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2, 2010

掩面而逃

加拿大的寒流经过明尼苏达,到达了芝加哥。窗外雪花飞舞,枯枝萋萋。冬天来了,猛烈迅急。

我烧咖啡煮茶做饭,很多时间望着窗外发呆。百叶窗的横膈切断阳台垂直的围栏,黑白相交。世界就从这些美丽规范的格子里一点点涌进来,有时如水,有时似烟。很多年来,这是我和世界的交点。我在一间美丽明亮的房子里,此时炉火温暖,壁炉边两株春天种下的仙客来,又进入了一轮花期,开得艳丽蓬勃。

我把三种不同的古斯米混在一起,白色的粒大饱满,这是以色列品种,黄色的和紫红色细腻的如太阳下干燥的沙子,这种在马格里布地区相当普遍的主食总是让我联想到北非的沙漠。再把羊肉馅,豌豆,洋葱,大蒜码在一个白色的盘子里,加橄榄油,盐,胡椒。。。

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

Elizabeth Edwards的葬礼正在北卡的一个教堂里举行。这个要强而不幸的女人在经历了种种荣耀痛苦悲哀后终于息了地上的劳苦,心碎和挣扎,去了另一个世界。她最后说,她的三大支柱是家庭,朋友和每日的希望。那她一定不相信上帝,不相信死后的天堂。她将埋在地上,她早逝的儿子身边。。。我看到那个给了她四个孩子,豪华的住宅,努力让她成为美国第一夫人,最后又背叛,羞辱了她的丈夫,领着他们的三个孩子,扶着她的棺木,缓慢地走向她最后的墓地。

接着是警察在纽约苏荷的一个房间里发现了Mark Madoff将自己用一根拴狗的链子吊死了,他两岁的儿子还在卧室里睡觉。今天是他父亲,有史以来最大的诈骗钱财的骗子Madoff被关进监狱两周年的纪念日。他在临晨4:00给在外地的妻子和律师发了电子邮件,说他无法再继续活下去了。可是尽管他的父亲骗了许多人的钱财,使很多人失去了家庭和工作,有人为此自杀,他却依然享有几处高档豪华的房产,奢侈的生活。他的一个朋友说,他情愿死,也不愿交出这些不义之财。

瑞典的一个购物区被恐怖主义分子炸了。

Mandy,Pelle和Mark都被裁员了。Mark是我见过的最勤劳认真的雇员。

我依然在忙着手里的活计,狂风卷起一地雪花,天地顿时迷蒙。面对外面的世界,我只想掩面而逃。。。

1 comment:

Iris said...

我都不知道这些外面的世界,我在山里苦行, 昨日hike 21 miles, 6600ft elevation steep hills。 我走到了极限。累得不行,又走掉了一段,和hike group 脱节了,突然想哭, 走了9个小时,最后一个钟头,天也黑了。

当中有一段路,前后无人, 山径两旁,枯枝上还有金黄的叶子,山风吹过,落英缤纷, 我真心高兴是我独自一人, 张开双臂,闭上双眼, 那一瞬,在天堂,,

天黑回程,carpool开错了路,我异想天开,提议到就近的beach, 我们爬上山丘,一片漆黑,只听到海浪的声音,浅一脚,深一脚下了沙丘, 黑色的大海,白浪,半个月亮,粼粼在海面, 空无一人,坐在沙滩上,我是可以到天明的。 谈起了大海,谈起了外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