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4, 2010

女权主义和女性的身体

早上打了一圈电话,给朋友们祝新年好。这样的时候我总是很快乐,因为每个接到我电话的人都高兴,有的还“受宠若惊”。

最后给Ve打电话,小人家还在床上,被我吵醒后,打着哈欠。我问他干嘛呢,他开始嬉皮笑脸,说一个人在床上想我呢。

我接着问他,下周在不在芝加哥,如果在,我们可以去喝酒。他说,他下周要去夏威夷,见一个中国姑娘。那个姑娘有和我一样美丽的身体和乳房。

挂电话时,又开始撒娇,非要我叫他宝贝才罢休。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一个女权主义者,我和一个比我年轻的男人这样的对话是否大逆不道。但是,我从未被这样的对话而干扰,相反,每当男人直接了当地告诉我他们向往我的身体时,我总是很感动。

在我的生命中,我经常会碰见男人们直接了当告诉我,他们对我有性幻想。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我是说他们都是有事业,有家庭的正派男人。而且,他们对我说这样的话时,也没有萎缩淫荡,更没有要求什么,而是一种由衷真诚的赞美。他们告诉我,我的身体比列完美,凹凸有致,姿势优雅,而我的性格更是温暖开朗,幽默体贴。接着就会遗憾恨不相逢未嫁时。如果我偶尔和久未相见的男性朋友吃个中饭,他们首先会久久地注视我的身体,眼睛里是欣赏喜悦的神情,然后说:你还是这样好看。

这些男人给了我信心,尽管我毫无红杏出墙的意念和愿望。当初,Roger最喜欢我的好像不是我的才华和品德,而是我的身体和“高耸的乳房”(原话ZT)。这多少让我对身体不够美妙的女人有同情心。因为Roger是一个特别在乎身材外表的人,所以只要他不说什么,我就大概知道我不会太糟。

我对现今的女权主义者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介意。(沈睿除外),这些女人总是把性别和权利对立起来,好像男女平等一定要建立在抹去性别的基础上。一旦涉及到性,就成了对女人的歧视。比如,今天我和Ve的对话,在某些女权主义的眼里,一定有文章可做,会引申出很多庄严的理论。

我却愿意做一个美丽的女人,即取悦自己,也取悦男人。

3 comments:

Iris said...

嗯, 我很欣赏,不只是你, 还有说的人。 他们不是中国男人吧, sorry being sterotype。

有人赞美, 有人desire, 谁会不受用呢, 尤其若是""innocent"的, 没有""gain"的, 当然必需是个英俊小生,正气豪爽的 , 若是个歪瓜劣枣, 就不大受用:))

BBB said...

更想和七月见光了。-:)

Happy new year!

July said...

我已经今不如昔了,女儿是越来越漂亮了。今天去shopping,结果全是给她买。。。