一听到这些人没完没了谈民主,谈中国,谈的都是老一套,我就挺烦。我倒是愿意听方励之谈物理,刘再复谈种菜,刘宾雁死了,愿他安息,做一个平平常常的人。

在CND上看了北明的《意义的追寻——致友人书》,觉得很莫名其妙。中国的知识分子总是喜欢自虐,一天到晚怀揣崇高理想,千方百计自找苦吃,不活在某种框子里就对付不了一天柴米油盐的日子。郑义写他修房子的故事我很喜欢,可他谈美国独立战争就很不怎么样--中国当代知识分子最缺乏的就是学术精神。我还真没看见一个人,尤其是文科的,写出了一本像样的学术著作。。。像20年代的一些老知识分子那样。中国当代的知名知识分子都是些职业革命家。革命其实和公司做project蛮像,有钱,有时间就行。远志明现在是牧师,布起道来和《河殇》差不多,我听了几句就跑出来了。

欧美的知识分子相对要好的多。我认为这是他们的学术环境和学术精神严谨的原因。他们能够在研究学术的基础上作独立思考。

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格什么的,也是自己自作多情强加上去的。人格其实就是性格,一人一样。

有一次,我看了崔卫平写的一篇有关汉娜·阿伦特的文章,看完了的反应就是:这是干什么?她喜欢阿伦特,我也喜欢。可是她那些激扬奔放的赞美太过分了。学术文章不是诗,不是情绪的发泄,人物传纪要有内容,细节。。。说难听点,一个中年女学者这么做文章,简直有更年期综合症之嫌。

就说阿伦特吧,我就特别喜欢她。我对她的研究观点并没有太大兴趣,我喜欢她是因为她是一个厚道又聪明的女人,天真,憨厚,却善解人意。特别是她对海格尔的感情,真诚又宽宏大量。我相信她一直爱他,却又清楚地知道他的为人,傲慢。她用女性的无私和仁慈回报了他对她的伤害,又用智慧和理解坚守了对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一生的崇拜和爱。

“Love, by its very nature, is unworldly, and it is for this reason that it is not only apolitical but anti-political, perhaps the most powerful of all anti-political human forces.” (from The Human Condition)

阿伦特在芝大工作过。可惜,我来芝大时她已经去世多年了。要不,我一定去拜访她,和她做忘年之交,为她写传纪。芝大的清洁工都记得这个大气,nice的女教授。

2 comments:

鹿希 said...

Hmmm, share your feeling, can't stand those who like to take the whole world on their shoulders, who they are? -:)

Shen Rui said...

跟你的感觉完全一样,非常受不了北明这套英雄神话。遇到郑义,讲基督讲得发狂,我吓得逃窜。国内国外的民主英雄们的这套自我神话,让我躲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